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念魔鬼的第二天!(第二更,求订阅!)_医学模拟器
黄瓜小说网 > 医学模拟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念魔鬼的第二天!(第二更,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想念魔鬼的第二天!(第二更,求订阅!)

  安若自然是没真的笑出来,只是心里忍不住这么想。

  之前自己的老师专门给自己解释照C臂次数的事情,就是给自己打预防针,让她放平心态,不该说的话,不该做的事情别做。

  之前差点把硬膜外麻醉的管子拔掉,就差点闹出事故来。

  手术正在进行中,麻醉医生把麻醉管子给拔了,这是绝绝对对的手术事故。不管你自己有千般理由,都是说不过去的,甚至曾毅都不知道该怎么保她。

  外科里的一个点,是肯定的。

  那就是麻醉的时间,要绝对长于手术时间,不管是麻醉单,还是麻醉记录,都要有这个事实记录。

  麻醉的监测记录,也要长于手术记录。

  现实中,也是如此做的。

  手术没完,你把手术撤了,搁这里开玩笑呢?

  因此安若耐着性子等着郑玄临等人带人做完缝合,然后才去做接送病人的事情。

  到了十二点四十分,磨磨唧唧的郑玄临等人,才缝合完,打了石膏,把病人交给安若和刘燕。

  安若则是早就等不及了,早就准备好了把病人送回病房的一切工作。

  十二点四十了,等会儿还要接送下一台病人,打麻醉。

  没空吃饭了,就算再去,也只有残羹剩菜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安若心里喃喃着。

  曾毅现在下台后,就可以去吃饭了,但她还是要跑,再打下一台的麻醉,肯定一点多了,那时候还有饭给她吃么?

  所以,在推床出去的时候,安若故意加大声音说:“燕姐,估计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没什么东西吃了,我们点个外卖吧。”

  安若和刘燕随时准备着把病人送回病房,因此她们推病人出来时,郑玄临和林霖三個人正好在手术室门口,安若这话,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刘燕就看了一眼郑玄临,点了点头,没回话。

  郑玄临脸上爬起来的笑脸,顿时一僵,稍稍有点脸黑地翻了翻白眼,觉得这麻醉科的妹子和手术室的护士真滴扫兴。

  可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家讨论的是吃饭的事情,又没开口让你请客吃饭,伱突然作出反应干嘛?

  难道非要往自己被嫌弃的那一面墙上凑?

  而且安若和刘燕说的也是事实。

  ……

  今天是周二,因为周一是罗云值了总值班,所以今天轮到了周成来值班。

  不过,周成虽然是总值班,要待在科室,但还有一个组的人陪着。

  虽然今天值班的,是严骇涵组上的庞定坤!不是杜严军或者张正权。

  但是,蔡东凡和罗云一个人都不敢走。

  要知道,今天他们可是破格给张正权和杜严军一人弄了一台二级手术,可不敢大意了。

  蔡东凡和罗云两个人一直耐着性子在主任办公室里喝茶抽烟,才一个上午,两个人就把一包烟就给干没了。

  半小时一支。

  这节奏,比往常要快了太多。

  终于,好不容易等到了饭点,罗云和蔡东凡才找到了点事情做,那就是点饭请客。

  平时不在科室,则罢了,今天既然在这里,那还是该表示一下的。

  是非常丰富的双盖码盖浇饭。

  看得出来,蔡东凡也很大方。

  而且值班的人虽然不是自己组的人,蔡东凡也还是连带着庞定坤一并点了。

  吃过饭后,蔡东凡才终于接到了手术室的电话,说是打算接他们组的第一台手术了。

  蔡东凡立刻精神一震,然后立刻吩咐罗云去通知杜严军和张正权两小只吃完饭赶紧下去候着。并且催促麻醉医生赶紧打麻醉,尽早开台。

  杜严军和张正权立刻狼吞虎咽地把菜都吃完了,就撑了,浪费的饭丢进了垃圾桶,咕噜咕噜地吞了两杯水,算是饭饱水足,匆匆忙忙地赶去了手术室。

  积极得不行。

  周成则是继续和庞定坤两个人在办公室,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庞定坤还问周成说:“小周,你不去手术室吗?”

