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七十七章 知我者谓我心忧

第七十七章 知我者谓我心忧

  褚涟漪和换了衣服裤子,戴着口罩的江澈一起,站在密密麻麻,群情汹涌的人群外面。

  两名女警一左一右搀扶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走出来,那个特殊的等待人群中,突然一声,撕心裂肺,“妮啊……妈妈在这啊”。

  一位憔悴的母亲张开双臂痛呼一声,踉跄几步,当场晕了过去。一样身体颤抖的父亲连忙抱住妻子,望着女儿张了张嘴,却哽咽发不出声音……

  良久,他才道:“妮不哭,回来就好。妈妈没事,她就是太累了。我和你妈天天夜夜在街上找你,你妈她……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过一下了。”

  其实为了保护受害人的隐私,小女孩的脸上蒙了公安脱下来的制服外套,但是作为父母,又岂有认不出来自己女儿的道理。

  这样的场面不断在上演,妈妈、爸爸、爷爷奶奶……一双双眼睛含泪在等待、期盼。

  褚涟漪已经两眼通红,泣不成声,泪水抹了又淌,抹了又淌。

  和她一样,这一刻不管是身为英雄的金身功弟子也好,纯粹围观的群众也好,无数人都在为眼前一幕幕家人重逢的场面默默抹着眼眶。

  等待的家人中,有人手里还拿着大叠大叠的寻人启事……结局有人激动,也有人失望痛苦。

  每当人贩子被押解上警车,短短的一段路……

  若非警力组织充足,竭力阻止,他们很可能就被愤怒的群众,尤其是受害者的家人,打死在当场。

  赵老四抽了抽鼻子,抹去眼泪挺直胸膛,韩立大师说的功德修心,他体会到了,他身边的每个金身功弟子也都一样。

  有找到孩子、女儿的受害者家人过来致谢,鞠躬,要下跪……赵老四等人忙着一个个搀扶,安慰。

  “你看那个孩子。”远远地,褚涟漪悄悄提醒了一下江澈。

  隔着人群看到孩子的鞋,江澈明白了,这正是他们最早发现人贩子当时,她抱的那个孩子,此刻他正被抱在一个穿着高档内敛,气质很不普通的女人怀里。

  “谢谢你们,谢谢。”女人对着赵老四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缓缓起身,抬头道:“请问各位恩人,你们可以替我引荐下韩立大师吗?孩子的父亲和爷爷,现在也正从燕京赶来。”

  “这……”

  赵老四犹豫了一下,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扭头看见牛壮、丰子等人,先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牛壮兴奋道:“是啊,那边的人贩子刚已经都被警车带走了,个个血哧冒花的。”

  “公安问怎么打伤的没?”

  “没问,公安自己先说,这一定是经过了激烈搏斗,还说幸亏我们会气功,还说,要给我们发锦旗。”

  站在他身边的丰子倒是没牛壮这么兴奋,支吾了一下,小声道:“那个,四师兄,韩立大师他……刚刚已经走了。”

  一群人生怕自己要挨骂。

  赵老四等十几个元老互相看看,苦笑一下,宽慰道:“我们其实有猜到,大师不求名,不求利,功德相送,好事做下,肯定就去下一处了……只可惜,这次没得到指点。”

  他说完转向那名女士,“你看,大师他……”

  女人点头,再次抱着孩子深深鞠躬,“这是孩子爸爸和爷爷的名片,你们若有机会再见到韩立大师,烦请帮我转交。”

  女人走后,赵老四等人把注意力转回眼前,一边看着,一边感慨着,同时也激动着……

  不断有市民上前来夸赞、询问,不断有家人过来表达感激……两千多金身功弟子,个个心怀激荡,这种被荣耀和真情实意的感激包围的感觉,真好!

