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演戏人与看戏人(求订阅!)_医学模拟器
黄瓜小说网 > 医学模拟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演戏人与看戏人(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 演戏人与看戏人(求订阅!)

  向海滨不是神经外科的研究生,平日里麻醉科主任的学生都是被科室里的研究生给围着的,虽然这个妹子对他们都是不冷不热,可向海滨自忖自己还是不太够格。

  只是上个月的后半个月,麻醉科的主任曾毅都很少去神经外科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今既然正好在骨科遇上了,神经外科的研究生他们都不在的话,那向海滨觉得,正好自己能近水楼台。

  向海滨瞅了安若几眼后,便问杨弋风:“欸,弋风哥,这个麻醉科的妹子,好像长得有点好看啊。她和她老师,经常在骨科打麻醉吗?”

  杨弋风顺着向海滨的手指方向,看向了安若,但很快便收回了眼神,说:“不认识,不太清楚。”

  杨弋风与安若接触的时间有那么几次,不过他只记得前年无聊的时候,参加全国大学生医学技能大赛的时候碰过面,也还不知道安若正是把自己成为朋友圈渣男那个女孩的闺蜜。

  说完,继续看向手机,不断地刷着作家助手的后台,看着小说的数据变化和评论这些。

  ……

  向海滨见杨弋风竟然对讨论安若都没兴趣,更觉得杨弋风这个人极为奇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杨弋风若是连这份心思都没有,那是相当可怕。

  向海滨继续看了一会儿手术台,然后才漫不经心地挪动凳子到了麻醉监控面板前的安若身边。

  先假装地从患者的头部往下看了一阵手术继续进行……

  曾毅见状,眼珠子稍稍转了一圈,便十分识趣地给安若和向海滨两个人让开了位置,走去了之前向海滨所站的手术室计时面板前,坐了下来。

  然后压低声音对杨弋风,低声道:“小杨啊,这个小伙子,是你们组刚来的新成员吧?他哪个科的?假模假式的假装正经呢。”

  曾毅对杨弋风还是颇为看重的,而且还希望和杨弋风多拉拉关系,若是能够在杨弋风待在八医院的期间,多打几台麻醉,那就再好不过了。

  杨弋风很不情愿地微微抬起头:“他叫向海滨,好像是神经外科的。具体不太清楚。”

  然后看向此刻正装作无意地和安若交谈起来,随意笑了笑,又低下头去,只觉得向海滨是自找没趣……

  麻醉监测面板前,向海滨故作意外问:“咦,安医生?”

  “真巧啊。”

  安若看了向海滨一眼,不认识!

  “嗯。你好。”本来还站着看手术的她,索性也坐了下去,然后拿出手机自顾地开始刷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要理向海滨的意思。

  向海滨碰了个软钉子,觉得有点尴尬,然后继续解释道:“我是神经外科的住培,我叫向海滨,以前看到安医生你经常和曾主任一起来我们神经外科打麻醉。”

  “所以可能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可安若仍然没抬头,只是客气地应了一声:“哦,向医生你好。”

  就没然后了。

  向海滨顿时便感觉到了自己凑上来是自找没趣,尴尬地单方面笑了笑,说:“安医生,我准备中午叫咖啡,你要顺带喝点什么么?”

  “正巧在骨科碰上了,也算是缘分了。”

  向海滨和神经外科的人都几乎打听到了安若时喜欢喝奶茶的那一类女孩子,所以有不少人试过这个套路,只是成功的几率很小,但也已经是有过邀请成功的经验了。

  “我减肥,你自己喝吧。”说完,安若便站了起来,然后又看了看麻醉监测仪的数据蛮好,转头对曾毅说:“老师,我要去下洗手间,您过来看一下吧?”

  “好!”曾毅这边也舔不动杨弋风,正好被安若解了尴尬,赶紧应声站了起来。

  向海滨这才又和曾毅换回来原本自己的位置,曾毅回到他的皮质沙发上,向海滨则是到了杨弋风的身旁。

  向海滨稍微有点尴尬地对杨弋风解释道:“这个安医生,以前经常在麻醉科那边打麻醉。”

  “嗯。”杨弋风淡淡点头,倒是比对曾毅的态度都还要稍微好一些:“安医生性子很冷的,在医院里,除了工作之外的其他方面,说话做事还很直接,你最好别触霉头的好。”

