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十七章 全是演技

第二十七章 全是演技

  当场也有人好奇追问,事情真相是怎么知道的,江澈笑笑,用一句“碰巧”打发了。他既然不愿意说,这事也就不重要。

  而后邻居赵叔一直拉着他询问“外面的世界”,江澈知道,赵叔很快就要呆不住了。

  应付完赵叔,江澈去厨房倒了杯水,拿两个水勺互相倒,晾成温的……端水敲开房门,老妈一双眼睛通红通红,但是钱还是牢牢抱在怀里。

  “还是儿子好吧?”他笑着说了一句。

  江妈又哭又笑,点点头。

  “两位姨看见钱了,会回来在你身上花功夫,会推说她们也不知情,也是被表姐夫骗了的……妈你先好好回忆下之前她们说的话,你信吗?”

  江澈顺手打了个预防针,这是她们的杀招,江澈必须提防,也顺便让江妈看得更透彻些。

  江妈仔细回忆了一下:“她们就是合伙的。”

  “老妈真聪明啊。”江澈很狗腿的奉承着。

  对于他来说,这会儿房子保没保住不算最重要,钱,也不算最重要,因为这些他都会有,会有很多……

  现在最重要是让老妈早一步看透那两家人,为以后消除隐患,这种亲戚,不能纠缠。

  只要老妈能做到——我愿意给是我的事;我不愿意给,你不能伸手;你要是用阴毒办法来坑我骗我,那从此就算是绝路,我有,都不给。

  江澈今天这一番折腾,就算是有了最大的收获。

  ……

  ……

  没一会儿,门外传来响动。

  来了,姨两家走到门口的时候料不到,这么多人都还在,但是心里知道什么重要,硬着头皮,顶着无数鄙夷的目光也上了。

  房间里江妈的整个人塌了一半,因为果然又被儿子说中了,她们果然不甘心,还来坑她。

  “妹夫,这事问清楚了,被澈儿说中了啊!我们俩也被骗得好惨,这不,我们想着,怎么都得回来跟你们认个错。”

  “小姨父,这事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我丈母娘,二姨,还有……你要是不解气,打我几下也是应该的。”

  大姨和表姐夫的声音传来。

  江爸的应对很平静,也很冷淡,“挺晚了,先回吧,我就不送了。”

  这表现比之他大嚷大骂动手打人更让表姐夫们绝望,正如之前料想的一样,江爸这种宽厚,认死理的人,一旦看破,绝对说不动。

  他这种人的火,是压在心里的,被算计,他会记死了。

  好在他们的突破口本就不是江爸。

  “小妹呢?”二姨问。

  江爸不吭声,儿子在旁边呢,里面怎么应对,他很放心。似乎就是突然之间,儿子成了这个家的顶梁柱了,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江爸突然有些心酸、惭愧。

  “小妹,你在哪呢?”大姨大声喊起来,“你两个姐姐来给你认错了……唉,我们也是被这个狗东西给骗了啊,出门想想,没脸见人啊,小妹,我们差点对不起你啊。”

  跟着响起来的,是两个阿姨打骂表姐夫的声音。

  江妈:“……”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笑,明明应该哭的,可是莫名想笑,我的姐姐欸,你们要不要被我儿子料得这么准?!

  外头二姨接着嚷:“还好啊,还好澈儿回来了,事情到了没出,比什么都好……小妹,你连姐都不搭理了?姐记得,你的气性可没这么大啊!”

  “是没这么聪明吧?”江妈委屈地,很有自知之明地回了一句。

  外面笑翻了一群人。

  但是在姨两家看来,这是好现象,不管怎么样,江妈开口了。

  “我没你福分,有个好儿子……我这,都是败家的,你姐这回走到绝路了!”大姨痛心说道,“小妹啊,单子你们也看到了,就剩这一个厂房还拿不下来的话,姐真的……到绝路了。”

  江妈顿住了,看着江澈。

  难道老妈的思维又走偏了?

