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655章 乱泼的脏水

第655章 乱泼的脏水

  “两个外地人,拿钱跑来包矿,矿没见做起来,倒是一通瞎折腾。到处结交,但又谁都不归附……你觉得真这么简单吗?”

  不大的房间里烟雾弥漫。

  赵六山也是晋西北的一号人物,今个儿和平饭店找事的人,就是他从外地找来的。

  之所以藏着掖着,是因为这地界上的人物,并不止他,就是比他强势的也还有几位。

  说话磕了磕杯子,赵六山面色阴沉,继续向于老抠说道:

  “我们怎么能保证他们跟那两个小畜生没关系?如果有,那这个狗屁和平饭店摆在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那就好比给了他们孙猴子的千里眼、顺风耳。”

  “倒也是。”说到点子上了,于老抠点了点头,心说千里眼和顺风耳明明就不是孙猴子的,但是……算了。

  “虽说这些年咱们自己两个,也有些磕磕绊绊,但是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情上,当年咱们是一起做的,如今自然也该一起应对,一起……”赵六山说熬这比了个手势,“斩草除根。”

  无非也就是塌了一座小矿的事,他说得轻描淡写。

  一旁的板鸡发现自己被无视了。

  他当年也是参与者之一,但是如今分量不够。话说上次发现秦河源,并让人捅了他两刀的,可正是他。

  “那要真不是呢?”于老抠说,“这和平饭店多少人都盯着,盯了这么久了,也没见他们背后有谁啊。再一个,那俩老板,分明就是两个莽货啊,除了会一手炒那个什么股票……”

  “板鸡,你是不是也跟着买过?”于老抠扭头问了一句。

  “啊?”终于有画面了,板鸡连点几下头,“买过。”

  “赚了吗?”

  “……赚了。”

  “那黑狗怎么回事,怎么跑了?”

  “他自己心大,还倒霉。”板鸡说:“话说他还欠着我一笔钱呢,十多万啊,就他妈这么跑了……”

  絮叨了几句,板鸡发现自己又被无视了。

  “话说,我手下也有几个管山头的跟着买过,也都赚了些。”于老抠转回去,向着赵六山说:“所以,他们如果真的不是……”

  他自然不会说,他自己其实也让人帮着跟买过,赚了钱,很是心动。之所以不敢多投,其实原因跟大家一样,私心都怕是有人做的局。

  “那就不是呗。”赵六山笑了笑,一摆手,大方说:“那就随他们去,又不碍我什么事。”

  “也是。”

  于老抠神情平静,点头表示赞同。同时心说攮你娘哦,今个儿都搞成这样了,私下会没人打主意把人拉过来?!

  你赵六山心底会没点儿想法?

  我于老抠就不能打这个主意?

  那地方可是既有消息,又好用来周旋……关键还生财。

  另一边,板鸡也在琢磨呢,他当然也有想法,或至少,他并不希望面前这两个有任何一个得手。

  “说远了,远了。”赵六山笑一下,把话题掰回来,沉声道:“说正事,那俩狗崽子,也不知是真跑了,还是其实还在这呢。”

  …………

  陈有竖和秦河源当然还在。

  而且秦河源一眼就看破了事情内藏的逻辑,刚想好了要躲着三墩和老彪,他们就遇上这种事,怎么办?

  明知是试探,可是对方摆出来是真的不低头,就敢把人打死的架势。

  “连三墩都架不住,那还真有点猛。”

  陈有竖握了握拳头,动手这回事吧,只要技巧差距不算大,归根到底还是要看身高、体重的,力量的决定性很大。不然那些拳击散打比赛,就不会分重量级了。

  动刀枪另说。

  “怎么办?”陈有竖问。

  他和秦河源如今自然也是培养了一些势力的,也有摆在明面上的煤老板,站住了脚。

  如果他们摆在明面上的人先出手帮忙,会不会突兀?会不会被有心人盯上?