  “你可以去的,一般的关节脱位,我自己还是能搞得定的。”庞定坤主动地解释。

  其实他现在是颇为尴尬的。

  他本来就是科室里的正式职工,而且也不是那种对关节脱位一无所知的,但是上次在急诊科做复位遇到了难复性的肩关节脱位后,严骇涵即便是再照顾他的面子,还是给他也安排了一个总值班。

  其实庞定坤觉得,若是罗云恰好跟自己一天班,倒还好,可周成?

  做他班上的总值班,这算怎么回事嘛。

  只是,庞定坤也不好多说什么,自己没解决的脱位,是周成解决的,而且罗云当时也说了,那就是难复性的关节脱位,然后被周成解决掉了。

  这就是一个事实,他得承认,所以今天这场面虽然尴尬,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认。

  不过,今天蔡东凡安排了手术,他倒是觉得不能因为自己值班的原因,把周成拖在科室。

  周成也能理解庞定坤的心思,便说:“坤哥,今天是杜严军和张正权两个的病人,我现在已经拿到了II级手术权限,就倒是不好多掺合。到时候等蔡老师和罗老师的通知吧。”

  “他们让我去,我就下去,他们如果没叫的话,我还是跟着坤哥你一起值班,收收病人这些。”

  今天是庞定坤值班,周成是总值班,但周成却是反着来的,把自己当成了值班医生,向庞定坤汇报的。收治的病人,也是给了严骇涵组,也算是给足了庞定坤这个博士和本院医师的面子。

  庞定坤便不多说什么了。

  吃完饭,罗云估计也是看出了上午周成和庞定坤两个人的角色转换,两人同一天值班会有尴尬。

  便真来叫周成了:“周成,一起下手术室去不?”

  “今天是定坤值班,基本上没你什么事。”罗云邀请。

  周成自然乐意,说:“好的,罗老师,我吃完,马上就下去。”

  蔡东凡和罗云不邀请的话,周成自然觉得他们今天是专门为张正权和杜严军两个人准备的。

  不好直接杵下去。

  罗云于是又对庞定坤笑了笑:“定坤,辛苦你多照看病房啊。”

  庞定坤也客气:“应该的,今天我值班嘛,份内之事。”

  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

  安若和刘燕两个人,从骨科二病区跑了一圈,该死不死地正好就闻到了办公室里传来的饭菜香味,肚子在咕咕作响闹翻天了。

  当时就决定,点了同样份的盖码饭,让人送到手术室的更衣室门口,打完麻醉就去拿。

  两人快步地把病人接到了手术室,然后刘燕便开始张罗手术器械的事情,安若则是马上快速地准备麻醉相关事宜。

  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两人正好一个人打完了麻醉,一个人则是把手术中要用的器械包都推到了手术室里。

  安若看到曾毅进门,仿若是看到了救星似的。

  “老师,您回来了?”安若饿了,想吃东西了,所以就很热情地叫着曾毅。

  曾毅看出来了安若的心思,赶紧说:“你们也快去吃饭吧,下面估计没什么菜了。”

  “我点了外卖!”安若马上朝着刘燕伸手,两小只快步地跑出了门,到下面,拿了饭,然后一人打了一杯热水。

  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包装袋,送一口饭进嘴巴里,肉香味在口腔内的味蕾中炸开的那一刻,觉得满足极了。

  世上唯独美食,最不可辜负啊……

  等到安若和刘燕两个人吃饱喝足,回到手术间的时候,手术已经是在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刘燕马上去帮忙,手术刚要开台的时候,巡回的事情不少,接吸引管,插电刀,调节电刀的电流,准备开刀片等等,琐碎得很……

