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彪的理解力天下第一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彪的理解力天下第一

  临近城郊,房子变矮,人声变稀疏,自行车的铃铛声取代了汽车喇叭,“当当当”近来,远去。

  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从路边灯光昏黄的小屋窗口透出来,但灶台多数就在门前路边上,油锅里下了大白菜,“嗞啦”一声……

  菜梆子水分大,油星子遇水四溅,啪啪在响。做菜的女人们人往后仰,一边翻炒,一边扭头招呼孩子回家吃饭。

  女人们的口音各异,但是有一点一样,嗓门都很大,气势也很足。

  路边玩耍的孩子里有的老实,一听赶紧起身往家跑;也有皮厚的,装作听不见,把弹珠按原样挪到角落摆好,还挽留小伙伴说:“怕啥,先把这盘玩完。”

  还有几个眼尖的,正站路边上,眼巴巴看着谢兴车上,塑料布罩着的麻花,酥饼。扭头看娘,娘不理。

  水泥路面变得有些狭窄和坑洼。

  还好推车货物卖掉了不少,并不重,谢兴在前头拉着,后头江澈和嫂子一人搭了一只手,遇着坡、坎,就帮忙推一把。

  除了刚开始碰面的几句寒暄、尬聊,谢兴就这么一路躬身探头拉着车,一直没回头,也没怎么说话。他身上的衣服还是之前留下来的,质地和款式都不差,但是不知那里碰着了,这里一道灰,那里一道黑。

  江澈默默跟着走。

  他见过一个朴实又有点小聪明的推销员谢兴,还有几分仗义。第二次找他买认购证的时候临近截止,销售大热,情况很急,江澈打电话求人,第一句称呼“谢经理”,第二句改称“谢大哥”,就是因为谢兴在电话那头毫不犹豫的仗义。

  他也见过一个暴富后膨胀、迷失,被吹捧得渐不自知的谢兴。

  现在,他又见到了第三个谢兴,起伏过后正在人生谷底的他。

  就这么走了一阵,一路努力找话跟江澈聊的嫂子突然跺一下脚,撒手快赶几步,走到谢兴身边,帮忙拍了拍肩膀上的土灰,顺手又把他乱翘的几丛头发压了压,小声说:

  “你有那么累啊,一路也不知道说话……要不我来拉车,你走后头跟小江边走边聊?”

  脸上还有几处淤青,结痂的伤口,谢兴抬头看妻子一眼,苦笑,心里有些无奈。

  这个媳妇啊,也不考虑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就敢开口叫江澈上家里吃饭。那个江澈啊,竟然推都不推一下,就说好。

  妻子看穿了他的心思,笑一下,说:

  “怕什么,要是会笑话咱的,咱现在也不怕多一个;要是不会的,咱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个实在朋友,多难得?”

  谢兴愣神看妻子一眼,恍惚一下。

  这话江澈也听见了。

  看来嫂子其实一点不笨,只不过她所拥有的,是另一种智慧,一种在平实生活当中,对于人和事独到的理解和解读。

  至于说先前眼皮子浅,偷卖认购证,大概因为在她的眼中,那就已经足够满足,足够维持他们那个小家过好这一生了吧。见识这东西,因人因时而异,有时候是完全没办法的。

  “小江不会的,我看得出来。”谢兴想了想,小声说。

  “我也这么觉得,从他跑过来,一打眼,一说话,我就觉出来了。”妻子开心说:“那你还尴尬什么?”

  谢兴有些汗颜,犹豫一下,小声说:“你不知道,我最浑最不知道自己的那一阵,就他劝过我。结果我没听,落到今天这样……”

  小板车后头,江澈突然开口,说:“谢哥,我吃个酥饼。”

  说完没等谢兴回话,就传来了塑料布被掀开的声音,江澈一点不见外,直接自己动手了。

  谢兴停住脚步,扭头看他,突然一下开心地笑起来,爽朗说:“爱吃你就拿,谢哥别的没有,就这个多。”

  江澈嘴里含着半个酥饼,含糊说:“一会儿还吃饭呢。”

