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先把杨过演了吧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先把杨过演了吧

  欧佩珊这个名字在后世并不为很多人所知,哪怕是从这个时代过来的人,看过她演的影视剧,也未必记得住。

  江澈记住了,原因很简单。

  本身女明星息影嫁人、从商、求学,或者默默消失,都很平常,也不会留给人太深刻的印象,毕竟娱乐圈总是如此,一代新人换旧人。

  但是港城女明星息影,跑到内地学气功,再回去开班授徒,成为千人大导师……她是独一份,大概也不会有后来人了。

  新闻看过一次,莞尔一笑,印象就留下了,平常没事肯定想不起来,但是遇见人了,就会在心底哎哟一声,跟自己说,遇见大神了。

  “那个,珊姐在好几个电视台都呆过,另外电影也有演,认识很多高层和大牌,人脉很广的。”

  四人茶座,坐了三个人,古听乐在旁算是又介绍了一遍。

  江澈微笑点头致意。

  事实,他并不打算在欧佩珊身上找到什么对付钟家的依仗,那不现实,他这方面的安排,在老彪身上。

  之所以遇上了,决定聊一把,一是因为下午反正无事,二是因为,江澈后续有个想法:

  【办完钟家的事,在港城弄个娱乐经纪公司,投资电影、唱片,再把港城明星弄到内地去办些个演唱会什么的。】

  想想,自己知道的那么多卖座电影,白金歌手,再想想,内地这一阶段对四大天王之类港星的疯狂,这事,应该挺来钱的。

  考虑港城娱乐圈目前排外情况严重,这样一个基本可以算到哪都能递上话,而且成龙刘德华周润发都熟的人,可以帮忙起到纽带作用,放去学气功,有点浪费了。

  江澈相信,一个人如果能在港城教授气功,而且收徒上千,至少游说能力肯定是不差的,脸皮,自然也不至于太薄……

  欧佩珊当然还不知道他想这些。

  “那个,韩先生,你真的不愿意考虑让那位小姑娘去演电影吗?”欧佩珊目光恳切,大概已经是第四次询问:“我可以保证,签约后很快帮她推荐大制作……一定会大红的。”

  韩先生是江澈,但不是韩立……他现在暂时叫韩澈,之前被询问的时候,随口取的。

  “你可以完全不必担心演技这方面。”欧佩珊见江澈犹豫,连忙又补充,说:“只凭她可人的模样,那双大眼睛,就一定会红。而且我和她对话几句,发现小姑娘十分聪颖。至于经纪合约怎么签,咱们可以慢慢谈。”

  江澈又怎么可能担心冬儿的演技呢。

  红,肯定是会红的,只要真的愿意去演,剧本不算太烂就可以,但是旁人眼中耀眼的童星身份,在江澈看来,实在是拉低了冬儿的身份上限。

  童星,然后呢?挂一个整个娱乐圈都在等她长大的名头,成长,被品头论足说依然漂亮,接着开始演感情戏,当女演员?

  开什么玩笑啊?!连团中央这条路让不让冬儿去走,江澈都还心存犹豫呢。

  总之不管怎么样,不能商业化,不能娱乐化,不能添加太多太杂的背景。不同于其他人,对于曲冬儿来说,希望工程阶梯小女孩,这样一个清清白白的出身和经历,就是她最好的身份形象——保留空白,才能一切皆有可能,等她长大自行选择。

  不久前,南关刘副省长家里老妻下来玩,见到冬儿,通过省长秘书暗示,有意认个干孙女……

  茶寮问江澈的意见,江澈的答复:就当没听出暗示。

  “很抱歉,欧女士,我们暂时真的不做这个考虑。”江澈微笑说话,但是态度特别坚决。

  答应是不可能的,就算有一天真的要演,那也得是江澈亲手为冬儿打造的,一部完全契合她形象需要的电影。

  欧佩珊看出来了,心里小小的郁闷一下,既然态度这么坚决,还喝什么茶啊?

  她猜测这个大陆年轻人并不了解自己说的事,意味着多少人的梦想。

  这一年,港城娱乐事业依然雄霸亚洲市场,而且黄金鼎盛,四大天王,二周一成,等等,风头正盛。

  “那,我就先……”带着几份惋惜,欧佩珊起身,准备说告辞。

  但是江澈说了一句话,就让她重新坐了下来,他说:“我倒是很好奇,欧女士自己为什么会想退出娱乐圈?”

  欧佩珊整个愣了愣。

  一旁的古听乐也错愕一下,问:“珊姐,你……有吗?”

