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十五章 要伤心但别伤身体

第二十五章 要伤心但别伤身体

  作为巨款当事人,江妈依然愣在那里……

  周围议论纷纷,她一声不吭,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动作,撸袖子抄起一叠钱,大声道:“都别吵吵……我先数数。”

  “……哈,这么多钱你一下数得完吗?晚上回被窝跟老公一起慢慢数吧。”

  笑声起来了,原来的气氛被扫之一空。

  爷爷走上来,笑眯眯拍了拍江澈的肩膀,鼓励赞许的同时使一个眼色,示意江澈小心后续。

  江澈点头,示意爷爷放心。

  这么大的逆转,突然间困境变成欢庆,江爸其实也激动,但还是努力抑制、冷静,先问了一句:“这钱怎么赚的,做什么生意赚的?”

  “对啊,怎么挣的,小澈你说说。”

  “对,说说看,咋突然会做生意了,比大老板还厉害。”

  “说说,叔也跟你学点。”

  好奇心加向往垒叠出来的热切追问此起彼伏,还好,这个江澈早就编好了。

  “我有个住盛海城郊的同学,他家有一辆小四轮……“江澈起了个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他,“之前我们在临州读书,看见好多人都做生意发财了,我和他一样,看家里太辛苦,就也想做点。”

  先假装很懂事,说通因由缘起。

  形势已经逆转了,现在这里是江澈的场子,他说什么,大家都听,都信,一时间众人感慨纷纷,多懂事的孩子,还知道心疼爸妈——嗯,已经没人计较他骗钱的事了,忘了。

  这个时候,江妈没心没肺的优点就出来了,脸上还有泪痕,手里还捏着钱呢,就过来捧了儿子的脸,怎么看怎么高兴道:

  “我澈儿就是孝顺,懂事,还有本事。又好看,又会读书,还懂做生意,这你看,比你表姐夫都会赚钱。”

  江妈这番话绝不是现场打脸,她没那么深的心机,她只是激动之下,真实而愉快的表述自己此刻内心的想法而已。

  但是现实情况就是,姨两家刚才从头到尾说江澈的话,等于被她一句,一句,全怼了回去。

  那两家的一群人面色尴尬了一下……随即眼神发亮,互相看看,乐得嘴角都快咧开了。

  当场只有江爸仍然看着江澈的眼睛,一刻不放松。

  江澈平静地继续道:“然后我们就想到了,那会儿正好过年前后,最好赚钱,他又刚巧认识人……对了,他家有小四轮是关键。然后,我们就凑了本钱,批了一批年画、挂历,吃的用的,反正全是年货……开车到下面的县城,一个个村镇卖过去。”

  “好卖?”有人问。

  “过年,年货咋不好卖?!”有人帮着应。

  “好卖,盛海的货,新鲜时髦,在盛海本地不觉得,拿到下面,就很好卖。”这时候村镇物资商店都还很匮乏,江澈说出来的方案,要说有车,一个月赚两万的话,其实真的有机会行得通,所以此刻就算是表姐夫他们,也都开始信了。

  “这就赚了这么多啊?”有人再追问,已经不是因为怀疑,而是不敢置信。

  “人有小四轮呢,你想想,一小四轮,那得多少年货?而且一个多月,肯定不止跑个两三趟,对吧小澈?”旁人帮着解释。

  “嗯,赵叔一看就懂行”,江澈跟着继续道,“我们总计跑了快十趟来回。第一次,我们卖完货,是空车回去拉货……后来一想不对,这下面村镇的人喜欢盛海的新鲜时髦,盛海人难不成就没点需要的?空车太浪费了……”

  “山货,过年炖鸡炖鸭熬猪脚都要放点,带山货回去,比市场的好。”

  “赵叔绝对应该发财啊,这才叫生意头脑!”江澈愉快回应,“才”字是给表姐夫听的,而且他说的不是空话,这位赵叔后来出去打工,慢慢开始做生意,最好时据说几百万的身家。

  “我们就是往盛海带的山货,什么干菌菇啊,笋干、黄花菜……到地翻倍卖,盛海人一样抢着买。然后,我们就这样,一趟去,一趟回,跑了快十趟,最后赚的钱平分下来,我们自己俩都吓一大跳。”

  “可不得吓一跳?!我们都吓乱跳了。”屋里屋外,笑声爽朗。这一刻谁也不知道,因为江澈这一番话,村里比之前世早好几年走出去了好几个。

  此时当场,江澈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人不信服了,剩下的只有赞叹和羡慕——除了江爸,但是他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

  “难怪瘦成这样了,这就是跑江湖啊,谢天谢地没出事,傻孩子,硬担这么大担子,可苦坏了。”爷爷又变身回到了慈爱状态,在旁心疼道。

  众人一看,可不是,江澈这会儿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就是带几个馒头,吃住在车上,能看着货,也省钱。”江澈适时来了一句,务必保证老妈待会儿跟自己同仇敌忾。

  挣这么多钱,这么拼,这么省……很多人佩服,但是爸妈只有心疼,爸心疼了,妈心疼了,看着,摸两把,老爸使劲打量,老娘直掉眼泪。

  ……

  “傻孩子,这么好的生意干嘛用骗的?你跟我们说,我们能不给你吗?让你爸去给你帮忙都行。”江妈泪眼朦胧。

  看来是时候了,正好老妈话头递到,江澈连忙接上一句道:“妈,你别说,你们还真不会……以你的性格,这钱,你肯定是给我表姐夫。”

