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603章 真真假假

第603章 真真假假

  在周映的眼中,韩立就韩立呗,那又怎么了?

  

  没有什么所谓的污点,也没有什么能难住江老师,除了记忆中他之前说过好几次,怕以后就够不着摸摸头了。

  

  “可是我会弯腰的呀,老师。”小丫头嘀咕着。

  

  因为在之前几次青年队比赛上惊艳绝伦的表现,这一天背上行囊去国家队跟训的周映,其实早已经是圈内重点培养和期待的天才少女了。

  

  当初在比赛现场阻止她继续上场的两名教练一起给周映送行。

  

  “瞧你高兴的。”机场外,教练替周映整了整衣领,说:“已经太快了,知道吗?为了你的江老师,不许着急,不许受伤。”

  

  “嗯。”周映点点头,对教练也有些不舍。

  

  “那你……”教练送别的话说一半,突然压低嗓门,犹豫了一下问:“你的江老师,是不是真的会气功引雷啊?”

  

  周映想了想,摇头,“我不知道啊。”

  

  “那拍肩膀生儿子呢?”

  

  “也不知道。”周映还是摇头,但是灿烂地笑着,只把问题当作一件有趣的事情看待。

  

  区别于小姑娘的轻松乐观,此刻另外有两个人多少显得不够平常心和泰然自若,这两个人一个叫马小云,一个叫马华腾。

  

  两个人都是对气功之类存有兴趣的,初听消息,自然免不了惊诧和激动。

  

  尤其马华腾,他之前一度那么渴望见到韩立大师……结果原来大师就在眼前,平常没事就和他一起吃个饭,分个小黄片什么的,对了,他们还一起冲太平洋尿过一泡。

  

  远在大洋彼岸,小马哥想了想,哭笑不得。

  

  除此之外,两人目前阶段还都一样,满怀担忧,同时无比恳切地盼着江澈大爷好,盼着他能赶紧出来解释,解决问题。

  

  可是没有。

  

  “江澈就是韩立,韩立是个骗子”这个惊天消息曝光的第一天,江澈除了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拍了一溜儿肩膀,一切如常。

  

  甚至第二天上午,江澈仍然照常上课。

  

  快到下课时间。

  

  季教授跟讲台上的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推门进来,走到江澈面前拍下一张纸,说:“请假条,我帮你写了……也帮你批了。走走走,回去休息几天。”

  

  一向持重的季教授突然这样,包括江澈在内,好多人都看着他。

  

  “看什么?我也是没办法了啊。再这样下去,深大是妇产科还是观音庙哦?”季教授叹了口气,嘀咕说:“好像也有道观做这个,却从来没有大学做这个的。”

  

  说完他就先走了。

  

  下课,出门……依然好多人在等着。

  

  这次队列已经排好了,一直排到了楼梯下还看不到头。

  

  适逢90年代前中期,正是计划生育最严格的阶段,这仅有的一胎机会,太要命了,多少家破人亡,又多少抛家舍业,大多发生在这一阶段。

  

  当然,这一时期因此而找到路子“发了大财”的人,其实也很多。

  

  江澈出现了,殷切地目光望过来,人群骚动。

  

  “都有,别急。早说了都有的,急个屁哦。”保安队长已经很熟练了,自信而得意地大声整理着秩序,说:“把队排好等着就行,谁挤我给谁拎出去。”

  

  说完他转身看江澈,看起来像是恨不得敬个礼的样子。

  

  江澈:“……嗯。”

  

  这一刻,他有种感觉,自己好像是一部生育机器……

  

  所以我的系统不会是一只万年单身狗吧?然后蓄意报复社会?

  

  瞧这特殊技能给的……充满灭世感,满满的恶意。

  

  “回去记得说一下,我下午开始请假,接下来就都不在学校了。”江澈先叮嘱了一句。

  

  说完抬头看了看队伍长度,想了想,又说:“单列吧,一错一插进去,到我左手边……我留右手一会儿拿筷子吃饭。”

  

  队伍高效而整齐地排好了。

  

  再一次围观,更大规模……

  

  江澈走向人群,步伐平稳,身后是唐连招、陈有竖,以及一众室友。

  

  这感觉很像是出去砍人,很应该配一首《乱世巨星》:“叱吒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叱吒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

  

  可惜,他是去帮人生娃的……

  

  妈拉个巴子。

  

  “大姐你别激动,你这有身孕呢,千万别激动。”一边步伐平稳地向前走,拍肩,江澈一边车轱辘说着:

  

  “辛苦了。”

  

  “注意安全。”

  

  “白头偕老。”

  

  “健康长寿……这位大爷你?……哦,替你儿子儿媳妇来的啊,这……不太合适吧。算了,没事。”

  

  “大哥大嫂……你们昨天好像来过吧?……哦,想生双胞胎啊?……那要不是,可不能怪我。”

  

  江澈就这么一溜儿过了走廊,下了楼梯,出了门。

  

