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二百一十章 前世今生

第二百一十章 前世今生

  周映要离开茶寮了,跟江澈说完话,壮起胆子默默在他身边坐下来。

  江澈知道,她其实害怕了,所以想呆在他身边找一点勇气。

  小丫头虽然个子长得高,但是毕竟过年才十四。一个十四岁的山村姑娘即将独自远行。她懂的还很少,前路充满了未知、迷茫和恐惧。

  但是当有别的孩子说:“周映,要不你就别走了吧?反正茶寮现在可好了。”

  她摇头,不带一丝犹豫。她还是要去,并且会一往无前。

  酒席热闹的吵吵嚷嚷中,周映偷偷告诉江澈,她经常做一个梦,梦里面有一块金灿灿的奖牌,江老师会坐在看台上,看着她比赛。

  她会跳很高,超手扣杀拿下最后一分。观众在欢呼,她上领奖台了,看着升国旗了。她把奖牌挂在江澈脖子上,等老师带她回茶寮。

  她说她要去实现这个梦。

  江澈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周映给他挂奖牌,弯腰说:“老师,你不用低头。”而他得拼命仰着头,才能跟她说:“走,我们回茶寮。”

  江澈给了周映一条当初从临州带来的编织手串,教她怎么系在手腕上。

  周映记清楚,把手串收起来、放好。

  她被羡慕坏了,有些黝黑的满是英气的脸上,露出开心但是又慌张的笑容。

  其他孩子会留下,直到长大,他们也围着江澈“敬酒”,问他们眼中无所不知的江老师,他们的未来会怎样。

  江澈摇头说那我可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因为这一世,一切都已经变不同,除了冬儿还是会考上清华——只要她想考,或者江澈想她考。

  装了一肚子健力宝,江澈跑了一趟厕所。

  回来的时候,三墩和柳将军站在桌边等着给他敬酒,身后还跟着几十号临州来的兄弟。

  这碗酒是不能少的,江澈爽快地倒了满满一碗加热过的米酒,端起来说:“同心协力,一起把日子过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说完仰头把酒干了。

  然后,这酒就停不了了。

  江澈索性放开了喝,这个晚上,他醉了……印象中还是重生以来第一次彻底喝醉。

  …………

  他大概陷入了一场梦。

  梦里。

  临近十一点,四十出头的男人一身疲惫回到他位于临州某高档小区的家。脑子有点晕,他趴在门上缓了口气,换下鞋,把西装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妻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今天阿姨请假了,没做饭,我叫了外卖。”她头都没回说。

  “好的。”男人到餐厅找了一圈,走到隔断处问:“外卖放哪呢?”

  妻子说:“我没叫你的啊,我以为你自己知道路上带呢。”

  “……哦,好。”害怕争吵,所以都不计较,男人拿手机自己叫了份外卖,准备先洗个澡。

  他从电视机前走过。

  妻子皱了皱眉头,说:“对了,新车我已经看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换啊?”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过一阵吧。”

  “为什么?你上次不是说那个单子拿下来,一笔就能赚300多万么?”女人有点不高兴了,激动完双腿往沙发上一收,不依不饶地嘀咕了一句:“就知道吹。”

  自尊心被刺痛一下,男人捏了捏拳头,又松开,他太累了,累到那么害怕争吵。

  “今年生意普遍不好做,竞争也大,那个单子突然插手进来好几家广告公司……我这两天正在准备新方案,然后重新报价。车子的话,你原来那辆先开一阵吧,反正也就接孩子上下学,平常你也不出去。”

  妻子看他一眼,说:“你当是我非要新车啊?就是要接孩子,才要换车知道吗?你知道每天放学,别人停在校门口的都是什么车吗?就咱那破车,我都不好意思靠近了停。”

  男人不吭声。

  妻子似自言自语继续道:“早知道就不要插葱装象,让孩子上什么贵族学校了。”

  男人扭头看了她一眼,苦笑,然后带点玩笑的口气说:“唉,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是么?我怎么觉得自己一直就这样……是你当了老板,所以眼光高了,瞧不上吧?”妻子说到这里突然激动起来,把一个靠枕扔向男人,“姓江的,你想换人就直说,不用这样阴阳怪气的。”

  “没,我只是……”

  “你只是觉得自己发达了,觉得我废物了,那我当初辞职呆家里,还不是你说的?”女人越说越激动。

  “对不起,我错了。”

  “错了?你是不耐烦了吧?好,咱们今天就把话摊开说清楚……”

  “哪有什么需要说的啊,都说了多少次了。”男人摆手,“对不起,我很累了,我想静静。”

  女人成天上网,条件反射地反问:“静静是谁?”

