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电影《双生》

第三百一十一章 电影《双生》

  1993年9月下旬,航线向南。

  郑书记斩断前尘,休养生息,一身利落来到特区深城——开启崭新的人生。

  他把行李袋甩在身后,走出机场,抬头望了望南国的天空,闭目,轻声自语:“特区,我来了。”

  怎么样,这一幕细想是有点儿时代浪潮,风云激荡的序幕感吧?

  然后,第二天,他莫名其妙开始了一场大学军训,并且很可能要训成标兵。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

  事实上,江澈真不是那种逃避军训的人,这件事的发生,也不是单纯为了坑老郑一把,他有事,要拍一部电影。

  这个意思不是说江澈要当导演,他没这个志向,也没这个能力。行外人,重生,看过几部经典,还当不了导演。

  他前世也就现场观摩和监督过几部广告片而已,自我认知还没那么膨胀。

  这部片子的导演,是尔冬升。

  尔冬升现在的情况,《新不了情》已经拍完,也完成了剪接,但是还在等待上映。这也就是说,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会替江澈以及钟家姐妹赚很多钱……

  所以,这部小成本的文艺片,他是抱着感恩的心情接的。当初唯一肯投资《新不了情》的两方老板想玩个票,于是他来还个人情,顺便拉近点和金主的关系。

  江澈拍这部电影有两重目的:

  一,借这部小成本的片子,让辉煌娱乐文化去实践一遍,一部电影从筹备到拍摄,到剪接,还有最关键的,宣发,争取院线上映和排片的过程。

  对了,还有报送国内外电影节的程序和运作办法。

  这些事不实打实去摸一遍,只凭想象和打听,是不可能真的了解的,那样的话,未来那些个记忆中的卖座大片,就算勉强拍了,也会毁在手里。

  那可都是钱……

  二、让钟家姐妹可以更有逼格地出道,名为twins,高于twins。

  这个怎么理解呢?

  用刘德华后来的话说:他们没有人肯找我拍文艺片,我就自己出钱捧导演,然后再去演他们的电影。

  别以为文艺片和奖项是毫无意义的,譬如梁朝伟的地位和形象,就和墨镜王的关照密不可分,周迅的演技认可度,也与她原来拍过的那些不卖座甚至不能上映的文艺片,息息相关。

  前世的那组twins,就算最风光,最能赚钱的时候,也是拿不到好的电影资源的,多数出现,都是在屎尿屁类型的电影里。

  等先建立形象,再来流行和屎尿屁就没太大关系了,这就是电影圈的“逼格”的问题。

  所以你可以看到有多少红星,爆红之后折下身段,不计形象和报酬,死活要去拍一两部小众电影,搏一搏奖项。

  那不是热爱,那是腔调。

  …………

  粤省,县级市顺德,农村。

  金秋,正午的阳光,成片绵延的稻田,稻穗金黄而饱满,整齐向一个方向微微低头。

  镜头由远而近,几何状的稻田,有几处已经收割完毕。

  镜头就落在其中一处,黑色的田埂上,坐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一模一样俗气的碎花短袖衬衫,黑色裤子,光脚,挽着裤腿,脚上有泥。

  她们手里拎着篮子,是来收割过的稻田里拾稻穗的。

  “陆秋言,你累不累,我们回家吗?”其中一个小女孩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乱发贴在额前。

  “叫姐,陆雪歌。”另一个小女孩扭头,认真强调,同时替妹妹把乱发捋起来,自己脑后的两条麻花小辫,轻轻地一扬,打在肩头。

  “你才比我大半个小时。”陆雪歌不服气地嘟囔说:“还不知道一开始有没有弄错。”

  陆秋言说:“那我不管,我就是你姐,来,篮子给我,跟我回家。”

  当姐的觉得,自己提两个篮子,理所当然。

  姐姐拎过来了妹妹的篮子,手一沉,惊慌说:“你怎么捡了这么多……陆雪歌,你折人家的稻穗了?”

  “没呀……没人看见。”陆雪歌摇头,然后从地里抓了一把微湿的泥土,一边龇牙对姐姐笑,一边手在篮子里,金黄闪亮的稻穗上,轻轻抹着,抹着。

  陆秋言惊慌地往四周看一圈,看那些不远处正在收割的大人孩子,眼神里满满地都是惊恐……

  跟着,一把拉起妹妹的手,开始在稻田里奔跑。

  镜头转到背影,落在撒欢的脚丫,再落在跳跃的四条麻花小辫。

  “好,咔。”

  尔冬升觉得这一条可以过了,这对小演员,双胞胎小姐妹,就是在顺德农村就近一天30块钱找的,第一次拍戏,有这样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人惊喜。

  而且就他本身来说,其实也不能算是一个文艺片导演,他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存在,作品比纯粹的商业片内敛,但又比之艺片,更柔和。

  “导演,你觉得这里要不要加一个稻穗从篮子里颠出来的镜头,如果要,姐妹俩谁去捡,会比较合理?”

  江澈从旁走上来,用建议的口气询问。

  一般来说,有自己追求的导演往往最烦金主到拍片现场指手画脚,硬塞演员,但是江澈本身还有另一个身份,而且这部片子,尔冬升本就是当作他们有钱人的玩票游戏在拍的,所以他说:

  “这个江老板你说了算,你是编剧啊。”

  这就很让人无奈了,江澈想了想,说:“那就先过吧,晚上我想想,如果需要再补,反正俩小姑娘明天也还有几场戏。”

  江澈是这部片子的编剧,这是真的。

  他想过搬一部记忆中的文艺片来套,但是想了很久,都没有合适的,因为这部片子,首先一点,必须是为钟真和钟茵这对双胞胎量身打造的。

  这样一来,可选取的范围就变得窄了许多,江澈倒是想到过一部勉强合适的,叫《苏州河》,那里头周迅一人分饰二角,演两个女孩,这两个角色,分配给钟真和钟茵各一个,正好。

  但问题,那是一部内地味道和气息很重的片子,而辉煌娱乐要拍的这一部,目标是港城的电影圈。

  万般无奈,江澈自己折腾了个剧本。

  反正文艺片嘛,从逻辑上来说,文艺片最大的原则,就是“往死里夸张一种逻辑”。

  比如爱情这个逻辑,普罗大众都有,但是文艺片里的爱情逻辑,就要强烈到大于生死和时间。一般人分手离散,哭哭啼啼渐渐淡去,回归生活,但是按照文艺片的逻辑,这个人,一辈子就都陷在这件事情里了。

  她回忆,他寻找,他或她动不动泪流满面,喃喃自语……得这样。

  于是江澈折腾了一个关于双生姐妹之间,情感寄托,人格混乱,夸张的逻辑。

  “明天下午就有你们俩的戏了,话说,你们俩现在能演出十四五岁的感觉吗?”换场地,走在路上,江澈对跟在一旁的钟真和钟茵说:“不行的话,咱们再找一对双胞胎,你俩直接从自己的年龄段开始演好了。”

  钟家姐妹十九岁。

  “这样的话,容貌变化,就很难衔接了,十四五和十九岁,太接近了。”尔冬升在旁说。

  钟家姐妹互相看看,“我们先试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