  低低的笑声在四周围观的吃瓜群众中渐渐响起来。

  

  今个儿不同昨日,再来一次,震撼感没有了,吃瓜群众们再一想,那是他们日常同在一个校园,差不多都认识的同学啊……

  

  于是场面看着就让人有点想笑,那是一种忍俊不禁里带着同情体会的笑。

  

  就连江澈自己都在笑,苦笑。

  

  就是在这么一种莫名洋溢开来,轻松而古怪的氛围中……

  

  其实有人因为期待看到的情况没出现,满腹的心思落空,正咬牙切齿。

  

  深大气功社和特异功能社两家因为之前惹上过江澈,丢人丢份,后来的日子很不好过。

  

  一年多了,好不容易,他们终于盼来了“正义”,欢欣鼓舞。

  

  然后……

  

  “两天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找他麻烦?反而是这样?”

  

  “对啊,气功和特异功能届都不做反应吗?那那些被他骗过的人呢?他们总该做点什么吧。”

  

  “就是,而且都已经这样了,学校也没个态度出来。”

  

  “……”

  

  一群人忿忿不平地小声议论着。

  

  气功社和特异功能社两位社长互相看了看,最后一咬牙,说:“走,我们去把皇帝的新装捅破。”

  

  “我们?”身后一群人目光惊了,然后怯弱地看着两位社长。

  

  “怕什么?”社长努力挺一下胸膛,说:“他到这都快要墙倒众人推了。而且眼前这种局面下,他还敢怎么样?他对付谁,谁就是英雄,懂吗?”

  

  他说的这个逻辑,既是为了说服其他人,也是为了说服自己。

  

  听起来很正确。

  

  “……对哦。”

  

  一群人互相看了看,最后勉强跟随着两位社长朝前走去,去堵江澈的去路。

  

  其中还一个女孩子,按照之前布置的任务,鼓足勇气一边走,一边大声朗读着报纸上的一段话:

  

  “关于宜家江澈,即所谓气功大师韩立诈骗一事,目前已有盛海市民,受害者金保三,谢官田出面指认……

  

  此人1992年间,曾于盛海市各公园招摇撞骗,收徒,并且骗取学费,上当受骗者初步估计在一万以上……”

  

  千字长文,江澈就站那儿,平静地听他读完。

  

  然后没有表态。

  

  “江澈。”气功社社长等了一会儿不见反应,只得提一口气,主动说:“你不觉得你应该说点什么吗?”

  

  “对你么?凭什么?!”江澈没说话,是管照伟接了一句。

  

  “……凭我是气功社的社长,深城和粤省气功协会的正式成员。”

  

  “还有,凭我们是都是深大的学生,而今天,我们的母校,正因这个人和他的事情而蒙羞。”

  

  两位社长显然有所准备,一人一句,把立场都站住了。

  

  听起来有点水平啊……围观群众都在等江澈的应对。

  

  “……原来是这样。”江澈开口,笑一下说:“可是我又不是气功社和气功协会的成员。至于学校……校领导们睿智敏锐,自有他们的判断。”

  

  江澈近乎狡辩地说完,直接抬步朝前走。

  

  “不行……你不能这么走了。”气功社社长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跟着挡了一步,他身后的人也只好都跟过来,“别忘了,你假冒气功大师,破坏过我们组织的大师带功报告会。”

  

  话赶话,他仓促间竟然又找到了一个直接相关的事件,作为他要求解释的理由。

  

  “对哦,差点忘了,还有那么一遭。”吃瓜群众们一下都想起来曾经那场最后变成闹剧的带功报告会了,心说这下,江澈怕是不好再随便搪塞了。

  

  同一时间,江澈身后,唐连招和陈有竖人往前压。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还用讲应对?应对个屁哦。

  

  竟然有人敢堵江澈?

  

  他俩也是很久没见识过了。

  

  手在身后,江澈朝下压了压,稳住唐连招和陈有竖,顺便庆幸了一下赵三墩不在。然后在无数目双眼睛的注视下,目光带笑地看着面前的一群人。

  

  “谁跟你们说,我就是假冒的啊?”万众期待下,江澈开口。

  

  “……”江澈竟然这么说?!

  

  “哗~”

  

  “他的意思,他是真的?”

  

  “……”

  

  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石子投进了鱼塘,人群里一片骚动,议论纷纷。

  

  “怎么你们会只看到这两天报道,却忘了关于我的那么多传说呢?我的故事,有那么普通吗?”

  

  江澈又说了一句。

  

  这一下,议论声停了。

  

  场面悄然。

  

  无人答应。

  

  最后还是江澈自己抬头看了看有些阴沉的天空,脚下朝前一步,同时出声:“九天玄刹……”

  

  他的声音不大。

  

  但是因为场面安静,还是清新地传进了很多人的耳朵里。

  

  “这是什么?”

  

  “口诀吗?!”