  杨弋风提醒了一下向海滨,毕竟啊,当年在全国大学生医学技能大赛上,自己那几个队员,在安若那里都吃了瘪,说他们才华、相貌、家世一样都不占。

  更别提向海滨了。

  向海滨则感慨道:“是啊,安医生的性子一直都蛮冷,我们科里,除了两个人成功请她喝过奶茶,然后被动被AA,就还没人能成功地邀请到她单独吃过饭的。”

  “而且还说,谁要是能够单独邀请到她一起吃饭,那顿饭其他人凑钱请,不要邀请人出钱的。”

  “我本来想碰一碰运气,不过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

  杨弋风直接道:“那你是有点想多了,早点放弃,其实蛮好。”

  杨弋风这是好意,免得向海滨到时候受到打击。

  向海滨则是有些纠结地看着杨弋风,心里暗说,就算是真的,你非得说出来吗?

  然后继续看向手术台上,周成在那里讲课,杜严军和张正权两个人认真地听着……

  可向海滨却一点都听不懂,只能是尴尬地看了会儿小说。

  杨弋风看着向海滨是下载的盗版TXT,便皱了皱眉头,然后转过身子,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

  第一台手术,说快不快,但也并不慢。

  大概十点二十左右,第一台由杜严军主刀的手术,便搞完了。

  结束之后,杜严军还觉得意犹未尽,“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罗云闻言,赶紧敲打杜严军:“那你还要多久?一台简单的骨折钢板内固定,两个多小时才搞定,你还觉得快?”

  这是应该的,要杜严军有自知之明,不然的话,容易飘,人飘了,整个医疗组都容易出事。

  然后开始给蔡东凡解无菌手术衣的衣领,随时准备下台。

  杜严军闻言便幽怨地看了看罗云,顿时觉得罗云简直好讨厌,这个时候迎头一棒,简直就是哔了狗。

  不过,虽然罗云打击了,但杜严军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一台II级手术,自己第二次真正出刀,便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全程,虽然也有周成在一旁教学,那也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毕竟全程都是自己在操作,周成只是教,没动一下手,罗云也没动手,自己的老师就更不用说。

  张正权是必要助手,自然不能算在帮忙里面。

  张正权一边缝合着,一边道:“周成哥,你先下台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和严军哥两个人来就好了。”

  杜严军也说:“是啊,周成哥,你也去休息吧。”

  周成这才点头道:“那行吧,记得放皮下引流条啊。”

  ……

  然后周成就往后退了几步开始解衣服下台,便听到了蔡东凡正在乐呵呵地问杨弋风:“弋风,你觉得刚刚严军主刀的这台手术,怎么样?”

  其实也就是客气地多问了一句。

  杨弋风看了一眼蔡东凡,抓了抓头道:“对于初学者而言,已经算还可以了。”

  罗云听到这个答复,心里就感慨了一下,但也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于是便看向有些尴尬的蔡东凡,说:“蔡主任,下去来一根?”

  蔡东凡便不动声色地跟着罗云走出了手术间。

  旁边,向海滨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心里惊了:我靠,这杨弋风?这么跟蔡东凡讲话?

  到底是蔡主任带组,还是你杨弋风带组?你才是主任吧,你没听出来刚刚蔡东凡只是和你客气客气么?

  杨弋风无所谓地伸了下双上臂。

  周成其实也听到了杨弋风的话,心里微微一动,倒是开始有些好奇到底杨弋风的水平,究竟如何了。

  ……

  休息室里。

  蔡东凡一脸无奈,耷拉着手,烟蒂差点灼手都没自觉,还是罗云看到了赶紧,把蔡东凡的烟蒂给拿掉了。

  然后说:“蔡主任,还在想杨弋风的事?”

  蔡东凡这才叹了一口气:“是啊,早上严骇涵说杨弋风会过来我这边的时候,还觉得心里有点舒服。”

  “但现在回看起来,严骇涵能同意杨弋风来我们组,不是没原因的,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有丁教授帮他担着,恐怕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寸步难行。”

  “恃才傲物。”蔡东凡有些心累。

  杨弋风有没有才,才华肯定是有的。

  只是这情商啊?

