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阴差阳错又乱套了

第二百八十二章 阴差阳错又乱套了

  江澈又好气又好笑,转向曲冬儿,迎着她无辜的大眼睛,声调不自觉变柔和,说:“你还要学劈砖啊?”

  脑海中跟着浮现出来,八岁小冬儿挽着白皙细胳膊,站街头人群中间,咵啦咵啦咵啦,小手一手刀一砖头的画面……

  看来还真是要去街头卖艺了。

  长睫毛唰唰拉了两下帘子,曲冬儿在江澈眼眸里看到笑意,小嘴紧闭,腮帮子鼓着,弱弱地但是很认真说:“文武双全。”

  其实完整的表达是八个字:坑蒙拐骗,文武双全。

  这来自郑书记刚才不久,做的又一个总结,当然,譬如老彪、钟家姐妹,是不赞同的。

  “全你个头。”江澈忍不住笑出来说。

  伸手捏一把她的脸颊,再双手把人从椅子上抱下来,江澈抓起来冬儿的小手掌,又威胁道:“手会变很粗的。”

  劈砖当然是不能学的,麻将暂时也不许。

  至于其他,冬儿自己说技多不压身,也行吧。

  晚饭后,江澈跟胡彪碇私下聊了一会儿,交代了一些细节,包括语言组织,表达方式等等,事无巨细。

  聊完出来到客厅,大伙都在,曲冬儿刚开始跟钟家姐妹学粤语。

  钟真从问候和数字教起,逐个道:“雷猴,鸭、以、飒、sei……”

  “雷猴,鸭……”曲冬儿认真记着,念着。

  一旁看热闹的郑书记自己念了一遍,打岔说:“你们九念狗吗?”

  他发了个第二声,听着差不多,钟真点头,说:“嗯。”

  郑书记嘿嘿直乐:“那日久生情这个成语,细想很吓人啊。”

  “……”

  江澈无奈朝钟家姐妹说:“你们还是先教冬儿英文吧,不用多,让她稍微熟悉下就好……主要是英语,老郑掺和不了。”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江澈考虑峡元现在的师资教学水平,英文,尤其口语,真的是大问题,而这,是最难自学的。

  这个年代还是有很多人,哪怕到上大学,依然说不好普通话,因为他们的老师平常上课,就是夹杂方言,或普通话极烂的。

  就更不用说英文了。

  江澈想着,反正在港城还要呆几天,干脆让冬儿提前稍微熟悉下,然后等返程再买些英文磁带,弄台录音机给她带回茶寮好了。

  “可是,我们两个的发音也很不标准。”钟真说。

  “嗯嗯,而且要是刚开始学就发音不准,口音影响很大的。”钟茵认真补充道。

  这个江澈了解,比如很多韩国人说英语的口音,就基本等于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因为他们本身的语言习惯,重语气表达实在太多了,而且f和V缺音——因此比如Fighting,韩国综艺里一般听到的都是“怀—挺。”

  可是按理说,以钟家姐妹俩的家庭出身,加上所在地域,英文应该很重视,很好才对。

  江澈好奇问了下,才知道,原来两人小时候,家里给专门请了一个老外当家庭教师……

  一学四年,出去秀过才知道,老外的祖辈,其实从鸦片战争开始就长住港岛了,到他这一辈,基本粤语才算是母语……

  不过这些都不算关键,最关键,是他家祖上来自利物浦。

  江澈试听了一下,信了,只好暂时作罢,另外再想办法。

  正聊着,古听乐拿着移动电话敲门进来,走到江澈身边,小声说:“那个,珊姐带了一个朋友过来,说想请你帮忙看一下……”

  这话说的,我是医生吗?

  江澈刚在心里吐槽到这,跟着就被古听乐解下来报出来的名字微微惊了一下,你是说:“她带来那个人,叫AndyLau?”

  古听乐有些激动地点了点头。

  “……那,稍微见一下吧。”

  古听乐心说,大师就是淡定。

  …………

  这是一个出场自带BGM的男人。

  本来是“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后来是“五千年的风和雨啊,藏了多少梦,黄色的脸黑色的眼,不变是笑容”,再后来会变成:“偶滴老嘎,揍猪仔则个屯,偶系则个屯里,土生土长滴羊……”

  要不要把这首歌提前写给他,打开内地市场。

  1993年,四大天王之一,32岁的,刘得华。

  找韩澈大师看相,问前程……

  江澈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白龙王——妈拉个巴子,不会吧?本来就想着随便忽悠一下气功同仁而已……

  二楼茶座包间。

  华仔烫发,分头,正年轻,架着肩膀走进来,双手合十,微微欠了欠身,说:“多谢韩大……”

  基本礼数做到了,但是师字没出口,抬头,看见二十岁的江澈,刘得华同志整个愣了愣。

  动作不大,他扭头看了看欧佩珊。

  “都跟你说了,很年轻的嘛,不过真的很准的。”欧佩珊解释完,朝江澈尴尬地笑了笑,说:“正好有碰面,我提了一下,Andy呢,从年初演唱会出了点事情后,就一直不太安心……”

  “这些我不懂。”喊魂、驱邪什么的,肯定是不会干的,因为那套仪式,演了会尴尬症病发到死。

  江澈笑一下,像是开玩笑的语气说:“华仔问姻缘么?”