  

  “……”

  

  这一刻,别说被社会风气和港片洗刷过无数遍的吃瓜群众了,更不要说那些本就相信韩立大师的“挨拍男女”,就是唐连招和陈有竖两个,脑海中都是突然嗡一声,都懵了……难道真的,是真的?!

  

  真的?对哦,其实澈哥是真的气功大师的证据,可比他是假的的证据多多了。

  

  他俩仔细一想,江澈本就不像个正常人啊,以往觉得是因为天才,难道其实是因为特异功能?只是他们平常跟他处得太近,反而第一时间就认可了他是假冒大师的逻辑,现在想想,那其实并没有明确的依据。

  

  “化为神雷。”

  

  江澈又迈一步,同时说了第二句,四个字……内心平稳气场全力运转,强压因为中二气息太满带来的强烈不适。

  

  和江澈不一样,这一刻,他身后那些看过各种神功报道,甚至参与过大师们的带功报告的吃瓜群众们没有感觉中二,他们只是集体鸦雀无声。

  

  有人脑子混乱或空白。

  

  有人满怀期待,要打雷了吗?

  

  刚有人激动坏了,天啊,今天要亲耳听到“神剑御雷真诀”的完整口诀了吗?

  

  而在江澈面前,气功社和特异功能社自社长以下,这一刻全体超级懵逼……

  

  要知道,这群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真的相信气功和特异功能的,要不然也不会加入这两个社团,辛苦修炼,多年来一直殷勤伺候各路大师了。

  

  而现在,他们是当事……不,当雷者啊。

  

  “煌……”江澈又朝前走了一步,第三句口诀出来一个字,莫名的压迫感骤然提升。

  

  同时间,围观人群突然轻微地骚动了一下。

  

  “怎么了?怎么了?”

  

  “看那,有人躲了。”

  

  原来,对面人群里先前负责念报纸的那个姑娘,刚刚第一个丢下报纸,躲了……大概她觉得自己念了檄文,仇恨值比较高吧,加上本身信这个,被江澈一掰一演,回过神来开始后怕了。

  

  然后因为是女的,也不必为了面子太过死撑,就先闪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在这种局面下,有了第一个,马上就会有第二个。

  

  然后更多人开始随大溜。

  

  仅剩的几个看看情况,势单力孤啊,强撑面子没跑,但也趁乱偷偷挪到了一边。

  

  剩下孤零零两位社长互相看了看。

  

  特异功能社社长默默先挪了一步……

  

  气功社社长一看,赶紧也挪一步……

  

  人群里,笑声,起哄声,一下都起来了。

  

  一片嘈杂中,江澈停住没再往下念,只笑了一下,然后直接闲庭信步,从两位社长闪出的空处走了过去。

  

  在他身后的一群人跟着走过。

  

  “就这么过去了?就几个字……”在场有对气功和特异功能不怎么了解也没兴趣的,此刻还在糊涂,刚刚,气功社和特异功能社的人还一副气势汹汹,豁出去了的样子呢。

  

  旁人点头,“牛批。”

  

  “嗯。”

  

  “哎呀,可惜……”到这时候,才又有人想起来,“口诀啊,口诀啊,可惜了,怎么这么没用,不撑到底试试?”

  

  “你怎么不去试试?”旁人挤兑。

  

  就在此时,江澈回头了。

  

  再一次万众期待他的台词,比如“暂且饶你们一命”什么的……

  

  可是,江澈说:

  

  “开个玩笑,怎么就当真了呢?报纸都说了,我是假冒的啊。”

  

  他说完还看了一眼天空,意犹未竟的样子。

  

  “……”

  

  这一刻,全场没有一个人想搭理他。怎么又绕回来了……神经病啊?!

  

  “你们看,连你们自己内心,都不能确定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跟你们解释,又有什么用?”

  

  江澈突然变得语重心长。

  

  “别浪费时间在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上了,同学,好好读书吧。等一天,深大可以以你为荣。

  

  至于我……

  

  就算今天如你们所说,深大真的以我为耻了,我厚着脸皮说,还想呆下去;而假使将来有一天,深大可以以我为荣了,我……”

  

  他说到这顿住,目光朝四周看了看。

  

  满场无声。

  

  这是要赌气了吧,跟大家,跟学校?有个别人想着。

  

  然后,他们就听见江澈说:

  

  “我会很开心,然后会一生,以深大为荣。”

  

  说完,江澈面色沉静,转身离开。

  

  这一刻,

  

  围观的同学们内心震撼,他们甚至觉得江澈肯定是受委屈了,事情就如他说的,只是解释不清。

  

  这一刻,

  

  一直在远处不安观望的各位校领导们内心感动。

  

  “好歹有一颗赤子之心。”

  

  “是啊,好孩子啊。”

  

  “这次的事情明显的有人在蓄意推动,可惜我们校方目前只能置身事外。”

  

  “是啊,希望他能顺利解决吧,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很难辩驳。”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