  虽然有洗手护士的帮忙,但此刻手术医生组都已经上了台准备开始手术,洗手护士也穿了无菌手术衣,到了自己的岗位。

  在她没来之前,洗手护士上台之后,一直都是周成承担着她巡回护士的角色,帮忙做事情。

  刘燕赶紧对曾毅抱歉,接过了自己份内的活儿。

  安若则是往麻醉监护仪前一坐,然后开始打量四方,发现,周成这个以前的主角儿,今天却是没有上台的。

  只是游走在手术台的边缘,然后又穿梭于手术室计时面板、阅片器和手术台三方之间。

  安若感觉有点好笑。

  胃里面不饿之后,想法自然也会更加多些。

  就暗想,如果是他主刀的话,估计现在自己都回家去睡午觉了吧?

  可惜,他今天只是看客,一个莫名其妙的饿想法,不由自主地诱惑着安若……

  但马上,安若就甩头,把这个想法给赶走。

  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魔鬼不上台的时候,这才是正常的手术节奏,可不敢这么胡思乱想。

  ……

  手术按部就班开始,周成终于站定到了主刀的杜严军的对面,看着杜严军,有些颤颤巍巍地拿着圆刀,看向蔡东凡,等着他的细心‘投喂’!

  蔡东凡则是先用无菌镊子,在已经包好的患者的胫骨中段骨折之前,画了一条弧形的痕迹后,说:“沿着这条线切开,慢慢暴露皮肤及皮下。”

  “记得进到的角度,是垂直进刀,切开皮肤到皮下即可,然后斜行走刀,垂直出刀……”

  蔡东凡是真的颇为耐烦地看着自己的学生,把手术掰开,碾碎了进行投喂。

  这也才是正常教学手术的进程,之前他倒是也想给周成来这么一课的,也就是之前的股骨粗隆间骨折,髓内钉内固定术那次。

  可,蔡东凡只是给周成说了要他暴露,周成就二话不说的拿刀就往病人的皮肤上切了下去。

  而且还行云流水的把手术直接做到了只剩下通过定位器公式打固定刀片和螺钉这一步。

  这让蔡东凡有这个心,都没这个时间和空闲去对周成进行教学。

  周成站在一边,眨了眨眼,没多想。

  张正权也是竖起耳朵听,这蔡东凡的教学,可不只是针对杜严军一个人,他也要多看多学,找到杜严军操作中的漏洞,找到他注意的细节,自己可能注意不到的地方。

  同时开始厘清自己假如要做手术的话,自己的手术思路是怎么样?

  学手术,就是这么学的……

  安若听到蔡东凡如此耐心,便也想起了自己老师刚带自己的那时候,也是这么细心和细致,但是自己的基础不错,所以出师才很快,如今基本的腰麻和全麻,她肯定是可以搞得定的。

  只是神经阻滞麻醉,她的老师还没有开始带她,她也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准备。

  自己如今再看蔡东凡对杜严军的教学,就有一种回头看后辈的感觉。

  这不是单纯地以年纪来论,在专业上,而是看谁走得更远,两个人相遇,谁在回头或居高临下,而谁是在往上或往前眺望……

  说实话,周成觉得,这个过程,一点都没有观感。

  甚至,周成觉得,杜严军拿刀的手,都稍稍有点颤抖,这样的切开皮肤,会一定程度上地造成皮肤切缘锯形,影响血运的同时,会增加皮肤坏死的几率。

  同样的,还有可能导致术后缝合的过程中,对合不佳,出现褶皱或拉扯,形成更多的疤痕增生,甚至再严重的。

  还有可能起小疙瘩……

  手术开始,就是做切口。

  做切口的时候,一个大忌就是,下刀要狠,要果断,不能犹犹豫豫地这里戳一下那里戳一下。

  走刀要稳,不能歪歪斜斜,收刀要平!