  罗云嘴角则是微微一翘地说:“蔡主任,其实也没必要这么多心。我算看出来了,只要我们不去招惹杨弋风,他也不会多说什么话。”

  “今早查房,杨弋风一路都只是看客。”

  “刚刚在手术室里,也就是您问了,他才随意地说了一句。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话本不该这么说的。”

  “而且,杜严军这才第二台手术,做得一般,也挺能理解的啊。”

  “毕竟天才一般眼界都会低。”

  罗云有点懂杨弋风,也有点不太懂杨弋风。

  懂是懂杨弋风可能是个天才,不知道该讲什么,不懂是不懂杨弋风到底多么天才。杨弋风在科室里从来没做手术,查房也不讲话,就只是听说厉害而已。

  蔡东凡抬了抬上眼皮:“天才?”

  接着有点好奇问:“欸,罗云,问你个事情啊。他杨弋风能天才得过你吗?”

  蔡东凡可也想起来了,自己组里这罗云,也是个天才啊。

  罗云当时便挠了挠头,有点难为情:“蔡老师,我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还提这些干嘛。”

  罗云内心里的傲气在这些年被世事磨掉一些。

  但,也不是完全消失了的,便舔了舔嘴唇道:“不过就是年少轻狂不懂事而已。”

  “我当初还骂回去过两个进修的副教授。”

  “现在回想起来这事,还觉得当年自己太!”

  蔡东凡小眼睛瞪直了。赶紧把屁股从凳子上挪了起来,目光复杂地看向罗云,嘴巴微张,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罗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便也连起身对吓得脸色都不太自然的蔡东凡道:“蔡主任,我现在就是你手底下的一个兵,你指哪我打哪。”

  蔡东凡抬起手,指了指罗云,然后又放下来了。

  良久,蔡东凡才苦笑得耸起肩膀来,深吸一口气后,问道:“那两个副教授哪里的?后面还是稍微注意点好。”

  罗云则是无辜地看向蔡东凡问:“什么副教授?”

  “蔡主任,你要升副教授了吗?”

  蔡东凡:“……”

  ……

  罗云先离开休息室上来后,便先找到了周成,说:“周成,因为现在麻醉科找了我们骨科的大主任曾异主任说了,现在每天能安排的教学手术有且只能有一台。”

  “所以后面两台手术,你来主刀吧。你的手术速度不慢,虽然也是规培,但曾主任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罗云嘴里说了两个曾主任,虽然有点绕口,但周成也听明白了。

  便点头道:“罗老师,这样安排可以是可以,弋风哥他来我们组,不需要给他点上手的机会么?”

  周成也不知道杨弋风为何来自己组,只是希望,蔡东凡能够让杨弋风上几台手术,去看看他是什么水平。

  罗云马上回道:“杨弋风他来我们组,是他自己单方面选的。我与蔡主任都没和他说过什么,他如果想主刀的话,会同我们讲明白的。”

  “严主任那边,都没能让杨弋风上过台,我们也不好主动提。”

  “不过我估计,他来我们这里,和你有一定关系。”

  “丁教授虽然已经答应了蔡主任破格授予你III级手术,但肯定也是要考量你一二的。他自己没这么多时间来看,杨弋风又正好到我们科,估计是想让杨弋风替他把把关。”

  “你可要好好表现,可千万别中途出了什么岔子。”

  周成点了点头保证:“好的,罗老师,一定不敢辜负你和蔡老师的期待。”

  说完,周成又问:“罗老师,那你III级手术授权的事情?”

  周成是好意,可罗云却听得眉头一挑。

  道:“昂?怎么?这才刚得到II级手术授权,就看不起你罗老师我了啊?是不是觉得我都没有得到丁教授的安排?你就在我面前开始跳皮?”

  周成赶忙摇头,真诚地压低声音回:“罗老师,我真没这个意思!”

  “只是这种事,我觉得还是不要当着外人太过招摇得好。要不再缓几日吧,今天后面的两台手术您先主刀,我后面再找机会也是一样的。”

  周成这话是帮忙罗云来考虑的。

  罗云虽然在科室里遮遮掩掩地已经开始着手了III级手术,但总归是没能光明正大。

  而杨弋风的老师既然能够安排自己III级手术的事情,说不得也愿意为罗云破格一下,这么一来,大家共同进步,面子上也都过得去。

  周成可不敢看不起罗云或者觉得罗云就可以是他拿捏的,周成可记得清楚,之前湘南大学附属医院关节外科的左葫教授看到罗云之后的那一幕。

  哪里敢调皮?