  “哈哈。”谢家两口子都笑起来,说不清为什么,但是感觉彻底轻松了,也自在了。

  其实只要是跟江澈接触稍多的朋友,都会有这种感觉,他在平常生活中看似普通的小智慧,对他人不露痕迹的情绪照顾,问题化解,早已经大道化简,返朴归真了。

  就如峡元县长庄民裕,哪怕最恼火他的时候,也只到哭笑不得,内心依然欣赏、认可。

  就如前女友叶琼蓁,两人那样分手之后,本该尴尬甚至彼此仇视的状态,莫名就被他带得自然而舒适,除了偶尔叶姑娘气得慌。

  算算,大概只有郑书记是那个例外。他和江澈相处的人生,颠倒混乱,一错乱,接一错乱。

  …………

  房子已经没了,谢兴现在的家,就跟其他在城郊租住,打工做小生意的人一样,只一间陈旧的小屋。

  屋外装了个水龙头,立了块搓衣板,煤球炉还有余温,旁边叠着七八个蜂窝煤。

  屋里杂乱而拥挤,该是夏天用的蚊帐竟然还没拆掉,或者因为也能提供一些保暖。这同时说明他们两口子在这住了有一阵了。

  简单把几件杂物丢到角落,谢兴拉着江澈在仅有的两张凳子上坐下。

  嫂子泡了茶来,说:“一早烧的水,凉了有点泡不开。我生炉子,再烧一壶,待会儿重新泡。”

  江澈接下来说:“没事。”

  谢兴起身对妻子说:“这个放着我来吧,你抓紧去看看,现在还有没有菜可以买,买点菜,再……”

  “这会儿……”嫂子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有些为难。

  “这会儿哪还有菜买啊,再说我也饿了,等不及。”江澈在一旁一点不见外说:“我刚进来的时候看见路口有个小卖铺,要不嫂子你去买两筒面好了,咱仨吃面。”

  谢兴转头看看江澈,转回去,说:“行,既然小江兄弟说了,那就吃面。你再看看买瓶酒,买包花生米,我和江兄弟喝点。”

  他一边说,一边卷袖子,从肘弯稍往上的位置翻出一把零钱,一股脑全部递了过去。

  “行,拿你们等会儿。”

  嫂子接了钱走了。

  谢兴蹲在地上生炉子。

  江澈走近,递了根烟,笑着起了个话头说:“家里还你管钱啊?嫂子不是说她原来在厂里当会计吗?”

  谢兴尴尬笑一下说:“零钱我管,这边屋里也不敢放钱,都藏身上。”

  “高利贷欠了多少?”江澈直接问。

  “……借的时候是六万,当时我混账,差点害了你嫂子,不借不行。后来赚一些,还一些”,谢兴颓然一下,说,“现在……差不多九万。”

  他脸上还有伤,这就是高利贷,江澈岔开话题,问:“那孩子呢?”

  “放她外婆家,还上初中,现在特别懂事,也特别乖。”谢兴说得有些哽咽,说完犹豫一下,又道:“是我把她们娘俩害惨了。”

  江澈点头说:“嗯,以前都没去过家里,今天见了,嫂子人挺好的,也豁达。”

  蹲在地上的谢兴默默点一下头,跟着突然抽泣一下,无声哽咽:“对。兄弟你知道吗?其实我突然垮掉那一阵,正在跟她闹离婚……就差她签字了。”

  “那嫂子应该离。”江澈说。

  谢兴愣一下,点头,说:“是啊,换谁都得离,可她……”

  江澈说:“我的意思是按理该离。再者,高利贷这东西,一般没办法了也是这么处理,老婆离掉,房子给她,让她带孩子好好过日子。你自己好死赖活,任他们怎么来。”

  这话有点残忍,但是谢兴仍然点头,说:“对,这个后来我也提过,可是你嫂子她,死活不同意。”

  “我还不是怕你没了我想不开?”嫂子拎着东西回来,听见了,接茬笑骂一句。

  跟着站下来,又冲江澈解释说:

  “他现在看着还行吧?小江兄弟。你是没看到他那阵子的那个样子啊,都已经不像个活人了。”

  “你说我恼他恨他吗?其实都有的,但是看在眼里,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舍不得他就那样了……我生怕要是我也走了,他会不活了。”

  “怎么也是自家男人……我欣儿的爹啊。”

  就是这么几句朴实的话,朴实的道理,当场两个男人听着,一下都有些愣神,接不上来。

  “好了,这里交给我,你进去和小江兄弟先喝着,聊着。”

  嫂子拉起谢兴,推他进屋。

  两个人倒了酒,就着花生米边吃边聊。

  “其实当时要是按我自己的路子来,最多也就认购证和前期赚的钱都赔光,不至于到这样……后来玩大了。”谢兴喝了口酒,感慨说。

  “跟那些人合伙做庄了?”江澈问。

  谢兴点头,苦笑说:“对,心大了,想做庄,结果资金不够,被套在高位,没撑住。”

  他把整个过程大概讲了一遍。

  江澈脑海中很快整理出来:大概不是资金的问题,谢兴很可能被坑了。

  因为这样的运作手法搁现在新鲜,放在几年十几年之后,几乎人尽皆知——谢兴和其中一部分合伙人自以为也是庄家,但事实上,他们也是散户,大一点的散户。

  只是心里的推断,江澈没有说破。

  当晚,江澈吃过晚饭后没做什么,也没提什么,就离开了谢兴家。

  …………

  胡彪碇在他给江澈订的房间门口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小股神说好今天到的,这都夜里八点多快九点了,还没来……老彪很担心,很着急。

  手里的股票倒是真的几乎都涨了,整个沪市都在暴涨——小股神再次铁口神断,带着胡彪碇又大赚一笔。

  可问题,股票还在手上拿着呢,原来小股神说是年前就要抽身的,年前,他突然又说不急,先过年。后来年也过完了,他还没说抛,甚至压根没联系老彪,老彪心里直发慌……倒不是担心小股神判断错误,而是怕他万一突然在哪挂了,那可怎么办?