  欧佩珊神情略显呆滞,缓缓点了下头。

  中了。看这反应,她应该正在考虑,还没公开……那就,小小地破一次戒吧,毕竟这才八月,还没到秋天,秋天才是成熟的季节。

  教她气功是不可能的,毕竟江澈也不会。

  但是面对的是大神,不能以平常脑回路推断,自然也不好用平常逻辑去劝……江澈决定顺着她的路子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欧佩珊坐下来,谨慎问道,她确实是在考虑退出,因为年龄渐长,又在三家电视台之间几经辗转,她早已经从曾经的女主角演到了女配角,看趋势再这样下去,未来没准就只有路人角色可演了。

  再三考虑,她决定早做准备,改换跑道。但问题,这个大陆年轻人,没任何道理知道啊。

  “我观面相可知,欧女士最近正在做一个关系人生转折的重大决定。”江澈说:“结合你的女演员身份,不难推知。”

  “你,你会看面相?”

  “略知一二。”

  “哦,我说难怪……她们,叫你做小大师啊。”古听乐在旁恍然大悟,但还是谨慎地没有暴露钟家姐妹的身份。

  这俩在演戏么?欧佩珊留了个心眼,试探问:“那韩小大师,你能看出来我想做什么吗?”

  话问完,她自己都有点觉得,这试探过分了。

  果然,对面韩小大师摇了摇头。

  “但我能看出你想去哪里。”小大师抬头看他,微笑一下,接着道:“方向向西,向北……这么看来,你想去内地?”

  欧佩珊整个已经愣住了,因为去内地学气功这件事,太难开口,她现在对谁都还没说呢。

  “是。”有些激动,完全相信,欧佩珊主动说:“我想去学气功,韩小大师你看……你帮我看一下,我应该去吗?”

  江澈略微沉思。

  “我,我包个红包。”以为江澈是在等钱,欧佩珊反应过来,连忙打开手上的皮包,这个年代孤身跑去内地学气功,她其实也有点担心的。

  “这个就不必了。”江澈摆手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欧佩珊神情一下紧张起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利?”

  “倒也不是,你若真想去,可以去。只是我有个建议……留下来,大概更好。就算演艺活动减少,做一些幕后经纪工作,也不至于浪费你二十多年的人脉、资源积累。”江澈笑着解释道:“要是考虑强身健体的话,做些运动,瑜伽、太极,其实都可以,一些古法也不错,但不要当成气功或神通。”

  “不要……当成气功吗?”欧佩珊有些疑惑问,她本身是相信这个的,不然也不会动那样的念头。

  其实这个时期,港城还真有不少人对气功,包括特异功能,有所耳闻,譬如这一时期的赌片,就大多涉及特异功能。

  至于信或不信,只能说各有见地。

  “是的,你若对内地气功界有所了解,大概也听过内地颇有影响力的九转金身功吧?”

  欧佩珊点了点头。

  “那位传说青云门的韩立大师,与我相熟”,江澈淡定说,“他的原话,就是如此。”

  “这样啊。”欧佩珊点了点头,心理上有些小挣扎,但是小大师看相的本事,她没办法不信……简直太神了。

  所以,留下来,转幕后?这其实正是她的另一个考虑,若不然之前她也不会一时兴起,想签下曲冬儿了。

  “那我……”她有些犹豫地开口,是因为没有施展的平台和足够的资金,转幕后其实也不容易。

  “不着急,我还要在港城留一段时间,你也不必急于一时。咱们保持联系,回头再做讨论也好。”

  只是一个铺垫,江澈没有再聊下去。

  …………

  欧佩珊走后,古听乐走在江澈身后,犹豫一下,绕到侧边。

  “那个,江兄弟你能不能帮我也算一下?”他说。

  江澈扭头看他,问:“算……什么?”

  “TVB现在问我签不签约”,古听乐说,“然后胡总,又问我要不要跟他。”

  胡彪碇竟然问古听乐跟不跟他混?

  所以,这一世的黑古,是跑船晒出来的吗?

  江澈心说老彪,你他妈是真彪啊!

  “我,我自己决定不了。”在于古听乐而言,他现在并不知道自己投身演艺圈能否大红大紫,而老彪,是个很好,很有钱途的老大。

  “手掌我看看。”江澈说。

  “哦,好。”古听乐赶忙摊手。

  江澈看一眼,其实什么线跟什么线都分不清,说:“你的江湖路,已经断了。”

  所以,答案很明显了,古听乐点了点头。

  “不过我希望你可以先不用急。”江澈说:“过段时间,如果有可能,我去帮你跟TVB谈,先只签一两部电视剧的约……电影方面,咱们自己做。”

  “啊,那是说,咱们自己要拍电影?”古听乐有点激动,他现在已经把这边当自己人了。

  “有这个可能。”江澈笑着,没把话说死。

  古听乐想了想,“那……不如我就不跟TVB谈了吧?”