  罗云翻了翻白眼:“我的事情啊,还轮不到你来操心。面子这个东西不提本身就不值钱,就算是值钱,也是要自己挣,而不是靠别人给。”

  “你就好好准备一下接下来的两台手术吧,别到时候在杨弋风面前贻笑大方了才好。”

  周成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之前,周成主刀,都只是被上级看在眼中,被上级评估,那即便是有了些瑕疵,周成也觉得能接受。而且他的技能都是完美等级,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这是第一次,自己的手术轮到了一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的,水平很高的人来进行客观评估。

  周成自然觉得自己是要好好地打磨一下后面两台手术的手术过程了,可千万不能露出什么破绽给他看出来才好!

  ……

  罗云与周成说定情况后,周成就把他下面两台手术要主刀的事情转诉给了张正权和杜严军。

  张正权和杜严军一听周成要主刀,顿时兴趣来得极浓。

  周成去阅片器前阅片的时候,张正权碰了碰杜严军的手臂,眼睛扫着杨弋风,压低声音说:“严军哥,这个弋风,看起来虽然有点二五八万的。”

  “但眼睛是真的毒啊,一进来就对蔡主任说,让周成来教学我们还更好点。搞得气氛有点尴尬。”

  “但你刚刚那台手术,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周成哥给我们教学的时候,不管是原理清晰,思路清晰,也没有很多云里雾里的地方。”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周成哥很厉害,没跟我说过呀?”

  张正权是在和杜严军开玩笑,因为杜严军入科之后,跟着周成值班了一年,所以他觉得,杜严军肯定是早就知道这个情况的。

  所以才在单独能值班之后,仍然跟着周成值班的时候混。

  杜严军其实内心苦涩,他是真不知道周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可,自己之前的表现,也让自己没法解释得清楚。

  而且,就算自己早就知情,那也是自己不耻下问,豁得出去面子。

  便嘴角轻笑,回道:“权哥,你还需要认真学医吗?”

  “吃利息的利息就够了。”

  张正权那日被杨弋风叫去医生休息室单独聊天的时候,杜严军中途闯进,可实打实地听清楚了杜严军‘刺激’杨弋风的一幕。

  所以啊,杜严军也明白得很,杨弋风来了自己组后,可TM‘老实’呢。

  能不老实嘛,杨弋风可谓得意的写作上的成就,麻蛋一年就只是张正权零花钱的利息的——

  利息……

  杨弋风这还敢跳起来?

  张正权顿时翻了翻白眼,认真解释说:“严军哥,你提这个干嘛?我那些吹牛逼的话是说给别人听的。”

  杜严军则无辜地压低声音:“权哥,可你不是吹牛逼啊。你上次的那块手表,也真的是七位数啊。”

  张正权这解释不清楚了,也懒得解释了,便说:“反正就这么讲吧,我对钱不感兴趣。”

  “这件事你别告诉周成哥,咱们还以前那么相处吧。”

  “欸,听你的,权哥。”杜严军对张正权恭敬有加,一副以张正权马首是瞻的神色。

  张正权:“……”

  早知道,还继续装一阵子多好?

  这不,为了搞下杨弋风这个逼,还把组内兄弟的关系给疏远了。

  张正权斜眼瞥了一眼杨弋风,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杨弋风看到张正权正盯着他,稍稍偏过了身子去,有点儿怵张正权这个逗比,惹不起,但躲得起。

  ……

  张正权很快就出门去洗手了,就看到蔡东凡和罗云两个人也在洗手。

  张正权热情地给蔡东凡和罗云打了招呼:“蔡老师,罗老师。”

  蔡东凡顿时神色一皱地问:“杜严军呢?他不洗手上台?搞什么呢?”

  罗云顿时翻了翻白眼。

  好家伙嘛,蔡老师,你前几天才教育我,要一视同仁来着,现在你倒是先又为杜严军鸣不平起来了?

  无利不起早,说的就是你啊。

  张正权顿时有点尴尬,回说:“蔡老师,严军哥他说他这一台手术跟着杨弋风师兄一起在台下看。”

  也是有点儿无辜,但也能理解蔡东凡觉得杜严军与他蔡东凡更加亲近的心情。

  张正权如此一说,倒是让蔡东凡不好再讲什么了,然后三人一起洗完手,先后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周成在忙着消毒,杜严军戴着无菌手套在抬脚。

  杨弋风则是把手机收进了口袋,很认真地观摩着周成的每一步动作,面无表情,仿若一个非常无情的评分机器。

  而在一边,神经外科来的向海滨,则是无聊地打量着安若妹子那边,只觉得这个美女很好看。正想着该怎么样才可以与她一起去吃饭,让两人的关系再稍稍进展那么一丢丢。

  但心里一直都还没什么比较好的办法。

  安若连往这边投来目光的心思都没有,要么是盯着麻醉仪的监护屏幕,要么就是自顾自地低头玩手机。

  不过,当手术正式开始之后。

  安若才抬头看了手术台上一眼,看到是周成主刀之后,马上体内的肾上腺素就开始分泌起来,竟有些兴奋了。

  恶魔主刀=早下班!

