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燃烧的小火苗

第一百七十三章 燃烧的小火苗

  在江澈到来之前,两边看样子已经纠缠了有一阵了,吵吵嚷嚷,互不相让,但是没个结果。

  直到他出现,场面才安静下来。

  “你说爬了就爬了啊?反正我眼睛看见的时候,你们打起来是在墙外。”朱二炮指了指身边三个一身伤残的,再看看完好无损的赵三墩,顿一下。

  又扭头看一眼自己身后已经聚集起来的接近五十号人,才强提一口气,继续说:“我这好心帮忙修路,你们茶寮想干嘛?欺负到我朱二炮头上?!”

  路已经差不多要修好了,五里多地,出钱出人出力,这条机耕路的每一厘米,都藏着朱二炮和朱乡长深深的痛和恨。

  偏偏他们得憋着。

  所以如果能逮着机会,朱二炮很乐意跟茶寮村干上一仗,把这口恶气出了。以他这个社会人的身份,抛开修路的事,就说成是纯粹一时冲动造成的冲突,就算事情摆到市长面前,他也说得过去。

  甚至还能抱几声委屈,骂茶寮人是白眼狼。

  眼下这个机会终于来了,他并不怕得罪赵三墩背后捐款那俩老板,要是能连带着把茶寮希望小学的事搅黄了,朱二炮心里会更舒坦。

  茶寮的男人基本都站了出来,但是这其实不是冲突的时候,也不值当,朱乡长马上就要进去了,朱二炮指定跟着倒霉——完全没必要。

  朱二炮在拱茶寮人动手,他手下人都是准备好的。

  但是赵三墩记得褚涟漪的交待呢,过来不能直接表露江澈的身份,更不能给他添麻烦,既然这样,他就不能拖上茶寮村。

  “这事跟茶寮村无关,我又不是这村子的人。”赵三墩不习惯解释和争辩,回头说:“你们帮我护着我褚姐,这事我自己来。”

  这句既是因为不放心对茶寮村民说的,更是对江澈说的。

  转回头,赵三墩说:“来。”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盯准了挑事的朱二炮,眼神一丝不动摇,袖子里刀往下滑……

  这就是赵三墩的江湖。

  村民们努力按捺着,都在等江澈的意思,在他们而言,现在基本什么事,都是江澈一句话的事。

  有点麻烦,现在的情况,除了不可能让三墩一个人,江澈还不能村民大规模卷入冲突,以免不慎造成伤亡,尤其对朱家这俩兄弟,一点都不值当。

  江澈往前站,刚准备开口。

  对面朱二炮抢先说话了。

  “这事没这么容易,我好心帮忙修路,结果我的人却在你们茶寮村挨打……这事你们死活要给我朱二炮一个交代,别以为推一个人出来顶就没事了。”

  这话说得强词夺理。

  朱二炮一来还是想把矛头对准茶寮,除了出气,说不定还能弄点好处回去。

  二来,他心里有点慌,明明就只一个人向他走来,明明身后就四十多人站着,但是被赵三墩的眼神盯着,朱二炮莫名有种被狼盯上的感觉,他觉得大概在赵三墩倒下之前……自己很可能先倒下。

  “那你想怎么样?”江澈问。

  朱二炮一见江澈就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这个小白脸,他和堂哥也不至于帮忙修这五里路。

  “伤药费,三个人一人五千,加起来一万五。”朱二炮指了一下赵三墩说:“再把这个人绑出来……要不这路,我们修的,我们砸了。”

  江澈刚想回话。

  “你敢动他试试!”

  声音传来有点远,柳将军一路跑过来,身后跟了五十多条汉子。

  她人在县城,现在家也住县城,但是本身是下湾乡出去的,亲戚都在这边村里。

  将军这是要为了赵三墩硬刚乡霸啊!

  赵三墩慌了,他刚刚一个人冲着四五十号人走过去都不慌,这下完全慌了,扭头看江澈,眼神里尽是迷惘和无措。

  他要被女寨主带人保护了,护完怎么办,他可是赵三墩啊!

  “柳将军?”朱二炮愣一下,脸色有点僵硬说:“哪冒出来的你?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柳将军带人站下,后头十来个拿着杀猪刀的。

  “这事茶寮不掺乎,你别想趁机挑事。”柳将军当然不笨,人高中毕业,还是教育局干事,只是粗犷了点而已,现在为了某个人担心,细心起来不难想透其中问题。

  “那这个外地人又关你什么事?”朱二炮指着赵三墩问。

  “他……”柳将军当着身后一众自家亲戚的面,难得地害羞了一下,真的就一下,一下之后,她抬头说:“他是我的人。”

  “哇……”村里小朋友们带头起哄。

  事情突然就变成这样,赵三墩却连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他是江湖人,别人跟他讲义气,出事立即带着人来帮忙开片,他能给拆台吗?