  一定是要垂直着收刀,才能够做到不浪费切开的每一寸皮肤,一分切口,做了出来,就要尽量地应用起来。

  不过考虑到杜严军是初学者……

  算了,周成就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到了手术室的计时面板下,开始看自己的公众号了。

  免得啊,看了杜严军和张正权的两台手术,回去后能够写一个对他们手术过程的大篇幅手术评议及修改建议出来。

  从无到入门。

  周成站在顶楼来往下看,与蹒跚学步的小孩在学跑步,在本质上,是没太大的区别的。

  不过,周成还是装模作样的偶尔还是会出现在手术台旁,好奇地往里面凑几眼。

  毕竟,罗云让自己下来手术室,是为了避免与庞定坤同时值班的相处尴尬,另外,名义上还是听蔡东凡的教学的。

  如果太过不屑一顾,连台旁就不出现,是对杜严军和张正权的不尊重,也是对蔡东凡的不尊重。

  骨科是一个本身就固有的江湖,这里从来没有打打杀杀,但必要的人情世故,还是要有的。

  给杜严军准备的病人,自然不是什么复杂的病人,就是胫骨中段,简单骨折,AO分型型。

  如果按照周成的治疗方式来搞的话,这个病人就不可能出现在病房,可能在急诊科就被周成送走了。更别提是下手术室了。

  当然,任何一种类型的骨折,都可以进行手术治疗的,这一点原则是没错的。

  杜严军要成长,自然是需要病人来练手的,这个病人。正好又有手术意愿,蔡东凡没让周成出手去做手法复位的前提下,胡明不可能过来多事。

  自然就只有手术这一条路了。

  时间继续慢慢走。

  很快地来到了两点过十分。

  手术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了,可杜严军仍然还才暴露骨折的骨膜,用骨剥非常用力且生涩地在那里暴露骨折断端。

  剥出一条可以让钢板放进去的贴骨空间……

  两点二十五,杜严军才把钢板放了进去。

  两点三十五,杜严军才终于调好了钢板躺着的角度。

  两点五十,才打了第一跟螺钉的公式,测深后打入第一颗螺钉。

  安若在一旁,无聊地都快睡着了。

  可曾毅却不让她睡,拍了拍安若的肩膀,小声道:“打起精神。”

  “这主刀的又不是蔡主任,要万万小心生命体征,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池,注意麻醉深度和氧饱和度。”

  安若立刻撑开眼皮,觉得好无聊。

  然后看了看手术室计时面板下,刘燕安安静静地靠在墙壁上,休憩。

  是真的好羡慕。

  然后再瞥了瞥周成,周成一直都在翻着手机,好像也是等着手术的进程往前走,一副无聊的模样。

  三点十分,杜严军终于才打完了骨折线上下分别一颗固定螺钉。

  然后刘燕才被叫起身来,开始推C臂机,透了一下!

  透完之后,蔡东凡马上指着术中的平片,对杜严军开始了说教:“看清楚了吗?这就是你打的固定螺钉。”

  “钢板和骨头之间,有这么大一条缝,这能行吗?”

  “钢板和骨端,一定是要紧密的贴合为好,这里是胫骨中段,没有弧度,不需要你留减压空间!”

  “你想一想,我平时教你的时候,该怎么把这条缝给毙掉?”