  实在话,江澈对刘德华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别的不说,就凭他谦逊勤恳的作风,还有1997年那首《中国人》就够了。

  而且,记忆中的经典电影,有他一份啊……

  反正人都来了,不忽悠一下,为以后讲价做个铺垫,很浪费的。

  “啊?我……”刘得华一下有些局促、紧张。

  这个时代不同于后来,粉丝热衷于给自家偶像组CP,催婚……这个年代明星恋爱结婚,粉丝跳楼自杀,威胁恐吓的情况,一点都不少。

  所以,这其实可以算是个禁忌话题。

  那江澈为什么提呢……因为作为一个不太知道明星八卦的人,他就知道这个。

  “奇怪了。”江澈接着嘀咕说:“异国人,却是大明最尊贵的姓氏。”同时心说……吓不死你。

  欧佩珊没听明白。

  刘得华整个人僵在那里,因为这个时候,他其实就已经跟朱丽倩在一起了,但是迫于歌迷和背后经纪公司、势力集团的压力,不敢公开,更不敢结婚。

  “会有好结果的。”江澈用朋友语气,淡淡说了一句。

  这就够了,而且接着,没套路了,他转换情境,把大师看相,变成了朋友聊天。

  事实上刘得华也没什么好指点的。

  聊到最后,江澈说:“内地的民众很喜欢你,有空多去看看,走走……港城才多大,内地又多大?内地发展,日新月异。”

  刘得华想了想,觉得这就是指点了,认真记下。

  话说白龙王在港城娱乐圈风生水起,说的其实也就是“小心车”,“要谦逊”,“远女色”之类的万金油的话。

  起身告辞,刘得华留了联系方式,再三道谢。

  “不客气,有机会给你写首符合内地市场的歌。”江澈恶趣味说。

  “啊……好,谢谢。”刘得华也是没想到,大师,居然还会写歌。

  江澈心说我还会拍电影呢。

  …………

  刘得华走了,走时差不多晚上7点多。

  两个多小时后,江澈终于明白古听乐当时做介绍,强调欧佩珊认识人多,人脉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要是换个时代,她应该能成为带货女王。

  大概是刘得华回去后的反应给了欧佩珊信心,两个多小时后,将近夜里十点,她竟然又带了一个人过来……

  这回,是个女的。

  江澈再一次走进茶座包厢。

  “大……你,你好,我是叶欲卿。”26岁的叶欲卿面容清纯,身材火辣,大概因为江澈实在年轻,站起来,有些不自然地问候了一句。

  好歹是看过人家身上的2/3,见人当面,一眼脱衣……江澈也有些小局促,注意控制了一下身体反应。

  这回因为听说是叶欲卿,死活要跟来的郑书记,在旁“咕咚”咽了口口水。

  还好,很快,江澈就调整好了,阴差阳错成了铁口神算,他可以忽悠,但是拒绝神神叨叨,装神弄鬼。

  “你好,我知道你。”他淡定说:“我看过你的电影……”

  一句话说完,轮到叶欲卿不淡定了,她的电影,《情不自禁》、《我为卿狂》、《卿本佳人》……这些片子的话,小大师一见面就这么直接,在暗示什么?

  看一眼她的表情,江澈也反应过来了,装作无事,接着道:

  “就不久前刚落画的那部,你和梁朝伟、张卫健演的,《正牌韦小宝之奉旨沟女》,很有趣,叶姑娘在片中的扮相也很漂亮。”

  这部的话,虽然也有那么几个镜头,但是毕竟好多了,叶欲卿点头,放松笑一笑。

  为了缓解尴尬,她主动开玩笑说:“想不到,小大师还是我的Fans。”

  Fans这个词,在这时候还不念做“粉丝”,却同事也不是标准的英文发音,港星的习惯,发音接近“翻sei”。

  叶欲卿笑容明媚,眼神迷人……

  “翻sei吗?我……不是啊。”

  江澈心说,万一你草粉怎么办……

  话接得这么硬,叶欲卿整个人像是突然被钉墙了,愣在那里,接不上来。

  “我开玩笑的,叶小姐不必紧张,当作朋友聊天就好,对了,你可以叫我李奥纳多。”

  “哦,好……李奥…纳多。”

  江澈是很擅长聊天的一个人。

  十几分钟聊下来,叶欲卿兴奋蹦跳着走了,因为李奥纳多大师告诉她,她将来有可能嫁进豪门,身家数十亿。

  对于一个曾经脱下过衣衫的女星来说,这是多么不敢想的一件事啊。

  临走之前,叶欲卿感激又慌乱地上前,突然用力抱了李奥纳多大师一把……

  果然真材实料啊!大师心想。

  回到房间,郑忻峰一路都在江澈耳边抱怨:“为什么不说她跟我有缘分未了?为什么不让我也抱一下?”

  “缘你个驴粪蛋。”

  江澈烦着呢,心说这样下去,不行啊,再乱搞,我就要把白龙王的活全抢了。

  这才第一天呢,接下去,万一口耳相传,再来人……来很多人,怎么办?

  万一张学友来了怎么办?

  他这一生,唱着歌,顺顺利利,有什么好忽悠的?

  难倒告诉他,你的表情包会红吗?

  万一13岁的陈冠吸被他的富豪爹带来了,怎么办?

  告诉他你这辈子不宜玩相机吗?

  “你去跟古听乐说一下。”江澈想到这,扭头对郑书记说:“让他跟欧佩珊说一下,也往欧佩珊提醒下另两位,这事,就不要再往外说了……人我也不想见了。”

  “别啊。”郑书记突然激动说:“你不玩,给我玩啊,反正这几天,我也没事做。”

  江澈无奈看他一眼,说:“你又不会。”

  “难道你会啊?!我刚又不是没看到。”郑忻峰不屑说:“你不也就说几句,将来会很好,要注意身体什么的么?顶多再加点听不懂的。”

  “我会啊,我特别会,我爷爷就是算命的,你不知道吧?”他得意说:“也是想不到啊,港城人这么好忽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