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吃完再谈其他

第二百八十八章 吃完再谈其他

  “没反应。”扒了一会儿门缝,郑忻峰转过身来,神情不解地问:“他们为什么不慌?……没道理啊,我都跑他面前那样说了。”

  跟着,他看到了江澈欲言又止的神情,是那种,我知道,但是不能说,说了怕你扛不住的状态。

  于是郑忻峰转向曲冬儿,说:“冬儿,你说,你觉得是为什么?”

  曲冬儿想了想,抬头看看江澈,再去看郑书记,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他不认识你呀?”

  “不认识我?”郑书记:“怎么可能不……”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郑忻峰最后虚声说了个脏字,然后就不说话了。太伤自尊了,这个故事他构建了剧情逻辑,揣摩了人设,争分夺秒说出了关键的铺垫性台词……

  然后,对方看看剧本,说我的剧本里好像没有你。

  现在郑书记心里在想什么,江澈没法揣测,总之应该不会太善良。

  他本身也没办法太善良——这回来港城,江澈只和钟放见过一面,就是被软禁的当天。

  当时的钟放,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穷凶极恶的举动,甚至连软禁都没有太过严苛,但是那并不是温和或宽待,那只是因为,他根本就把江澈一行人当成了随时可以踩死的蚂蚁。

  尤其在门口,他先凝神看曲冬儿几秒,再转回来朝江澈微笑的那一幕,那里头的意味,到图穷匕见后再回想,是江澈迄今为止受过最大的,最狠毒也最无耻的威胁。

  而且,他知道江澈的家乡和家人所在。

  这其实是十分糟糕的一个状况,先前江澈一直选择不说出来,是因为不想给其他人,尤其冬儿,感受到这些东西,但是他本身心知肚明,所以,钟放一家,不应该再有什么机会。

  …………

  钟放一家并不是什么感受都没有。

  人的身体有一种奇怪地感官,当很多目光不时偷偷落在你身上,意味深长,你是会感受到的,钟放现在就感受到了。

  整个氛围和气场让他有点不适。

  而且,他看见胡彪碇跟其他人喝酒,豪爽热情,那么,为什么第一次见面,他就要当众落我的面子?还有刚刚那个突然冒出来说怪话的人,他又是什么情况?

  反正,事情就是不对劲了。

  “阿放,三十年前,你欺负过谁穷么?”二叔钟承运很朴实地根据字面意思,问了一句,成功把三个人的思维带回了遥远的过去……

  三十年前,钟放才十来岁,他欺负过的人多了,但是哪里还记得清楚啊。

  “我找找那个人。”钟放起身说:“他刚刚大概往那边走了。”

  宴会厅档次不低,但很小,四张桌子在大厅,钟放两眼就看完了,回忆不出来任何可能相关的面孔,而侧包厢,只有一个。

  他站在门前,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门开了。

  他看见了开门的陈有竖,记起来了这个人,接着再看到郑忻峰,还是不认识,但也能推测,目光落在曲冬儿身上片刻,再左转几分,江澈坐在那里,微笑对他说:

  “钟兄,是在找我么?很高兴再见到你。”

  这一句平常得就像是旧相识之间的问候。

  所以,大陆仔没走,而且出现在这里,冲我来的,他想干嘛?钟放站在门口,迅速整理思路……

  两种可能:

  一,他用看风水那套,搭上了外面那些人中的某一家或两家。

  二,他的依仗,是那个内地人傻爱国。

  不论哪种,应该都不至于要命,钟放冷静下来,转头冲身后跟着聚拢的人群赶过来压阵的钟承德和钟承运小声说:“跑了那个看风水的,他是。”

  “哦。”钟承德和钟承运第一次见到江澈,观察一下,点了点头,不动声色。

  “确实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钟放转回来,看着江澈,淡定说:“小大师不辞而别,不回大陆,却在这里出现,真是惊喜。”

  “那你笑一个。”郑忻峰插话说。

  钟放困惑一下,转头看他……

  “不是惊喜吗?那笑一个。”郑忻峰说。

  所以,钟放笑,还是不笑呢?在心底默默判断了一下形势,不管江澈背后是谁的支持,钟放考虑轻重,决定暂时忍这一口气,他笑了一下,说:“电影票房分成那点钱,不至于的,小大师为求财而来,我钟家也不差这点钱,你为求财而来,不如咱们就……”

  郑忻峰接话,说:“和气生财?”