  蔡东凡教学于手术始终,先让杜严军自己尝试一次,有了错误,然后才给出解决的办法。

  罗云则是马上说:“你要在固定螺钉的时候,让助手把钢板和骨头之间紧紧地固定住。”

  “平时我和蔡主任做的时候,都心里有数,所以没让你们做这一步。我们自己就直接做了,但是你要注意我们手术过程中的每一步细节,这些细节,都是有其用途的。”

  “要用心去揣摩,尽量减少你所以为的,你看到的,教授或者主任手术过程中的无用操作,这样你才能够把手术质量提升起来……”

  杜严军立刻受教,乖乖地点头。

  然后跑到手术台旁,把固定的螺钉撤掉,让张正权帮忙固定,然后再重新打入螺钉……

  然后在一个C臂透视,果然发现,这个钢板与骨端的分离,被解决了。

  然后目光投向蔡东凡,似乎在等着夸奖。

  蔡东凡却冷不丁地道:“张正权,你进去把患肢垫高,刘燕,你调节一下C臂的角度,照一个侧位片。”

  张正权和刘燕两个人立刻领命而去。

  然后C臂的透视结果一出来。

  杜严军果然脸上的高兴之色就不见了,朝天的头差点去找朝地的头作伴。

  蔡东凡就再次说教道:“看片子!”

  “顾头不顾尾,钢板侧面是贴合了。但一上一下!”

  “你这钢板是与轴线成夹角的,前后歪了,你也不注意,这样子的术后复查平片,你糊弄病人都糊弄不过去!”

  “我让你夹住,你就一次性只夹一边吗?不知道上下同时固定?”

  “一直就等着我喂,脑子一下子都不转,我说一点动一点?”

  ……

  安若听着蔡东凡这么骂,顿时撇了撇嘴,然后目光看向手术室,似乎觉得病人好可怜,被杜严军这么折腾……

  而曾毅也是借机找到了机会似的,拍了安若的后脑勺一下,说:“你看什么看,认真点听。”

  “你还记得你上次打椎管内麻醉,找不到椎间隙的时候,你是怎么想办法解决的吗?”

  “力气不够?这叫解决办法?”

  安若也低下头去,但只看到了沟壑……

  周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心里开始嘀咕起来。

  暗暗说,蔡老师,其实你讲的,也不忒对啊……

  似乎,貌似,在这一刻,周成有那么点懂和理解杨弋风了。

  站得高,走得远,有时候未必是好事,会觉得满孤独,找不到什么可以倾诉和交流的人。

  只是,杨弋风却不是单纯地找不到交流者和倾诉者,他在湘南大学附属医院,有大量的教授与他交流和沟通。他是有另外的原因。

  而自己?

  算了。

  周成马上收敛了这些小心思,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对其他人太过苛刻的好。

  自己是有奇遇,有奇遇,用以提升自己才是正途。

  若是在让自己得到了快速提升之后,再去讥讽他人,便是走上了歧路。

  如此说来,以前的他,岂不是活该被别人在内心里冷嘲热讽了咯?

  别人这么做过没有,周成不得而知,但至少,蔡东凡和罗云从来没有嫌弃过他什么,只是没给他足够的机会。

  这一切,周成顿时又通透了。

  假如自己现在让杜严军去做髓内钉内固定术?

  他怕不是能够用金手指直接捅出皮肤外面来哦?

  ……

  四点半,杜严军才非常谨慎地看完了术后复查的片子后,宣布了这一台手术的操作,完全结束。

  然后问罗云,都不敢问蔡东凡了:“罗老师,我觉得可以缝合了,你觉得呢?”

  罗云看了看复查的平片,骨折线的收敛仍然有些问题。

  顾上不顾下,顾前不顾后的毛病虽然没完全改过来,对合仍然有点瑕疵,但是骨折后的恢复力是极强的。

  复位不好,但是固定得当,是可以有极大容错率的。

  就对蔡东凡说:“蔡主任,缝吧?后面还有一台呢!”

  这一台手术,从一点开始,到现在,才接近尾声,估计缝合完得五点,下一台病人则是要五点半左右开台去了。

  今天的手术,预期结束时间,九点多。

  别搞太晚了。

  蔡东凡自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点头说:“缝吧,下一台周转,稍微快点吧。”

  “曾主任,辛苦一下你们麻醉了啊。”蔡东凡抱歉地对曾毅说。

  曾毅麻木地点了点头。

  “应该的,份内之事!”曾毅虽然也觉得有点蛋疼。

  今天的三台手术,全TM是教学,本来胡明和蔡东凡若是同时出手,最多四五个小时,就可以早点下班,非得搞到十几个小时往上走。

  但也没办法,大家都要带学生。

  他以前带安若的时候,自然也是会提前给临床科室的主任打个招呼。

  我这台麻醉,会慢一点,我带我学生,耽误你们时间了,很抱歉啊?