  “我其实希望他们可以认栽,饭店废了就废了,什么消息咱们也不要了,让他们人先回去。就怕……”秦河源说着。

  “他们俩,不可能。”陈有竖说:“肯定死扛。”

  “那……”秦河源犹豫了一下,“实在不行,就让咱们的人上吧。”

  实在不行这几个字,还好没让三墩听到。

  他已经很憋屈了,面前这玩意儿跟头熊似的,尽管也挨了他几下,但是问题都不大……

  打不过?打不过?!

  “怎么着,给兄弟救个急吧?”另一边,挡着老彪的几个人里一个说话,得意道:“不过既然已经动过手,怎么也得再跪下磕个头,你觉得呢?”

  “……”

  这就逼到悬崖边了。

  今天只要翻不过来,和平饭店立马就废。老彪和三墩就会落到“一块肉”的地位和处境,谁都想扑过来咬一口。

  “老三。”胡彪碇喊,不行他只能动家伙,虽然江澈再三叮嘱不许,但是她是胡彪碇啊,他咽不了这口气。

  “放心,我干死他。”赵三墩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整个人再往下沉。

  当年的临州城里第一莽,单挑群架从来都是闷头就上的赵三墩,这个刚直到江澈都怕的人,弯腰俯身,开始不接拳脚,而改为躲闪。

  虽然不能都躲掉,但是效果还行……毕竟他的老大的老大,就是一个专业落跑的人。

  像是正式的单挑开始,只不过场面依然有些一边倒。

  看客们有的看热闹,有的多少有点为“老三”担心,而有的,正在人群里仔细观察着周边的人。

  “给我死。”大个一拳暴冲,三墩闪不过,架了,人往另一边倾去。

  大个右摆拳跟上。

  三墩矮身一个箭步从他手臂下蹿了过去,人到侧面,斜向上蹿起来,同时手臂在大个脖子上一挂,借着全身体重和力量朝后拉去……

  “砰。”

  两个人同时倒地的响声,闷而大。

  赵三墩倒在大个身后,被压住了接近一半身体……

  “得不偿失啊。”外头有会打架的说:“地上他更弄不过。”

  话音没落,屋里头,赵三墩迅速把上半身翻过来,右手臂死死勒住大个脖子,搭住自己左手臂肘部,作为支撑点发力,同时,左臂向后,整个压在大个头后,朝前压。

  大个开始挣扎,用手肘打击了几下后,又改来抓三墩的手。

  喝啊一声,赵三墩大吼同时全身力量一齐用上,“死!”

  大个不动了。

  面色急速变化……

  “这……”

  “这什么东西啊?”

  “要死人了。”

  “欸,要死人了。”

  大个已经窒息昏迷了,赵三墩整个失控,依然用力不放。他会这个,是因为唐连招之前专门练过一年多的散打和格斗,他也跟着看了点,学了点……

  他刚差点打不过,这事超级严重。

  “三哥牛比啊。”

  “三哥,差不多。”

  “三哥……”

  一片嘈杂,赵三墩充耳不闻。

  “老三,老三……”老彪挡着人呢,回头也喊了几句,但是三墩都没反应,“你忘了那王八蛋的交代了?”

  赵三墩扭头看老彪一眼,缓缓松手,朝后坐了坐。

  大个的脑袋砰一声砸在地面上。

  剩下几个人连忙绕过老彪,冲过去各种抢救。

  赵三墩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土,嘴角带血,看一眼门外站着的那些人,这一眼,很沉,很沉……

  他累了嘛。

  但是很多人都在找他目光的方向。

  同样是目光含怒,看着门外的人,胡彪碇低声骂了一句:“我怼你老母。”

  他怪他们不帮忙嘛。

  但是当场,很多人都觉得,他俩是意有所指的。

  所以,这是闹翻了啊?

  一时间很多人都想着,得抓紧机会私下跟和平饭店这二位好好谈一谈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