  钟放欣喜道:“对,和气生财。”

  郑忻峰:“为什么不早说?”

  钟放:“……”他又搞不懂了。

  郑忻峰是知道和气生财的,所以,他有些遗憾说:“太晚了啊,你应该早说的……早说就没有这些事了。”

  这话意思要算账,钟放觉得自己不能再一味退让了,眼神一沉,“那,几位今天在这……”他把眼神递给江澈,意思,你划下道来。

  “哦,我等个外卖。”江澈微笑说。

  跑宴会上来等外卖么,听起来像是个玩笑。

  “笃笃。”

  敲门声。

  门开了,一名穿着白色厨房帮工服的年轻人两手各一大摞捆扎好的餐盒,抬头看了看宴会厅,顶上的水晶灯,桌面的菜,屋里的人。

  “是这里要外卖吗?”他看了看送餐地址,小心问。

  “是的,辛苦了。”江澈走过去,给钱,又加了一百块港币小费,说:“麻烦再这张桌子上,替我全部摆开。”

  “好的,谢谢先生。”

  小哥有些紧张但是麻利地动作起来,他猜测这应该是社团聚会或谈判什么的,只是想不通,为什么帮派聚会、谈判,要点……

  “是卤肉饭啊。”

  餐盒打开,有人带着笑意和不解说出来。

  “之前承蒙钟兄招待,铭记在心。”江澈转向钟放,说:“一直惦记着,回去之前,无论如何要回请这一顿。”

  外卖小哥收拾停当走了,桌面上赫然摆开来,28份一模一样的卤肉饭。

  这是江澈精确算出来的,他们四人在被软禁期间,吃掉的卤肉饭总数。

  曲冬儿看了一眼,转过身去,愁眉苦脸拉了拉江澈的手,可怜说:“哥哥,我看见还是有点恶心,怎么办?”

  江澈低头摸摸她的脸颊,说:“我也是啊。”

  一旁的郑忻峰,包括陈有竖,都点了点头。

  钟放不懂,因为每天卤肉饭这件事,并不是他安排的,他问:“什么意思?”

  “深仇大恨。”江澈说:“冬儿,你来告诉他,这事有多严重……”

  “嗯。”曲冬儿点点头,转身回来,面向钟放,认认真真说:“你们家每天都给我们吃这个,然后,害我现在连肉都吃不下了,这天下都要容不下我了。”

  一片宠溺的笑声响起来。

  “老家穷,难得有机会吃肉,所以如果小孩子连肉都吃不下,当父母的就会这样教训。”江澈解释完,接着说:“你看,多严重?不信你们自己试试,能吃完,咱们再谈其他。”

  PS:

  港城卷写崩了这件事,我作为作者,比各位更清楚,甚至在卷首说明加注,告诉新读者不要看。

  因为和谐原因,大纲崩了,局没法解,人不敢写,最擅长的人物塑造,不敢去塑造新人物……想过在逃出来那里,就直接就回大陆,把钟放这仇欠着,但是心眼小,强迫症,忍不了。

  如果有作者朋友,大概就会知道写一段崩了的剧情有多煎熬和痛苦,我不看书评,不看数据,连爱说话的毛病,都改了,像只鸵鸟一样藏着自己,努力撑住避免自己放弃,因为承诺过,不太监。

  撑过来了,挺佩服自己。

  当然,更感激和佩服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陪我走过来的各位,读者朋友,段子手们。谢谢。

  10月,只更新了11万字。明天,这段剧情就会结束,明天开始,更新会增加,11月,保底16万字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