  麻醉科没自己的病人,只能去求临床科室的主任把手术节奏放慢点,都是一回事……

  安若此刻看了看手术面板上的计时器,则是更加绝望。

  在杜严军等人缝合的时候,问自己的老师:“老师,今天我们手术室是不是没拍备班啊?”

  曾毅点头:“骨科的三台手术,预计三点换班之前,都结束了,所以没有麻醉备班。我们要打全场!”

  麻醉科有接班的人,在前一天手术安排出来后,如果手术量多,手术时间很长的手术间,都会安排人来接班。

  但,这明显没适用到骨科今天的手术。

  毕竟三台简单骨折手术,按以往的节奏,一点多都该都搞完了……

  安若顿时苦涩盘算起来。

  九点多下班,回到家。

  快十点。

  洗澡洗头发,头发是洗不了了。

  敷面膜也不够时间了。

  就洗个脸,擦把脸,然后看书的时间,也只挤得剩下一个小时了。

  我……

  安若突然求助式地看向了周成所在的方向,可周成仍然如老槐树一般的,在那里静静地养着性子,看着手术台上的杜严军等人缝合。

  偶尔主动站起来为他们准备一下开缝线、无菌敷料与石膏等杂活儿。

  刘燕则是为了加快手术周转,先下去提前准备这一台手术的手术器械了,顺便吃饭。

  安若看到刘燕走出去,顿时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不过吩咐刘燕给自己藏一点手术室只有的西红柿当晚饭后,这才静静地等着杜严军他们磨豆腐。

  心里暗骂,男人磨鸡,像女人磨豆腐……

  不过,即便是安若再怎么不情愿。

  仍然还是无能为力。

  最终,手术室宣布手术结束的时间,定格到了十点半。

  缝合完,把病人的无菌敷料和石膏打好,蔡东凡罗云等人开溜的时间是十点三十一。

  但,这并不是麻醉医生和巡回护士可以离开手术室的时间。

  她们还要送病区回病房,整理手术间和麻醉台。

  预估最迟,也要十点五十,才能离开手术间。

  安若和刘燕两个人,赶忙赶忙地推着床把病人送回到了病房后,仿佛晒蔫了的韭菜,无精打采地,往手术室方向赶的时候,身体一点疲惫都没有。

  真的,今天一天,节奏太过舒缓,刘燕中途小睡了三觉,安若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坐得有点疼了,还觉得今天太清闲,显得身子反而有点酥软。

  可?

  是真的心累。

  明明一点不到就能结束的,偏偏搞到了十一点,才能回家!

  还只是能回,不能到家。

  安若突然问刘燕:“燕姐,你等会儿还敷面膜吗?”

  “不睡了,狗命要紧。回去洗把脸,洗个小澡就睡了,擦脸都不想擦了。”

  “你还要敷面膜吗?”刘燕反问安若。

  安若顿时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我也不搞了,回去洗漱了就赶紧睡觉。”

  这哪里还有时间敷面膜擦脸哦,再搞一搞,人都得猝死了,明天六点多还要起呢!

  这是安若极少数的几个,这么晚下班的时间之一。

  但以前都是有突发情况,可今天,手术过程极为平稳,甚至平滑。

  偏偏,三台手术医生都在磨洋工,愣是拖到了这个时候。

  别说是看书擦脸这些了,安若觉得自己上厕所的时间都要节省出来以续命!