  手术台次并不多。

  安若的眼神一亮,立刻坐直了背,注意着手术的进程起来。

  安若的这些变化,立刻是让一直关注着他的向海滨注意到了,顿时他心里稍微一慌,这妹子刚刚这神色是?

  兴奋?

  她这个冰山?

  还会兴奋的吗?

  因为谁呢?

  然后向海滨就看到了手术台上,自己也立马稍微有点傻了——

  好家伙啊,手术台上,蔡东凡,这个带组的主任站在了一助助手位。

  而主刀位,并不是罗云这个主治,也不是上一台那样,是蔡东凡主任的学生杜严军,而是周成!

  罗云二助,张正权三助,杜严军都没上台。

  ???

  蔡东凡,不带自己学生,带一个住培医生?

  凭啥啊?

  而且,安若也因为周成这一次成了主刀位,这么兴奋。

  莫非,是周成的来头很大?

  看着周成一边开始问了洗手护士要来了大刀片后,就干净利落地主刀了起来。

  然后安若妹子兴奋地偷偷拍了拍手,嘴巴还张合了两次,通过唇语看得出来是说——

  好棒好棒。

  向海滨顿时内心深处感觉被挖走了一块,仿佛是什么东西被人抢了,堵堵的,颇为郁闷。

  安若,她?

  怎么能对神经外科的很多研究生都爱答不理,然后喜欢上骨科的一个小规培呢?

  向海滨不太懂,想问下杨弋风,却发现,杨弋风此刻完全没有看美女的意思,而是站起来,逐步走向了手术台,也再没有之前,第一台手术的时候,杨弋风对他说话时的那种轻蔑和无视!

  旁边的杜严军,也是早早地就走到了手术台旁,认真地观摩起手术来。

  向海滨懵逼了!

  都啥情况啊。

  你不刚刚还说手术太简单了,没意思吗?坐在这里玩手机,头都懒得撇一下。

  现在?

  换成周成主刀了,你亲自站起身来,去到手术台边看。

  根据公式——

  张正权舔周成!

  杨弋风先看不起张正权和杜严军!

  开始就舔周成,舔罗云。

  现在,还亲自去身边舔……

  蔡东凡和罗云也愿意给周成让路。

  这周成到底啥来头啊?

  然后?

  向海滨又看向了安若。

  安若却是看到了杨弋风走向手术台边后,马上转过头去,似乎觉得杨弋风的靠近,十分扫兴。

  低头玩手机去了。

  向海滨又觉得这个世界开始把他整得不会了。

  哦,安若她。

  连湘南大学附属医院的八年制本硕博连读的看不上,甚至是厌恶,对周成示好?

  再来个公式就是。

  杨弋风看不起张正权和杜严军。

  安若看不起杨弋风。

  喜欢周成……

  周成这个逼?

  向海滨的心思还在极为活跃的时候,就只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巡回老师,哦,燕姐,推下C臂机。我们把节奏稍微放慢点,还是看一下金手指就在股骨里才好。”周成如此对刘燕说。

  刘燕的眼睛顿时愕然了一下,踮起脚尖往手术台上看了看:“你把金手指都放进去了啊?”

  “嗯!”周成点头,然后一边用小布单把手术切口盖住,一边开始收拾手术器械。

  张正权和蔡东凡等人则是听到了周成话后,陆续离开手术间。

  杜严军走过手术室计时面板的时候,还看到向海滨在发愣,便走过去,拍了拍向海滨:“海滨哥,C臂透视了,有射线,出去吧。”

  向海滨仍看着偷偷拍着手掌而高兴往隔离间小碎步跑的安若。

  惊了一下:“啊?”

  杜严军叫了向海滨就走远了,听到向海滨还啊。

  忙抿了抿说:“骨科的手术要术中透视,要去隔离间避一避射线。”

  向海滨忙点头,带着一肚子的迷惑往隔离间去了。

  这一屋子人,TM全都是演员吧?