  不能,三墩只能无助地看着江澈,他已经快哭了。

  江澈没顾上回应他,顾自有些担心地扭头问老村长,这事会不会给柳将军造成什么问题。

  老村长小声说:“放心,柳家有个大伯当兵出身,在市里公安局,一般来说,朱二炮和他哥不敢惹到她头上。”

  这样江澈就安心了,只要当场明面上朱二炮不敢动就行,至于以后,朱家这二位没什么以后了。

  扭头看一下对峙的局面,果然,柳将军身后的一众亲戚面上丝毫没有惧色,他们甚至有点激动……终于嫁出去了,这架打得开心。

  “你今天一定要护着他?”朱二炮面子上过不去了,“强横”地指着道。

  “不光今天,明天,后天,哪天我都护着他。”前一句已经开了头,柳将军说这句的时候再没有半分惧色。

  四周层层叠叠含笑的目光,赵三墩突然好像被追光打在小圆圈里的一头小绵羊。

  朱二炮被梗住了,心底发虚,色厉内荏道:“行,那咱们走着瞧。”

  柳将军点头说:“那就走着瞧。”

  朱二炮带人走了,剩下最后几米路,他修不修关系都不大,村民们自己垫垫就好。江澈准备明天见着庄民裕让他抓紧把朱乡长这一网起了,免得有后患。

  另一边,柳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赵三墩面前,开口说:“没事了。”

  又一阵起哄声响起。

  这回连柳将军的亲戚都加入了进来。

  赵三墩默默地站着。

  他的江湖,他的战斗,他的男儿本色,他的刀……他懵逼了。

  …………

  隔天,郑忻峰和王宏来了,上午在县里招待所住下,下午来了茶寮。

  比他们更早一步,赵三墩和褚涟漪一早就走了。

  才只昨天傍晚的事,那么轰动,正到处传着呢,结果赵三墩一大早,一声不吭就走了……

  柳将军突然成了一个笑话。

  江澈从没见过这样一个柳将军,低着头走路,走神,偶尔有人打招呼时抬起头,勉强爽朗如常,没心没肺地笑。

  也没见她恼了说要去剁死三墩。

  “难过了?”江澈问。

  柳将军抬头看看他说:“关你屁事。”

  隔一下又说:“不就高点、壮点,凶了点,我人又不坏……有这么吓人吗?我都不嫌他没文化,傻头傻脑的了,就觉得还挺有趣的,也高大,也实在……他倒是别给我披衣服啊。”

  江澈笑一下说:“对的,你人好着呢,这个我们都知道的,看孩子们多喜欢你就知道了,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再好不过了。”

  柳将军说:“那有屁用。”

  “别难过了。”

  “老娘才不难过,只是没想到他赵三墩也这么孬种,真不要我,他走我面前来说一声,我还能真让人堵他?”

  “我觉得你能。”

  “……滚蛋。”

  马达的声音由远而近,“轱污,轱污,轱污……”

  一辆嘉陵摩托开进了良种场。

  “爸,咋了?”柳将军勉强镇定道。

  “咋了?”柳爸爸着急忙慌下车说:“搁一大早,来一愣小子,到咱家丢下两万块钱说他要提亲,然后慌慌张张人就走了……怎么回事?嗯?你妈和我都傻了知道吗?”

  柳将军一下懵了,怔了半晌,扭头看江澈。

  江澈点头微笑说:“是他,三墩也慌嘞,不过人就是这么耿直。”

  钱是赵三墩先跟褚涟漪借的,他本身有三万,是上次江澈帮忙从郭五手上讹来的,家里给存着,留着他娶媳妇用。

  两万彩礼,一万留着办喜酒。昨晚,赵三墩是这么说的。

  一旁的柳爸爸还没搞清楚情况,继续道:“这乡里县里,哪家彩礼有个八百一千也就顶大天了,这,这这这,两万,这是要干嘛?!”

  “不会是弄错了吧?”柳爸爸对女儿说:“你也不值这么多钱啊!又不是论分量……”

  这也就是他身份特殊,不然估计得挂。

  “叔,事是真的嘞,你们看能同意,就给他打个电话。他电话和地址留了吧?”江澈在旁提醒了一下。

  柳爸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说:“留了,我正想说呢。”

  柳将军一把把纸条抢过去,捂着。

  “傻不愣登,也不把正事办了再走。”

  …………

  另一边,庄民裕和张市长面前,一盆清水正神奇地燃烧着。

  “这就是我的水变油,你们亲眼看见了。”

  王宏站在火盆旁边,转身一指面前小平原,踌躇满志,意气风发道:

  “就这,一来很合适,二来,也是我有心为贫困地区做点贡献,只要基地建起来,我能让你们峡元县一举成为全国百强县。”

  铁盆里火在烧。

  庄民裕和张市长的心底,小火苗一样蹭蹭直冒。

  PS:

  说过很多遍了,这是一本已经跑偏的重生文,轻松愉快笑笑,偶尔温馨下,不挺好的么?有的朋友要的爱恨纠缠,起点很多书有,不差这一本。虽然我也知道那样成绩比较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