  “唉!”刘燕此刻心里颇为无奈,但似乎,也不好讲什么。

  临床医生要成长,自然是要学习的,之前也和麻醉医生和手术室的护士打好了招呼,只是啊,这个时间线,太磨叽了。

  ……

  当安若背着帆布包,踩着路边的灯光,往家里走时。

  马路上的车流早已经零星起来,这个点,连出租车司机在门口都没一个,只能叫滴滴。

  安若觉得晚上骑车回家不太安全,就喊了一个滴滴。

  好不容易到了家里,匆匆忙忙洗漱和随便给脸做了个保养,刷牙这些做完,已经是十一点四十多了。

  这已经是把时间挤到了极限了。

  本准备把书拿到主卧里,好歹准备撑着能看一点是一点的安若,打开后直接把书一合而上。

  然后关上了灯,准备睡觉,却毫无睡意。

  今天,因为这几台手术,打得她的节奏完全乱了。

  因为以前即便是给神经外科打麻醉,最迟也是六点钟就有人来替接班,她还有足够的时间来看书,运动和吃个正经的晚饭这些。

  可今天,因为提前预判手术时间与真实手术结束时间相差太大,完全让她没有心理准备,但只能绝望地等着时间被无限拉长。

  似乎,这么一比,忙点比今天这清闲好多了啊。

  安若的脑子里又是无意中想起了一个魔鬼的影子。

  可他出现的时候,累是累了点,但累得是有价值的。

  累了之后,能提前下班,看书的时间,多了。甚至还能补个午觉,再多看看麻醉科神经阻滞麻醉的教学视频。

  希望明天的骨科手术,不要再像今天这样了吧……

  周三!

  曾毅一进门,就看到严骇涵堆着笑脸,走向了他,开口就说:“曾主任啊,不好意思,要和您商量个事,今天我们这几台手术啊,可能节奏会稍微缓一缓。”

  “毕竟嘛,我们组的……”

  安若神色一呆,打麻醉的动作都稍微暂停了。

  然后,安若便开始了无聊之旅。

  没事情做,真的没事情做。

  很平缓且无聊。

  等等等……

  十一点四十,第一台手术结束,她还顺利地吃到了正常饭点的午餐,安若觉得比昨天好。

  可第二台结束的时候,别说是晚饭了,再晚点可能连夜宵都没安若的份了。

  竟然是被严骇涵学生,闵朝硕把两个小时不到手术,愣是搞了六个小时!

  从一点直接磨洋工磨到了七点!

  才结束!

  然后才开始第三台。

  严骇涵亲自操刀。

  也是九点半,安若才得空。

  到家里。

  虽然比昨天早了一个半小时到家,但也是把安若看书的时间极限压缩到了不到半个小时了。

  非常不习惯。

  安若顿时就打电话对自己的老师说:“老师,咱们明天别去骨科麻醉了吧?”

  曾毅则说:“没有呀,我看你这两天状态很好啊,也不忙。”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都偷偷睡了个午觉。我只是没叫醒你。”

  安若:“……”

  那是睡午觉的事情吗?

  安若回复了一串省略号后。

  曾毅就解释道:“我已经给骨科的曾异主任讲过了,让他命令骨二科,可以搞教学手术,我们医院是教学医院,但是每天最多只限一台。”

  “而且,教学手术的时间,绝对不能安排超过四个小时,第三个小时的时候,带教老师必须接管过去。”

  “像他们这么搞,那能是什么名堂嘛?”

  安若这才放下心来。

  辣就好,辣就好。

  安定下心思后,安若又躺在了床上,似乎有点怀念之前那种特别充实,充实到身体十分疲惫的手术日。

  中午下班吃饭,下午睡午觉,看书。

  还有大把时间可以看书的日子,其实,蛮好的。

  比起这几天在手术室里浪费光阴,白白耗费生命。

  我宁愿多累点。

  前天是胡明主任手术日,今天是严骇涵主任手术日,明天是不是就轮到蔡东凡主任了?