  可是,手术室,能存在演员么?

  ……

  透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蔡东凡和罗云等人只是看了看金手指穿过了骨折断端,并且金手指还在骨髓腔里面,便随同主刀周成一起来到了手术室。

  刘燕要推C臂机,进手术间时首当其冲,目的就是先为周成等人开辟好可操作的手术台。

  然后才是周成等人。

  后面,表情兴奋的安若则是笑着对自己老师说:“老师,今天的手术,应该进程不会太慢哟。”

  语气里没有藏匿兴奋,曾毅便感慨说:“应该不会慢。”

  说实话,不止是安若,就连他,也是被严骇涵他们安排的教学手术给搞烦了,这才有了和临床科室的沟通。

  教学手术能搞,要鼓励搞。

  但不能瞎搞,拉手术室的麻醉医生和护士一起陪葬啊。

  一天一台,不能再多了,耽误下班的时间。

  要精准地搞。

  但曾异很能藏住自己的情绪,便打趣安若:“现在觉得骨科有点好了?尝到了早下班的甜头了?”

  安若嘻嘻一笑,并没有反驳曾毅。

  进到了手术室后,安若才对自己老师说:“老师,我新加大了书房,里面有好多书等着我的临幸,只觉得时间太少。”

  语气里满是兴奋,而且还卖乖:“我也买了神经阻滞麻醉的教学课程,很快应该就要再劳烦老师您费心教我呢。”

  曾毅闻言,顿时翻了翻白眼,暗骂了一声有钱真好。

  但还是敦嘱安若,语重心长道:“若若啊,其实如果你真的对医学很有兴趣,想要在麻醉科做得极好的话,这个杨弋风,你可以多向他请教请教的。”

  “没什么坏处的。”

  安若的脸色立刻变化起来,偏过头:“不去。”

  “打死不去。”态度强硬。

  曾毅也就不多劝了,自己学生什么性格,他清楚得很。

  ……

  向海滨也准备往手术室里走的时候,却发现,杨弋风赖在隔离间,望着C臂机,挪不动腿了。

  向海滨便邀请:“弋风哥,出去看手术啊?他们已经开始了。”

  杨弋风却挥了挥手,正好挡在了向海滨和他之间,头都没转向,目不转睛地在看术中的C臂透视情况,说:“你先进去吧,我再研究研究这片子。”

  向海滨一笑,嘟囔:“片子有什么好研究的,蔡主任他们都只扫了一眼。”

  “你还能看出花来?”

  杨弋风听到了,看向海滨一眼,向海滨马上溜进手术间。

  杨弋风则是低声骂一句:“无知者无畏!”

  然后继续去看C臂中透视出来,清晰度不够,但足以显示骨缘,骨折线与金手指走形平片,看着里面骨折移位,已经几乎被纠正,与术前检查的X线完全不一样的片子。

  杨弋风是百思不解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啊?周成也啥都没弄啊,他甚至连骨科牵引架都没打,好像就只是常规地包了个腿,怎么就复位成这个样子了呢?

  这样的情况,那接下来的操作,不就是照虎画猫,简单之极了?

  杨弋风继续评估着,这样的情况,接下来的手术程序该怎么走,如果自己要做的话,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十分钟后。

  只是就在杨弋风正在继续揣摩的时候。

  就看到,周成一行人又是再次走进了隔离间。

  杨弋风有些迷惑地看了罗云一眼,问道:“罗老师,你们上了扩髓之后还要透视一次吗?”

  杨弋风觉得,二十分钟内,手术就能结束了,这已经是极限。

  现在突然中途又转进来,这是干嘛?

  罗云便道:“没有,弋风,手术做完了,做一下术后的最后透视,”

  杨弋风的脚稍稍软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

  明显是被罗云的话给吓到了。

  罗云看得是有点好笑,蔡东凡此刻也是心情大好。

  可不是?

  杨弋风二五八万的,一直来就是我很强,我只是来走马观花的,这里就没啥值得他重视的。现在也能变这模样,是蔡东凡期待所见的。

  可罗云想的却不仅仅如此,心里暗道。

  怎么样?

  被吓到了吧?

  老子当着周成的面都吓得够呛,你还差了多少的火候?