  江澈笑一下说:“考虑先借电视,红起来一点,才好卖座嘛。”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江澈内心真正的心理活动,是他觉得,那部经典的《神雕侠侣》,最好还是不要因为自己的蝴蝶翅膀凭空消失的好。

  就像黄日华的郭靖和乔峰,陈小春演到骨子里的韦小宝……杨过的形象在很多人心里,大概就应该是白面古天乐的样子吧。

  有句话说:人在年少的时候,最好不要遇见一个太惊艳的人,否则就会像郭襄不及十六那年,遇见杨过……

  能误郭襄终身的,至少得是这样一个杨过。

  “而且你忘了?那天你带着我们逃了一路,早晨坐棚屋前抽烟,咱们聊起过的,神雕侠侣……先把杨过演了吧。”

  上一次,江澈和郑忻峰这么说,古听乐开玩笑说:我演个雕啊。

  那时候他觉得这一点都不现实。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见识了老彪的财力,江澈的“能力”,他信。

  有点激动,古听乐点了点头。

  “阿华啊……”江澈突然喊了一句。

  “嗯?”

  “我帮你改个艺名吧。”

  港城娱乐圈,艺人出道前,找大师取艺名,是最普遍不过的一件事,现在江澈主动开口,古听乐当然再乐意不过。

  他应了。

  江澈说:“只改一个字就好,华字去掉,改乐字。”

  心说没想到,这一世,古听乐是这么来的,江澈有点小成就感。

  从这一天开始,古听华就成了古听乐,还是白的。

  走进电梯,古听乐说:“那个,江兄弟,我想再问你一件事。”

  “说。”

  “你是不是故意晒黑的?”

  “……”

  “我最早见到你的时候,你很黑……现在这几天白回来许多,所以,我猜你是故意晒黑的,对吧?”

  “嗯,怎么了?”

  “我觉得晒黑很好啊。”古听乐对着电梯壁面照了照,指自己说:“我现在,太白了,所以……”

  “你想晒黑?”

  古听乐点头。

  果然,他的自我审美就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一世因为我的出现,提早觉醒了,大概现在还想问我怎么做到的,晒那么黑。

  黑杨过吗?

  江澈犹豫一下,淡淡说:“我掐指一算,你命中注定,现在还不宜晒黑……先把杨过演了吧。”

  “……好。”

  回到套房,开了门。

  胡彪碇已经回来了,弄到了交易厅的位置,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明天,正式开怼。

  现在他们正坐一起打麻将。

  郑忻峰一边,胡彪碇一边,双胞胎姐妹俩合一边,最后一个位置上,赫然坐着曲冬儿……

  “哎嘿。”她跪坐在椅子上,伸展身体,好不容易够着一张牌,抓到手里掩住看了看,有些失望地放桌上,说:“幺鸡。”

  “点炮,我胡了。”郑忻峰说。

  胡彪碇和钟家姐妹准备推牌。

  “不可能的。”冬儿淡定说,“你不是胡这个,要我说你胡什么吗?”

  所有目光都转向郑忻峰……

  郑书记嬉皮笑脸一下,“我吓吓她而已,不算诈胡吧?”

  这一刻,江澈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

  “是谁决定教冬儿打麻将的?”他走过去,板起脸问话,目光直逼郑书记——不可能有别人了。

  “这回还真不是我。”郑书记淡定说:“是冬儿自己硬要学的。”

  江澈改看曲冬儿。

  冬儿默默从口袋里掏出糖,两手挤出一颗在袋口,仰着小脸,举起来给江澈,同时眼神无辜可怜地看着他。

  “技多不压身。”她怯怯地说。

  江澈嘴角动了动,想笑,忍住了,“这都谁跟你说的?”

  “老彪伯伯和郑总叔叔说的,他们还说哥哥你,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人命……所以,我也要多学点。”

  曲冬儿的人生里,大概既把江澈当作灯塔,又莫名总喜欢赢他……

  “她还要跟我们学粤语呢。”钟家姐妹说。

  “别看我,我没东西教她,老彪说回去教她开船,辨风向,认航道……也还没来得及。”郑忻峰连忙撇清说:“你先问陈有竖。”

  陈有竖有什么能教冬儿的?

  江澈扭头看他,眼神困惑。

  陈有竖局促一下说:“冬儿缠着我,我想了想,问她劈砖学不学……”

  郑忻峰接道:“你冬儿说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