  周成会不会上台?

  可不可以中午下班?

  这么想起来,安若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起来。

  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对折磨自己身心俱疲的魔鬼,竟还有些期待起来??

  安若,安若,快醒醒!

  月落,夜深。

  安若很快地就陷入到了睡眠之中。

  可周成却还没睡,静静地等着凌晨的到来。

  望着最近两天连续模拟出来的四个II级手术的完美等级技能,周成颇为有些期待,今天的两次模拟机会,到底可以模拟出几个完美等级技能呢?

  嗯,虽然模拟副本里面,把完美等级的定义改了,但周成还是习惯于用完美两个字来代替辣个境界。

  终于。

  凌晨刚过,周成就开始了今日的三次模拟。

  还别说,因为有不少的III级完美技能和IV级完美技能打底,而且越来越多的II级手术的完美技能作为知识储备,因此虽然II级手术的类别不一样,而且术中需要注意的细节也有差异。

  但周成,今天竟然破格地模拟出来了三个完美等级的技能。

  下肢动脉切开取栓术(完美——世界定义)

  上肢动脉切开取栓术(完美——世界定义)

  肢体动脉瘤切除术(完美——世界定义)

  颇为赏心悦目。

  不错不错,前面两天只模拟出来了四个,今天一天就模拟出来了三个。

  看来,自己的知识储备越高之后,就越能够容易地获得完美等级的技能了。

  比起自己刚得到模拟器的时候,那是完全不同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周成的资质就是变得好了,成了天才了,而是,资质的解释,其实是多定义的。

  百度上是这么解释的。

  资质是一个汉语词语,一指人天生的素质;二指泛指从事某种工作或活动所具备的条件、资格、能力等;三指姿态容貌。

  天生的既定在那里,没辦法改變。

  哦不,模拟副本给自己稍微调整了一下。

  第二点,周成的知识和技能储備越来越高之后,自然条件啊、能力啊和资格都会大幅度提升,把技能提升至完美,自然水到渠成。

  天道酬勤,便是如此,量变的累积,自然而然地会引起质变。

  至于姿态容貌的话,周成觉得,那自己的资质,绝对是足够打的,

  如果不是周成向来觉得饭有点嚼劲才好吃,男人在世,应该做出来点事情,才算不枉此生,早就不知道拜倒在哪家饭比较软的人家去入赘了。

  看完三个技能,周成顿时觉得美滋滋起来。

  如今基础足够后,实力升起来了,就好像不太需要太多花里胡哨的手段,去给自己增加机会了,简单的技能,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

  可不嘛,一辈子只钻研一个II级手术,自然能玩到顶端。

  只是,自己一辈子都没能玩出来花样,这个天生的资质,好似还真的成了自己的一个盖板。

  完美可分——世界定义与重新定义。

  一个是天花板,另一个是掀开了房顶,自己加高了天花板,又是不一样的境界的。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到了00:35:41。

  太晚了,赶紧碎觉!

  摸了摸头,周成便美滋滋地陷入到了美梦之中,带着对明天会发生的事情的期待,睡得格外香甜!

  周四!

  是一周之中的第四天。

  但今天的周四,却格外不同一些,因为今天周四,还是十一月的第一天。

  这个月断的开头,可没和星期商量过,断在周末,正好大家都消停下,重头来计算。

  而月初,则是规培医生轮转的日子。

  自然,周成是不会换地方了的,现在科室里的人,也不会轮出去,但保不住,其他人会来科室里来,增加做事的新成员。

  另外,周成还有些期待,杨弋风今天就要离开严骇涵组,来自己组溜达了,也不知道,早交班上,严骇涵作何感想,会说什么样的话。

  而楊弋风这个天才来了我们组后,会不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比如,他看自己手术做得多后,就忍不住也动手主刀了呢?

  周成是颇为好奇,杨弋风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