  江澈果断一撸袖子,“妈,你看,那年盖房咱们自己借窑烧砖,我烫的疤……今天我要是没回来,这房子,就被他们逼着卖了。”

  江妈点点头,儿子、房子……她最心疼了。

  江澈趁热打铁:“还有,他们还说我读书读裤裆里去了……还幸灾乐祸说我娶不上媳妇。”

  读书,儿媳妇,又是两个江妈的软肋。

  “还有,妈你想想,你当时哭着不肯卖房,她们说什么了?骗你,逼你,骂你,她们可不怕咱们家绝路,还把咱们往绝路上赶呢。”

  江妈点头,然后冲外头气吼吼地喊了一声:“别说了,回去吧,我怕我太笨,不知什么时候不光房子,命都被你们卖了。”

  这也许是她懂事以来第一次敢跟两个强势的姐姐大小声。

  外头沉默片刻,大概实在想不到,小妹会是这样的反应。

  “你这是狠下心不要姐妹了?小妹,你忘了吗,以前家里穷,孩子多,姐割猪草都把你背背上,我摔,你也摔……”大姨说着。

  “你要吃果子,我去采,被马蜂蛰了……后来姐生病,你那时候才六岁,都知道给姐煎药,喂我喝……这回你怎么就能忍心见死不救?你要姐给你跪下吗?”二姨说着。

  “我们是真的没办法了啊!”

  “我们写借条,按指印,算利息……厂房租下来,一转租,马上还钱。”

  好厉害……

  江妈明显有点儿纠结,她的时代和眼光的局限性结合性格,往往容易拎不清,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被说动了,能说动一次,就会有无数次。

  至于厂房?他们还饿不死,前世的情况,别人不知道,江澈知道:他们表面看起来集体山穷水尽,其实背地里每家甚至每人,都有藏私……前世后来他们自己内部还为此撕了一场。

  果断的,江澈伴随长长一声叹息,软倒,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澈儿,你坐床上呀。”江妈着急了。

  “身上脏”,江澈有气无力道,“在外面跑了这么久,挨冻、挨饿,脏死了,后来因为差点被人劫了,跑林子里,弄得都是泥……”

  “啊?!”江妈慌了,看看儿子消瘦的模样,再看手上的钱,这可是儿子用命换回来的啊,却差点被骗走……

  “没事,这不好好回来了么?”江澈靠坐在墙角,带一点细细的强忍委屈的语气道,“就是好累啊,开开心心想着回家可以让你和爸高兴,可以吃妈你做的饭……“

  “结果没想到,回来饭没吃上,却被他们折腾了一顿,骂我,冤枉我,还差点……还被差点我大姨二姨大耳刮子抽了……就因为我说了句实话。”

  “妈你当时还帮着她们说话,还差点把钱交出去……”

  这内心的谴责好重,因为这些伤害某种程度上都是自己带来的……江妈扛不住了,扭身开门。

  “走吧,我自己有家,有老公,有儿子,家庭和睦,你们让我一家人自己过日子好不好?我是真的怕了你们了……走吧,别害我们了。”

  这话是流着眼泪咬着牙一字一句说的。

  “小妹,你敢……”

  “大姐、二姐,你们不用再拿情分吓唬我,我现在再叫一次,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吧。我别的想不透彻,至少能想明白一件事,今天要是没有你们,我们家本来会很开心……我觉得,以后应该也会是这样。至于说情分,是你们先不要的。”

  外面终于没再出声,因为知道没用了,那个任由她们拿捏的小妹,已经不存在了,也许她的性格并没有变,她也还是有点儿缺心眼,但是,她现在有了一个执念,知道自己有责任保护什么了。

  “……比演技?我会输?”

  江澈藏起来笑意,他知道,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江妈的心态,已经就此一锤定音了。

  当然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问题一部分出现在自己的老妈身上,只能动之以情,先动之以情,再晓之以理,把纠缠隐患清除,并相信以后随着眼界开阔,见识增长,她也会成长。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