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547章 遇见和遇见过的人

第547章 遇见和遇见过的人

  卖根雕的这位其实就是最典型的这一代地方农民小企业主。

  

  他们出门陪小心,遇事甘心低头,矮人三分,只因怕惹上事。

  

  当然,真惹急了,被逼到没退路了,也能豁出命来拼,那会很可怕。

  

  他们胆子大,敢瞎闯,路子开始多是拿头撞出来的,就像现在没得名额也敢来广交会。

  

  来了身上西装、领带的充模样,其实可能是人生第一套,又或者当初为了结婚才置办的仅有的一套。

  

  其实住的都是最破的小宾馆,脑子里时时还愁着就算拿不到订单,到展会结束后,也得把来回路费卖出来。

  

  也不怕麻烦,而且有气力,通常有两个人就能摆开、收拢一大堆样品货。

  

  他们胆子小,听来一点江湖经验就牢记心上,处处谨慎小心防备着外面的这个大世界。

  

  江湖传说,陌生人递烟,有的不防备点了,抽一口人就开始发晕,接着就会如同中邪一般,什么都不知道,被人带着走。

  

  最后不单身上财物被搜精光,甚至还有说连存折密码都往外报的,所以才会连存折里的钱,也都一起没了。

  

  这一招传得有点玄虚,后来不时被赌输了的或找女人中了仙人跳的倒霉兄弟拿来骗家人、妻子,解释钱是怎么没的。

  

  然后,传闻就又多了一个实例,把事情传播更广。

  

  渐渐,出门的人就都开始小心了。这倒是好事一件,因为事实虽然没有中邪那么离谱,危险却是真实存在的。

  

  “老总有喜欢的?”老板揣着小心,笑了笑问。

  

  “看不来,就好看瞎看看。”江澈说:“怎么样,接着订单了吗?老板。”

  

  “没有。”老板说着扭头看一眼远处展馆入口,眼神里说不尽的向往和无奈。

  

  江澈歪头打量着一座像模像样的根雕小园林,说:“特色工艺品这类东西,在展馆里其实属最好卖的,老外自己没有,偏又喜欢。不像别的东西,他们大多做的比咱们好……”

  

  “是啊,我也有听说。可是名额到我们那儿本就少得可怜,关系不到位,怎也轮不到。唉~”

  

  老板说着叹了口气,低着头左右摇几下。

  

  “这样啊,那要不我说个建议?”

  

  “啊,好,谢谢老总,请老总指点。”朴实的老板目光恳切。

  

  “那我就说说,其实我也是听说的,成不成你有空试试。”江澈看他一眼,笑着说:“你别光在这里摆,这是展馆,外国人既然到展馆了,里头都看不过来,看累了出来自然没心思看你,而且因着位置的关系,内心总难免怕你不正规。”

  

  “对对对,就是这样。”老板打一下手掌,探头问:“那我该往哪里去?”

  

  他这一番动静,顿时把周围人都吸引了过来,左右盯着江澈,等他说话。

  

  “你们带上一两件最好的东西,晚上闭馆时间,去外国人住的那些酒店转转吧。”

  

  江澈说的办法其实再简单不过,也不是没人用过,但是这个时候咨询落后,小地方人到了大城市基本两眼一抹黑,自己却是很难想到的。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一片低声的回应,小摊老板们都一边思索,一边缓缓点头。

  

  接着有人担心问:“那地方我们进得去吗?”

  

  江澈点头,说:“当然,你们就直往里进,通常不会有人拦,要是真有人拦你们,你们就说自己是来给史密斯或者阿德里安先生送样品的……”

  

  老板们一齐往前拱,“啊,那这两位先生住在哪个酒店?”

  

  “这个,我也不知道……名字是我随口瞎编的。”江澈笑着说:“但是相信我,酒店门卫其实也分不清老外谁跟谁。”

  

  一群人听着都笑起来,面上欣喜着,心里盘算着。

  

  “然后呢?”

  

  “然后你们就在大堂里找个位置呆着呗,见人试着聊几句,给他们看看东西,总归是试一试的事,看运气吧。”

  

  “对对对。”一群人都说谢谢,拉着江澈聊天。

  

  要不是旁边稍远处的一个摊位突然出现骚动,他们可能会聊很久。吵闹声传来,大伙都紧张地站起来张望。

  

  “打起来了。”个高的说。

  

  “谁打谁?”个矮的问。

  

  “一个老的,打一个年轻的,胖的打瘦的,矮的打高的,红衣服的打白衣服的……还骂呢,你等我听听清楚。”

  

  “嚯哟,这是多少人打起来啊?”

  

  “不是,就两个,大老婆打小蜜……哈哈,总之不关咱的事,放心吧。”

  

  两个女人的撕打毫无美感,但是热闹,刺激,江澈正好走回馆里,顺道也看了几眼热闹……

  

  没兴趣了,就转回头准备继续往前。

  

  抬步,他突然愣一下,又转回去,仔细辨认了几眼……

  

  “不会吧,是那个人吗?”

  

  其实事情并没有过去太久,就五月份吧,江澈的室友张杜耐曾经暗恋过一个食堂打饭的姑娘。姑娘从遥远的乡下来,有着红扑扑的脸庞和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像一朵映山红。有天,张杜耐说他等毕业要表白,隔天,麻花辫就跟着老乡去了广州打工。

  

  这儿就是广州。

  

  姑娘现在烫头,没了麻花辫,额前一丛高高翘起的烫发正被一个胖女人拽在手里,因为扑了粉,脸色不再是红扑扑的,变得很白。

  

  江澈依稀记得她的样子,着实是像……应该就是。但是因为整个气质都不一样了,又不敢确认。

  

  “是,还是不是啊?”江澈想了想,“其实也不熟……对哦,部署,那是或不是,又有什么关系?”

  

  “总归路是她自己走的,是好是坏,用不着别人可惜。而且这个时代这样走的人还少了?”

  

  “何况,我们张毒奶同学也是个花心的,现在都已经转头暗恋上英语老师潘捷了。”

  

  江澈这么想了一下,就放弃了好奇,在撕打声中回了展馆。

  

  走到家里的摊位,看见老妈正在折腾老爸。

  

  “呐,澈儿他爸你可千万记住了,钥匙、钱,以后再不能一起放在包里。”江妈把钥匙拍在江爸手上,说:“拿着,搁口袋里去。”

  

  江爸说:“这都什么理啊?”

  

  “说是大师说的,我听来的,总之现在馆里都这么传,都这么做,你也照做就是了,又不会亏了什么,也不麻烦。”

  

  江爸想了想,“行吧。”把钥匙放进口袋里。

  

  这事江澈也没说破。

  

  古今道理,但凡求财谋事的人,多少都存有几分迷信。

  

  就算不信,至少也不会顶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