  说完她自己笑了一下,似乎觉得挺有趣,但是很快又把脸板起来。

  男人趁机进了浴室,把门反锁。

  “先把话说清楚,出来……出来啊。”

  她踹了两下门,男人不理会,水声响起来。

  女人说:“好,我知道你懒得搭理我了,想换人了,行,我自觉给新人腾地方。”

  男人习惯了,所以没有太紧张,站在浴室里仰着头,任热水不断冲刷。

  那时候,他从偏远山村归来,因为被占了重新分配的名额,编制迟迟没有解决,索性就放弃了重新分配的工作,跟着义乌小商品市场的一位朋友学习做生意。

  妻子是老家的亲戚帮忙介绍的,一个乡下小学的民办女教师,不算很漂亮,但是质朴,勤恳,属于任谁看了都感觉贤妻良母的那种。

  她看男人是满意的,虽然他那时没有正式的工作,但是好看啊,而且聪明。

  男人则恰好处在一个感情上不再有追求,只渴望平淡婚姻的阶段。

  两人一拍即合,相亲见了一面,之后又见了两面,就把事情定了下来,然后匆忙结婚。

  婚后的日子平平淡淡,就像所有没有太多爱情成分的夫妻一样,偶尔也会争吵,不算多美好,但也还过得下去。

  直到后来,男人换跑道,进了广告公司,如鱼得水,而后又自己创业。赶上好时机,男人一跃成了小老板,年收入从几十万到百万,两百万……

  当时,女人正因为编制落实的事情犯愁,两人一商量,女人干脆就把她那份民办教师的工作辞了,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变化一点一点来临,直到最终变成刚刚这样。

  前几年一直忙,一直忙,而这两年,当生意越来越难做,男人突然才发现,当他回家,疲惫和压力都已经无处可说。

  他洗完澡出来,正好外面的门“砰”一声关上。

  她又开始闹了,每回都一样,收拾东西走,一定会等他出来才关门,她生怕他看不到,就是为了闹。

  没办法,男人简单套了件衣服追出去,人在寒风里瑟瑟发抖。

  一直追出小区,他才看见女人的身影正准备过马路。

  他喊:“我错了,你停下,咱们先回家,慢慢沟通。”

  女人继续噔噔噔往前走,扭头说:“你心里恨不得我走吧?别假惺惺了,我给你腾地方。”

  男人追上去。

  一辆车子开过来。

  “小心车。”

  他冲上去把她推开。

  醒来,已经是1992,19岁的他,躺在中专宿舍的床上。

  江澈没有去找她,没有任何怨恨,也没有不舍,只当此生彼此放过。

  至于孩子,确实舍不得,但是诚实地说:就算找到同一个人,在同一天同一刻XXOO,也不可能生出同一个孩子,只要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跑赢的就可能另一颗,这是科学规律,无法改变。

  重来的一世,江澈没想过结婚,他想活得洒脱自在。

  他怕了,所以他不敢靠近唐玥,所以,他选择同样成熟、冷静而孤独的褚涟漪,彼此心知肚明控制在恰当的距离,相伴走过一程,然后如果有天要分开,也可以平静分离。

  后来,他机缘巧合解开了一个前世的误会,一个前世因为坚持在茶寮等他而陷入无声世界,从此自我封闭,消失在人海的女孩,又一次来到他面前。

  是命中注定的狭路相逢,是努力过却依然无法自制的怦然心动。

  可惜,当她扭头要走,当她坐在出租车后座捂着肩膀掉眼泪,江澈连上前抱住她,留她的资格都没有。

  PS:

  今天就一章。

  一直没写前世,一是怕媳妇儿误会,二是因为读者大多年轻,大概无法理解这种彼此放过,今天还是决定写了,因为若不然很多江澈的心理没有来处。大家先喷一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