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七十章 黑户初体验

第二百七十章 黑户初体验

  真成黑户是不可能的。

  

  第一,江澈不信胡彪碇生死江湖那么些年的一个人,带着手下不要命的弟兄,会真的栽在一帮古惑仔手里。

  

  目前判断不了的是他的思路,说不定当时跟江澈说完后自我感觉脱身的主意不错,就真的扎海里游回去了……现在也不知道到岸没有。

  

  还有,这年头人都是往港城偷渡的,他们突然这么游回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吓边防官兵一跳。

  

  第二,至不济,等回头想办法打个电话回去,让褚涟漪通过地下钱庄转点钱过来,又或者干脆直接来一趟,只是回去,肯定是没大问题的。

  

  只不过一来一回,有点麻烦、憋屈,加丢人。

  

  眼下真正的问题是,这一天怎么过,6个人得吃饭呢,早饭就没吃饿着,还两顿没着落。总不能真的像郑书记说的,就偷几颗卷心菜,弄几根茄子,烤着吃吧?或者把双胞胎姐妹卖了。

  

  怎么赚钱,江澈重生之初,骗了家里钱,只身去盛海买认购证,落魄了好一阵子,曾经发过誓:老子再也不要缺钱了。

  

  结果现在,他又缺了,缺几十块,当然能有个一百的话,更好。

  

  小棚屋里气氛凝重……这一屋几个打款,一不小心,快要挨饿了。

  

  “要不你去帮人算命吧?拿件衣服写字,用竹竿撑起来,当旗子。”

  

  钟真的主意,她说话时特别真诚地看着江澈。

  

  算命么,江澈不会,基本术语都没学,这事钟家姐妹不知道,但郑忻峰是知道的。

  

  “那还不如让他去卖呢,我去附近大妈那里宣传宣传……”郑书记想了想说:“欸,这主意真行哈,我记起来了,以前苏老师说过的,说你在港城卖,一次估计能赚好几百……你看?”

  

  江澈被哽住一下,还没出声,刚因为丢了书包内疚哭了,正红着眼的曲冬儿先抬起头,带点儿小哽咽问江澈:“哥哥,你要卖什么?”

  

  “卖什么……这个……冬儿不用知道的,反正哥哥不卖。”江澈安抚冬儿的同时,扭头瞪了郑书记一眼,这家伙竟然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

  

  “不卖……那不如,让冬儿去摆棋局?让子,赌输赢。”郑书记又出主意。

  

  想想,这主意没准还真能骗到钱,可是,冬儿擅长的是围棋,没怎么接触象棋残局,附近劳苦大众中,会围棋的估计很珍稀,而且……

  

  “棋呢?”江澈问。

  

  郑书记顿一下,“对哦,没棋。”

  

  但他毕竟满腹韬略,很快又有了新主意:“那就让有竖去胸口碎大石……然后冬儿负责讨钱。冬儿,郑叔教你啊,你就托个破碗,这样说……各位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可怜可怜我们兄妹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然后哭,不哭出声那种,眨巴眨巴直掉眼泪,泪眼汪汪看着他们……”

  

  “各位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可怜,可怜我们吧,我都,三天没吃饭了……这样吗?”冬儿认真学了一遍,仰头眨巴眨巴眼睛,掉眼泪问。

  

  这情景,明知是假的,坐对面的钟家姐妹还是禁不住“哎哟”两声心疼。

  

  江澈也是被触动到了……坚定,是清华,不是北影,他跟自己强调。

  

  “很好,就冬儿你这双大眼睛吧,不去讨饭就是浪费……咱们估计要发了。”郑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夸冬儿两句,然后准备拍板,就这么办了。

  

  “没出息。就会说别人,那你呢?你就不想想自己有什么本事,怎么赚钱?”钟家姐妹现在和郑书记是互相敌视,互怼的状态,这句是钟茵怼的。

  

  “他才没本事,就会支使别人。”姐姐钟真跟着鄙视了一句。

  

  郑书记扭头看看姐妹俩,淡淡一笑,“我能把你们俩卖出去,信不信?”