  他和蔡东凡两个虽然觉得周成能够又快又好地完成手术,十分不可思议,但毕竟不是第一次发生,因此如今已然司空见惯。心里仍然有震惊和惊骇,但比杨弋风好得多。

  其他人则是扎着堆,躲着射线,拍完了术后的平片后。

  蔡东凡和周成等人就返回了手术间里,继续着剩下的收尾工作,也就是打股骨近端的固定螺钉和上股骨髁间窝的髓内钉屁股去了……

  向海滨又是看到,杨弋风此刻眉头一会儿皱起,一会儿又舒展,一会儿神色格外复杂,一会儿神色又有些兴奋,似乎很是期待。

  但又纠结错愕……

  反正心情就是颇为复杂的那种。

  向海滨顿时心里暗暗摇头。

  好嘛,这TN的,演戏还演上瘾了欸。

  其余人都走了,包括向海滨,但杨弋风,仍然留在了隔离间的C臂显示屏上,心情和表情继续波动变化着。

  一切做完,把缝合的工作交给了张正权和周成,罗云与蔡东凡就下了台。

  下台后,蔡东凡没看到杨弋风,就走向了杜严军问:“严军,海滨,弋风是走了么?”

  “怎么没看到他?”

  罗云也觉得奇怪,明明刚刚还在隔离间看到了杨弋风,突然就走了?也还觉得这手术没意思么?

  向海滨是最不懂杨弋风来龙去脉的人,则马上摇头,很自然地阴阳怪气抢答道:“没,蔡老师。”

  “还搁那隔离间杵着呢。”

  “从你们第一次照片后啊,他就没再出来过了。”

  杜严军看向海滨抢了他的话,就没说话了。

  蔡东凡和罗云两个对视了一下,赶紧走向隔离间,不过,还没踩开自动门的感应器,就看到了杨弋风门里面踩开了感应器,走了出来。

  迎面就看到了蔡东凡和罗云,神色平静说:“蔡主任,罗医生。”

  蔡东凡看杨弋风的语气和神情都没了之前的傲气,顿时觉得不太对,便有些关心问:“弋风,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如果是的话,你早点回去休息,这边我们人手还有富裕的。”

  罗云则是想开口说话的,听到蔡东凡先讲话后,就没开口了,只是嘴角蠕动了一下,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蔡主任啊,你这么说话的话。

  杨弋风可会看你笑话的啊。

  果不其然,杨弋风便主动请求道:“蔡主任,没事,下一台手术,我想观摩一下您的手术?您能亲自教学主刀一台么?”

  罗云马上伸手就要拦,可蔡东凡却一手拍在了自己的胸膛:“小杨有兴趣,我自然是肯定能主刀啊。”

  罗云在旁边欸了一下!

  杨弋风就马上眼角散发出笑意地,点头道:“那就谢谢蔡主任了。”

  明显是话里有话。

  蔡东凡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又没太听明白,只是挠了挠头,看着杨弋风明明神色还有不对劲,但马上又笑了起来。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神仙性格啊?

  罗云则是觉得,算了,拦肯定拦不住,瞒肯定也瞒不了很久。反正蔡东凡脸皮够厚,也索性早点把事情都搞明白是最好不过的了。

  罗云也是比较好奇,杨弋风最后在蔡东凡主刀完成之后,到底会说些什么。

  麻醉监护仪监控面板前,安若不屑地看着走进来的杨弋风撇了撇嘴。

  心里暗自嘀咕,瞧你那二五八样,搞得好像你有多厉害一样。

  还要求观摩手术?

  蔡东凡答应了还在笑,说话还神神叨叨的莫名其妙,没半点虚心求教的意思。

  真是有点大病。

  然后看了看手术室的计时面板,如今才十一点十分,第二台手术完成。

  今日份早下班的待遇,是铁板钉钉!

  安若顿时有点期待下一台手术赶紧到来——

  蔡东凡与罗云两个人又去休息室休息去了。

  杜严军则是帮忙周成和张正权两个人去周转病人……

  向海滨和杨弋风则是不为所动地继续坐在那里,向海滨是不知道做什么,杨弋风则是满脸的看戏表情。

  向海滨不解问杨弋风:“弋风哥,你刚刚在隔离间,待那么久干嘛啊?”

  主要也是好奇,杨弋风到底是个啥人儿。

  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怎么能这么奇葩。

  杨弋风继续笑着,高深莫测地道:“琢磨着怎么点戏,然后看一出好戏。”

  你什么玩意儿?

  全场演员,就蔡东凡和罗云两个人比较正常。

  就你一个人演戏演的最好,你还点戏,看戏……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