  人群外,褚涟漪一手抓着江澈手臂,踮脚,兜手在他耳边说:

  “咱们走吧,看样子这边应该没问题了。小心一会儿被人认出来……你看那边,记者都已经来了好几拨了。”

  江澈看了一眼,可不是,好多记者……他果断点头。

  两人默默转身往回走,路上听到有人在议论。

  一个说:“听说当时韩立大师只是微笑看了一眼,那二十多个喊打喊杀的人贩子就动也动不了了,全都傻在那里开始发抖,还有的一下就哭了。”

  另一个说:“听说韩立大师长得,嗯……钟天地之灵秀。”

  褚涟漪通红的双眼里涌上来裹着甜蜜的笑意,看着江澈,口型清晰地小声道:“这个我也可以作证,真的,一下就全僵住了。”

  江澈苦笑,“换你带着一千几百人看他一眼,他也会僵住的,姐姐。”

  …………

  出租车后排,眼眶依然是红的,但是褚涟漪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相应的,她的注意力也转移了重点。

  自己个儿低头想想,吃吃笑一会儿,想想,又笑一会儿。

  憋笑憋到肚子疼,她忍不住俯身过来,在江澈耳边轻笑说:“我们去郊区找个树林,你引个雷我看一下好不好?韩立大师。”

  气息在耳后轻拂,这一刻其实没恋爱过的褚涟漪完全少女模样。

  江澈苦笑:“别闹……真的不会。”

  他之前就已经把自己的这段经历掐除部分,大致跟褚涟漪交代过了,但是她还是抓着不放,兴致勃勃。

  不时想着想着,她自己就乐得不行,笑累了,就把两手交叠在江澈肩头,趴在上面继续笑,连身体倚着了也没注意。

  哪怕除夕夜两人跳舞,她都没有过这样自然的亲近。

  大概这一刻连褚涟漪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眼神、表情、动作全部加起来,用后来的话说,就等于在脸上写了五个大字:

  【我被你撩了】

  其实她不知道最好,知道了,就会因为身不由己,有太多烦恼和愁绪,两个人之间,也再难保持这种自然而恰当的状态。

  所以江澈当然也不会提醒她,虽然他忍不住会猜想,如果自己现在直接把人按倒,大概也就按倒了吧?

  回到王宫饭店附近,褚涟漪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特意叮嘱道:

  “接下来这几天,你就呆在房间里吧,我会让服务员给你送饭,相关消息,还有报纸、杂志,也会一起带来给你。”

  “报纸?”

  “对啊,报纸、气功杂志,我估计很快就该出来了,除了报道公安出动,市民见义勇为,打击犯罪,我猜还会有很多关于韩立大师的消息……你不关心么?”

  江澈当然关心。

  接下来的两三天,他拿到每份报纸、杂志,都会第一时间仔细翻阅。

  正规大报还好,报道的主体内容多在“公安破获大型人贩团伙,市民见义勇为千人围堵”这个点上,只顺带提一下九转金身功和韩立。

  但是有些本就以博眼球为目标的小报、晚报,还有匆忙赶印出来的大量气功杂志就不一样了,完全没有节制:

  【韩立归来,惩恶扬善】

  【惊鸿再一瞥,韩立大师再现盛海滩】

  【大师归盛海,只手灭贼团】

  【九转金身功大展神威,见义勇为】

  【至今不识君,君已在我心】

  【少女获救,表示今生非韩立大师不嫁】

  【他,再次如惊鸿般掠过这个江湖】

  【论什么是真正的气功大师,什么叫社会责任感】

  【缘悭一面,韩立大师唯一亲传弟子星夜赶回盛海,得知大师已经离开,痛哭不已】

  “还有他的事?”这篇报道图文并茂,上头配有一张赵武亮低头坐着,默默抹眼泪的照片,“混蛋,这也太会蹭热点宣传自己了吧?”

  不管怎么样,在一遍遍确认之后,江澈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真的没被拍到照片。

  当然,万一以后出名了,肯定还是会被认出来的,尤其到互联网时代,更难隐藏,到时候这些人还会记得吗?

  当然会,多少人看过,就多少人记住,毕竟长得钟天地之灵秀,谁看过都难忘。

  这么一想,前两天捣毁人贩子团伙这件事,现在手上这些报纸,尤其正规大报夹带的报道,还有那些被救的妇女、儿童和他们的家人,未来都是江澈的护身符。

  “其实我是在用瑜伽——全民健身反气功,在用平稳气场——引导社会正能量啊”

  “正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