  

  姐妹俩一下蔫了。

  

  正说着,陈有竖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走到江澈身边,小声说:“澈哥,那边有个装卸货的活儿,我问了一下,拿算筹计的,可以半天一结,就是工头要收两成。”

  

  这话有点绕。

  

  郑书记一句话归纳:“扛大包啊?”

  

  陈有竖尴尬一下,点头,把自己的一件灰衬衫撕了,当作毛巾挂肩上。“拿它挡下脸”,他说,“我跟河源两个刚开始出来,其实什么活都干过,我去,应该就够吃饭了,澈哥你们就别……”

  

  陈有竖跟在江澈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正好目睹了他一年多来风生水起的过程,一路过来,所看到的都是江澈的风光无限和算无遗策,结果这次来港,栽跟头也就算了,现在还要他去扛大包填肚子么?

  

  老实说,陈有竖觉得这事有点严重,回去得被褚涟漪骂死。

  

  结果,江澈本人丝毫没纠结地就站了起来,笑着说:“也撕一块给我吧,有门路就是好事,男人卖力气填肚子,自古如此,没什么的。”

  

  他伸手,陈有竖犹豫一下,欲言又止……但看看江澈的眼神,还是撕了一条“毛巾”给他。

  

  “唉……”另一边,郑书记突然长叹一口气,苦笑说,“想我当初为了谢雨芬,毕业要留在临州,就说过哪怕去扛大包都行……果然,话不能乱说。”

  

  “都是报应啊!”他也伸手,说:“也给我撕一条吧,咱的偷渡客生涯,这就开始了。”

  

  …………

  

  在扛包的人有二十多个。

  

  货是什么,什么来路,统统不知道,反正挺沉,从船上扛下来,过海滩,送到停在路边的大货车上,拿一根筹,算五毛钱,工头去拿两成,剩四毛。

  

  其实港城这时候的工资水平已经不低了,但是在场干活的都是黑户,正规工作不可能找到,自然也没资格去要求太多。

  

  曲冬儿和钟家姐妹躲在一块沙滩石后面,一个找到角度,来回都能看见一眼的位置。男人们都出来了,江澈不放心把她们仨留在棚屋。

  

  一怕有坏人,或钟家人找来。

  

  二怕钟家姐妹被郑书记传染,心一横把冬儿卖了跑路。

  

  “哇,有竖哥哥力气好大啊,一次扛两包。”

  

  “哇,哥哥也厉害,哥哥走得快。”

  

  “哇……终于看见郑总叔叔又走过来一次了。”

  

  面前三个小石包,曲冬儿在拿小石子给三人计数呢,毕竟打小见惯了爸妈干农活,倒是不可能觉得扛包这事有多悲惨。

  

  只是她心里其实藏着一个秘密呢,打算到晚上很晚才跟哥哥说。

  

  “扶,扶一下。”江澈空手回头的时候,郑书记整个肩背都已经大幅度倾斜了,连忙向江澈求救。

  

  江澈替他托了下,同时用毛巾擦了把汗,说:“现在还觉得如果咱们是刚游过来的偷渡客,挺带劲吗?还想打仗呢,跟你说就你这样的,上战场听到枪声就得尿裤子。”

  

  “呸。”郑书记不服气呸了一声,恰好看见陈有竖也走过来,说:“你们俩也太拼了,就吃两顿饭的事,用不了那么多的,都缓着点来。”

  

  江澈看看他,笑着说:“今天是冬儿生日啊。咱仨怎么说也得扛个小蛋糕出来吧?”

  

  “啊?”

  

  “啊什么啊,褚姐来之前特意叮嘱过我的,本来还想着说不定能拿到钱回去过呢。或在这边,也得好好庆祝下。”江澈苦笑一下说:“想不到赶在这么落魄一个时候了。”

  

  郑书记现在终于知道前些天,江澈当时为什么突然急着脱身了,还说是因为不能点菜,原来他想点的,是生日蛋糕。

  

  “冬儿也是,都不说。”郑书记嘀咕一句说。

  

  “那是冬儿懂事,怕咱们为难呢。”陈有竖说了一句,快步向前走去,一次两包,其实他也累得脚下发虚。

  

  “行,冬儿,郑总叔叔给你扛个大蛋糕。”郑忻峰咬紧牙根,一挺身,努力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脸上滚下来。

  

  这是一副“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