  “我……我……”江妈想说自己当然会选择给儿子,但是愣了愣,自己想想,好像是这样。

  表姐夫正好笑容满面地走过来。

  “小澈不错啊,不错,有出息”,就好像他刚刚什么都没说似的,一手亲切地按在江澈肩膀上,另一手直接去摸桌上的钱,“这下好了,也不用再凑了。对了小姨,我回去算算,这回你们家的股份,没准还得再加半成。”

  他不提卖房了,不提刚刚怎么说江澈了,也不提具体数额了……直接上手,自然无比。

  心理素质真好啊,不过想想也是,要是没有这脸皮和能屈能伸的本事,他后来也不可能阴得了那个亲戚。

  “可不是,这下好了。”江妈此刻仍然没转过弯来,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下好了,那份钱终于拿得出来了,不用卖房了……

  她竟然乐呵呵地把桌上那叠钱往表姐夫手底下推。

  就连江爸都没去阻止。

  因为按他们逻辑,这事就是这样解决——他们刚刚还想着卖房都要出呢。

  江澈看着:“这要是我早两天交钱,钱估计就没了。真是单纯啊……果然,必须一点点撕开给他们看,让爸妈记住疼。”

  表姐夫刚要摸到钱,一只手按在了上面。

  他抬头,看见江澈正低头看着他笑,有点瘆人。

  “怎么了,小澈,舍不得啊?这是拿去做生意,你爸妈答应好的,再说时间也紧。”他拍了拍桌上那张押金单,示意江澈自己去看。

  江澈不看,笑着道:“姐夫别急,我刚说了,事情多,得一件一件捋……现在咱们开始捋第二件事。”

  说完江澈先转向老妈,认真道:“妈,我不是不尊重阿姨和姐夫们,但是事情,一是一,二是二,我得捋给你听。”

  江妈有些错愕,犹豫着,点了点头。

  “那一会儿,妈你别太伤心”,江澈顿了顿,“不对,你要伤心,但是千万别伤身体。”

  江妈神情愈加困惑。

  江澈转回身,开整……

  “姐夫,钱在这了”,江澈一手压着钱,看着表姐夫的眼睛道,“现在我能不能先看看其他押金单?毕竟合股做生意,总不能我们把钱摆这里,你们就一张嘴说吧?”

  “……就在桌上啊,你好好看看。”表姐夫镇定道。

  “这是厂房的,我是说其他,什么材料的啊,店面的啊,都看看……对了,也看看你们剩下的钱。”

  表姐夫愣了愣:“什么剩下的钱?都说了,交押金了。”

  “表姐夫是真以为这里没人做过生意么?”江澈笑了笑,“押金比例,不知道?世上还有交押金,把钱交光了的?”

  “……”表姐夫错愕地看了江澈一眼,他原本就是认为江家不懂。

  江澈继续:“那姐夫准备拿什么付余款?你可千万别说押金三万多,余款就我家这六千……比例不对。还有,其他押金单到底在哪里?”

  一问,接一问。

  表姐夫接不上来,气的,急的,胸口起伏加重。

  这里的人现在基本都还没接触过生意,只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但是已经很多人听出来事情不对了。

  “其他我付清了。”表姐夫硬接了一句。

  “哦,那合同呢?没带?”

  “……对啊,总不能都带身上。”

  “没事,我们去看,去看合同,去看现场,你指给我看,哪个店咱们租的,哪些材料咱们买的,让我见到对方老板,然后钱,这一万,还有我妈手上那一万,全拿走。”

  没人吭声,表姐夫,阿姨、表姐,一个个全在回避江澈的目光。

  “走,现在就走……”

  “走啊!”

  江澈把钱摔在桌上,他突然的爆发,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也琢磨开了。

  短暂的僵持,气氛微妙。

  “小澈,你能耐了,这是要翻天了啊?!敢这么跟你姐夫说话,我这个当大姨的可不让……”大姨不死心,站起来,吐沫横飞道,“这是你姐夫,你要敢这样,我和你二姨可就敢拿大耳刮子抽你。”

  “小妹,你家还有没有点规矩?”二姨也跟着站起来。

  江妈看了看,拉拉江澈衣服道:“澈儿,不能这样跟姐夫还有你大姨二姨说话。”

  “是么?如果我的姨、我的姐夫……他们骗你房子呢?”江澈也有点恼了,不是对老妈,但是语气、表情还是变得有些吓人。

  “什么,谁骗我房子?”江妈最在意就是房子。

  江澈转过身,定了定:“表姐夫,话已经说到这了,我知道多少,你也该清楚了。要不要我把你那些钱在哪输的,输给谁,全在这说出来?!人,我可都见过了。”

  他其实不知道这些细节,但是在一步步强化语气、情境之后突然大声质问,表姐夫也愣了。

  “你认识那几个人?他们外地来的,你怎么可能……”没脑子的表姐接了半句,马上被按住。

  但是很多人已经都彻底看明白,听明白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澈儿?我好像有点懂了,又没全弄明白。”江妈与其说还没弄明白,不如说心里还有些不愿意相信和接受这个现实。

  所以,江澈不得不“残忍”地提醒:“妈,你现在不该问我这个,你应该先把刚刚整个过程,他们说的每句话,都好好回忆几遍……好吗?等你细想完了,准备长久记住了,我再细说给你听。”

  有些人不敢等江澈细说。

  “走,有俩钱不认人了。”大姨匆忙含糊一句,一声招呼,走为上。

  两家人抢着往外走,屋里屋外都在起哄:

  “怎么就走了,事情还没捋清楚呢。”

  江澈笑了笑:“一会儿,不用半小时,还会回来的。”

  他太了解她们了,确实急用钱,看见钱了,却没拿到……她们不会甘心的,一会儿回来,换一个套路打亲情苦情牌,几乎是必然的。

  得在这之前先让老妈对她们伤透心,才狠得下心。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