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这才是真正的圈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这才是真正的圈子

  从股票交易厅的二楼的长长的一排窗口往下看:

  偌大的空间,红色的地毯,白色的桌面,每张桌子后面,黑头发,红背心、衬衫和领带。

  有人在不停地穿梭,奔忙,有人在来回踱步,但是脚步凌乱而急切,传真机的响声像是低音合奏,电话不断被接起,挂断……

  “听不清……大声点。”

  这是重复最多的一句话,这面听不清,对面也听不清,所以只能用吼的……但是大家都吼,互相抵消,那就只能比试嗓门了。

  一片嘈杂和混乱中,胡彪碇眯着眼,安静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

  因为江澈说让他再等等……老彪想了想,那就等一个小时吧。

  曾经,年初时候,江澈先一步离开盛海,含糊跟他说,你可以再呆个十来天吧,老彪从那一刻算起,精确到分秒,就呆十天,240小时,清空一切离场。

  保险起见,他不光离开沪市,还离开了盛海。

  那一天,是1993年2月16日,那天,沪指在冲至1558最高点后开始回落,几经震荡,于五月份最终确定,进入熊市。

  讨海的人等于把命交给天意,所以老彪信神。

  老彪觉得股市里也有神,而且被他遇见了。他以为自己一路都对,是对在一直完全按照江澈的预言,精确执行,但事实上,有很多东西,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他是盛海滩股神的兄弟,邪运冲天的胡老彪。

  要说老彪同志,他离成为一个文艺中年的距离,大概可以绕地球好几圈,而且是拐着弯绕,但是老彪一样有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由此而来的别样情怀。

  这一刻,40岁的胡彪碇坐在那里,侧耳倾听着四周嘈杂的响声,感觉着身边和眼前晃过,急切的人影,脑海里,满满都是自己25岁开始,从舢板到甲板的岁月。

  他觉得这些声响就像海上的浪,唰……唰……

  而他,停在海中央,大船船头摆了张小桌,小菜佐酒,刚一口高度烈酒入喉,热辣辣的一条线直贯身体,啧,通体舒畅。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老彪形容不出来。周星星同学的电影《破坏之王》要到一年后的1994,才会上映,所以他还不知道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也许对老彪而言,大概说都是虾米,更合适些。

  胡彪碇并不知道,这一刻,整个大厅,包括二楼,有多少人在默默看他,而他这个分明不识字的内地大老粗,现在这副轻描淡写,早知如此的样子,又有多讨人厌。

  反过来,那些人也不知道,他其实还能更讨人厌。

  一个小时到了,众人的关注刚刚转移开一些,忙着跟进的跟进,止损的止损,已经掉坑里太深的……就失落站着,看着悬挂大屏幕,期待有转折发生。

  突然响起的口哨声:“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众人循声望去,那个傻爱国,他站起来了,仰着头,看着悬挂大屏幕,正吹着呢……声好响,这家伙中气真他妈足。

  有人听清了这个曲调,出自一部内地电影,是里面一首很土气的插曲。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

  所以,妹妹是谁?大概叫恒生指数。应该是她了,口哨一直吹,恒生妹妹就那么,一直往前走着,数字不断跃进。

  大部分人苦笑,是因为会有点尴尬,毕竟互相私底下或明面上,都曾经拿这个傻爱国,当过笑话,而如今谁是笑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总的来说,他们还是高兴的,指数能在一片看衰中逆势上涨,股市兴旺,对于他们同样是一件好事。

  一些个资本大佬们在幕后,也在笑,1400万,在他们来说当然不算大,但是那个人很特殊,事情也很特殊,他们有些好奇,兴趣起来了,这彪悍货,到底什么背景?

  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现在就是噩梦时间了。

  他们毕业于名校,厮混在金融圈多年,趁着《大时代》的热潮而名声大噪,头上多了股神的帽子,身上多了金色光环,到哪都受人追捧,靠着一张嘴赚得盆满钵溢……

  可是现在,钱输了,脸也丢了,但是这些都还是其次……以后还怎么混,才是更大的问题。

  因为这场股市博弈,将会被长时间的记住,再以后,只要他们敢厚着脸皮再出来哔哔、分析,就会有人提醒,你曾经那样那样,被不识字的傻爱国碾得渣都不剩。

  那个傻爱国,内地大乡里,他是确实不识字吧,是真的意气用事,完全胡来吧?

  越是这样,他们的脸越疼。

  之前踩傻爱国有多狠,他们自己现在就要在土里埋多深。

  只有那些记者,他们丝毫不会因此尴尬和不好意思,因为事件更劲爆了,更有趣了,他们跑来找傻爱国……对了,现在还叫他傻爱国吗?

