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九十四章 待揭开

第九十四章 待揭开

  “喂,呼……喂喂喂……”拍卖临近开始,台上的工作人员正在测试话筒,临时布置的会议大厅里依然有些嘈杂。

  除了江澈认识的“串标团伙”成员们外,现场还有大概几十个竞标者,他们也都拿着号码牌……

  一会儿他们中也会有人举牌,只不过是按程序走,最终每间商铺都会经过激烈或不那么激烈的“竞价”,在既定的价格,由既定的人拿下。

  牛炳礼的亲戚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此时她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板着脸不动声色,也不与人交谈。

  她应该肯定知道牛炳礼出事了,但是这种时候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

  江澈也不会,至少暂时不会。

  至于其他人,很难推断,不过他们中的多数应该是起床直奔拍卖场地,目前还不了解情况。像“蛋被钉在地里”这样一件事,如果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现在应该已经图片满天飞了,但这是1992年。

  1992年6月12日上午9时。

  因为是临州市史上第一次国营和集体商店拍卖,台上的领导正在进行着关于“南方谈话和市场经济改革”的冗长发言……

  江澈一手支在前座椅背上,托着下巴,在等待着,用几十万元去换取二十年后价值数亿的不动产。

  这个时候先行返回的陈有竖和郑忻峰刚从公交车上下来。

  鞭炮声远远近近,不时响起,人们在庆祝,哪怕事后牛炳礼依然是副厂长,他们至少觉得解气。

  一串鞭炮被丢到了两人脚边,炸开的碎屑跳到身上。

  抬头,是唐连招一伙人中那天“唾弃”江澈最凶的几个,脸上还带着挑衅和嘲讽。

  陈有竖没说话,郑忻峰在笑,又气又笑……

  “我哥们是一个月不到就赚出来的百万富翁知道吗?江百万啊,给你们机会跟还不知道珍惜……一群傻不拉几的东西。”

  后半句,他说出来了,声音不大。

  但是对面的几个人还是听到了。

  “怎么,没跟去医院继续伺候你们的牛厂长啊?”其中一个,正是那天要找江澈单挑的那个,晃着膀子挺着胸膛拱上来,“那个拍马屁的江……”

  “砰。”

  一记鞭腿直接扫在他胸口,人几乎被踢到有些离地,向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边剩下几个人一下都没回过神来,事情不管怎么样,有唐连招夹在中间,他们认为实际动手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这一点对双方都一样……

  那天江澈面对嘲讽挑衅的反应,似乎也证明了这种状态。

  结果现在,陈有竖一声不吭就这么一鞭腿直接给人轰趴下了。

  “澈哥在场的时候,他怎么处理由他决定……澈哥不在场的时候,我不想听到有人这样说他。”

  陈有竖竟然说出了一个这么长的句子,难得。

  冲突一触即发……唐连招赶到了,看这场面也有些为难。

  “再两句,一,现在就算要放鞭炮,也不该你们这些人跳出来放,听得懂吗?二,如果知道自己脑子不够,至少应该学会等等看。”

  陈有竖今天接下去应该不会再说话了,字数耗尽,CD漫长。

  为什么鞭炮不能是我们这些人放?一群人中至少有几个能懂,包括唐连招,他们这群人确实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跳出来,自身嫌疑是一,反作用是二。

  脑子不够,等等看?

  “知道了,我带人回去。”唐连招点头应下,事情离他猜测的越来越近了。

  往前继续走了一段,陈有竖竟然自己回出租屋睡觉去了,郑书记也是很郁闷,“这要是那些人追杀上来,我怎么办?”

  好歹进了学校,他才放下心来,然后,他又看见了抱着书路过的叶琼蓁……

  “得,最傻那个在这里。我哥们江澈是百万富翁知道吗?叶同学。出国?其实很轻松啦……哈哈哈哈哈。”

  总之郑书记心情十分愉快,看谁都是傻子。

  叶琼蓁被他笑得毛骨悚然。

  …………

  差不多时候,牛炳礼正躺在手术台上,有些东西补救起来大概是很难了。

  凭着仇恨和愤怒的支撑,他刚刚在手术之前还特意主动要求,配合了警方的简单询问,就连被送往手术室的途中他还在喊:

  “抓人啊,快点去抓人啊,刘嘎包,就是他。”

  负责案件的西城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几个大头头都到了。

  年轻警员陈栋和四十有余的师傅老楚正在汇报调查情况:

  “案件没有目击证人,根据牛炳礼的询问笔录,他明确表示自己是在昨晚十一点出头,即十一点到十一点十分这个时间段内,遭到了袭击,而且亲眼看见了袭击者,外号刘嘎包的原纺织二厂下岗职工。”

  局长点了点头,抬眼问:“那么刘嘎包呢,抓到了吗?”

  老楚接话:“昨晚十点半的火车,已经带着全家老少,南下深圳了。”

  几个大头头同时愣了愣,这时间,对不上啊,其中一个问道:“时间上可以确认吗?”

  “牛炳礼的表没有问题,我对过,他本人也一再强调,自己当时刚看过表,而且整个过程都没有出现过昏迷之类的状态,所以十分确定。”陈栋心说那表好贵的,想了想,与案情无关,没说出口。

  师傅老楚知道领导真正询问的重心在哪,接着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刘嘎包为人老实懦弱人尽皆知,此次因为妻子被人欺凌,或是流言吧,这个我先不定性。”

  “总之因为这件事,他昨晚最后请了亲戚、朋友、旧同事等等共计二十多人一起吃了个饭,算是绝别……这辈子不会再回临州。”

  “这顿饭从六点不到一直吃到这些人帮忙收拾好行李,流着眼泪将他们一家老小共八人送上火车,连行李都是他们帮着从窗口给递进去的。换句话说,整个过程,刘嘎包都拥有超过二十名不在场证明人。”

  领导们沉默了一下。

  其中一个问:“有没有可能是他当着这些人面上车后,又偷偷下车作案?”

  “我最初也是这个怀疑”,老楚道,“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就根据时间推算,联系了沿线的铁路派出所……他们派人上车了。”

  “结果?”

  “刘嘎包在车上,他从开始就一直在车上,跟他的家人在一起。期间因为妻子脑子错乱,一直碎碎念不停,周围有乘客找麻烦,刘嘎包还挨了几拳,孩子和老人哭成一片……所以,整个车厢的乘客,包括乘务员、乘警,都可以成为他的不在场证明人。”

  领导们:“……”

  这个时候,时间的掌控者刚在拍卖场里有条不紊地举牌,拿下了自己的第一间目标店面,价格12万5000.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