  等啊,等啊,还好小股神没挂,而且终于说要来了……那肯定就是要有动作了,老彪又变得很激动。

  电梯响,江澈的身影终于出现,背着包走出来。

  老彪热泪盈眶迎上去,“小股神,不,江兄弟吃饭了吗?”

  “吃了”,江澈边走边说,“屋里聊。”

  “啊……好。”胡彪碇心说你吃了可是我没吃啊,一直在等你呢,也不敢先偷吃点,就怕陪你吃饭的时候太饱,吃不下,被你发现我自己先吃了……

  但是他嘴上没敢说。

  两人进屋后,江澈烧了水,泡茶,坐下来。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问。

  终于等到正题,小股神就是稳啊,自己都不用看的,胡彪碇激动说:“涨了,差不多都涨了,我让人算了算,咱们投进去的四百万,现在要是全部出光,能赚两倍不止。”

  这是个没有涨停板的年代,发得快,死得也快。

  恍恍惚惚就赚了这么多钱,江澈有点小激动,但是小股神面对这种情况,应该风轻云淡才对,于是他不动声色问:“爱使股份呢?”

  江澈最关心就是这个,毕竟这是他钦点的唯一一支股票,其他都是说了个大势就让老彪去蒙的,而且,这支股票他和老彪在实际上已经控股了。

  现在的情况,他们分两个账户,分别持有爱使股份3.7%和3.9%的股份,只要两人做一个股份转让,或者联手成立一个公司,就可以发公告宣布控股。

  当然,江澈暂时不会这么做。

  “也涨了……就是,涨得不太多。”老彪个混蛋,太耿直了。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江澈平静应了声:“嗯。”

  妈拉个巴子,看来还没有想做庄的过来玩啊,江澈心里有些郁闷地想着,实在不行,要不要主动诱惑一两个“无良”庄家过来宰一下?

  想到这里,心头猛地一个警醒:年初五那天跟自己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江澈。身为一个重生者,先知,要高大上啊……你看你每天都在想什么?

  江澈不说话,皱眉思索,表情变化。

  胡彪碇小心翼翼问:“江兄弟,那个,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抛啊?”

  江澈扭头看他一眼。

  胡彪碇决定坦白从宽。

  “另外我有件事要跟你交代,那个,有几个我们那边现在跟我的兄弟,他们也跟着买了一些……”说到这,看一眼江澈的神情,胡彪碇有点慌,努力解释说:“我没跟他们说,是他们自己跑来,看见我买,就非跟着买。那什么,他们不是以为我是渔村……股神嘛。”

  说到最后,老彪尴尬笑一笑。

  渔村股神?好吧。事情没大关系,江澈也忍不住笑一下,说:

  “爱使股份继续拿着。其他,从明早开始抛。跟着市场起伏慢慢抛,不要着急。”

  他担心老彪一激动,抛得太猛,还没出完货就给接盘的给吓着了。

  这话说得不够具体,胡彪碇拿不准江澈的意思,为难问:“慢慢抛……那是分多久啊?”

  江澈想了想,说:“我会在盛海呆几天,只要我还在,你就可以慢慢来。明天开始,我也会跟你一起去交易所看看。”

  一句很普通的话,江澈其实是因为没把握,想着边看边卖边学。

  但老彪一听,顿时震撼:小股神这意思,他哪天离开盛海,哪天就会开始暴跌!

  竟然铁口神断到这个地步?!!!

  江澈哪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发愣,拍一下肩膀道:“对了,接下来两三天,我想跟你借个人用。”

  胡彪碇回过神来,隐约听到小股神说他要借个人用……

  “有,我一早准备了,中专毕业,漂亮,雏,两个。江兄弟放心,我连一个指头都没碰过她们,一直就在等你开口。”

  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自从最初那次送妞不成,老彪回去跟同道中人讨论了许久,最后得出结论:小股神要求高。

  所以,他这回用心准备了,半买半胁迫。

  “……”江澈知道他的来路,努力控制住自己那颗骚动的心,说:“不是,我的意思,是让你派个小弟,没事帮我去火车站看着一个摊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