  这一天收盘,恒生指数反弹突破7100点,日涨幅超300点,日交易额暴涨。

  这个数字对比两千年后那些被港股铭记的大日子自然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此时,在这样负面信息满天的背景下,如此迅速的逆势反弹,已然足够惊人。

  现场包括私下最看好这个市场的资本大佬,事前都不敢如傻爱国乐观和笃定,也想不到,涨幅会如此之大。

  大额资金预备跟进……

  下午四点零五分,胡彪碇伸了个懒腰,轻咳一声,淡定走出交易厅。

  记者们在他身后跟着,问了一堆问题。

  对这帮货,老彪之前一句没搭理他们,直到现在,走到交易厅门口,他站下来,回头,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兄弟说了,傻爱国这个外号,你们起的很好。谢谢,我很喜欢,很乐意,所以你们还要写的话,麻烦还用它。”

  …………

  之后的两天,李超人的长实集团公布了业绩,情况超乎预料的理想,这又给港股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伴随着港城股民热情的增高,各路基金的入场,恒生指数再进一步,突破7500点,一片兴旺。

  八卦记者的特性,曾经踩你多狠,回头就敢捧你多高。

  很快,在他们的笔下,傻爱国同志已经开始神化了。

  《不识字的新股神,是鸿运丁蟹,还是方展博?》

  《傻爱国说:现在你们心里应该有点B数了吧?》

  《傻爱国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是扮猪吃老虎,还是真的只凭老子爱国?》

  《……》

  大量的报道,以虚浮无实际的论调为主,用电视剧的剧情逻辑,在往老彪身上套,但是同时,永远不能低估的,是港城八卦媒体挖掘内幕、独家的热情和能力……

  这一时期的港城金融圈,当然也有一些人实际在接触内地股市,比如沪市。

  而胡彪碇在沪市,已经是一个传说了。

  所以,没太久,终于有人成功挖掘到了一些关于老彪在沪市的事迹,开始分期,做连篇报道:

  《独家内幕:傻爱国有备而来,大乡里实为大佬》

  《傻爱国不是一个人,那他背后到底站着谁?》

  《独家揭秘:傻爱国背后的男人,他是盛海滩的股神》

  就连江澈都不得不佩服港城八卦媒体挖掘消息的能力,这篇报道的内容,几乎没有太大错漏地记录了他在沪市封神的几个事迹:

  1、一九九年五月末,沪市最火爆时间,小股神于盛海滩,铁口断一年。协同傻爱国果断离场,成功避过之后半年的颓势以及8.10事件造成的崩盘动荡。

  2、就在这个传说渐渐变淡的1992年末,股神突然归来,在短短两个月内,准确把握九二年末,九三年初短暂的牛市爆发,击破黑庄,获利不知多少。

  3、一九九三年二月中,沪市不断创造新高之际,小股神再次突然抽身离场。据悉傻爱国清仓离场当日,正是目前为止沪市历史最高点。而今沪市,已是一片惨淡。

  这就真的是神化了。

  还好,盛海滩股神身份神秘,文章只提到股神似乎十分年轻,连江澈的名字都没有打听到——毕竟在沪市,也就那几个人知道江澈的真实身份,而这些人,是一窝的。

  后续报道开始进一步浮夸,向《大时代》的电视剧风格靠拢……不着边际。

  《一个人,三天,击碎港股九位顶着股神帽子的著名分析师——问到底谁是股神?》

  《是为名还是为利?他也许只是来跟港城这些‘股神’打个招呼,说句:请摘帽子》

  《他从内地来——盛海滩股神,君临港股》

  “好厉害啊,炒股票,难学么?”曲冬儿放下看了几遍的一堆报纸,她最喜欢看别人夸哥哥了,但是开心的同时,又有些小郁闷,真的三百六十行么?要赢哥哥,好像有一点难了。

  这问题,你让江澈怎么答呢?

  他连实际操盘都还不太会啊。

  报道已经没脸再看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还在幕后藏得好好的,而老彪身上的这份名声,对他来说其实很有利,也许有一天会救他身家性命。

  江澈只想到了这些,他现在还不知道:

  这回蝴蝶翅膀扇大了,他,老彪(傻爱国),站在对立面,现在已经身败名裂的那些著名分析师们,再加上八卦媒体,四方不知不觉协同合力,已经悄然改变了一些东西。

  前世的后来,股市有一个著名的“丁蟹效应”,20年间显灵32次,所谓“丁蟹一出,股市必泄”,意指但凡有郑少秋主演的电视剧、电影播出,恒生指数就会下跌,这一现象从刚开始的调侃到后来股民不敢不信邪,信邪的多了,效应更明显。

  这一世,“丁蟹效应”一样会存在,但是多出来了一个“傻爱国效应”,用调侃的话说:傻爱国叔叔一声口哨,恒生妹妹就开始高*潮。

  于是,民众们开始议论和期待,两大效应何时对撞,分出高下。

  …………

  胡彪碇出名了,这位不识字的走私大佬,开始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一些金融圈的重要场合,但是除了保持鲜明风格,一点实际有用的话都没再说过。

  几天后的某个傍晚,老彪回来,交给江澈几份请帖,邀请这个傻爱国背后的神秘人物,参加一场私人宴会。

  “终于来了。”江澈看看请帖上的名字,欣慰地笑了笑,从他让老彪以“在港神秘爱国内地富豪”这样一个复杂形象出现在港股江湖,说那些话,他就一直在等这份邀请。

  郑书记走过来,问:“这是什么?”

  江澈微笑说:“这是真正的圈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