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确信了自己是没错的_小娇妻出墙记
黄瓜小说网 > 小娇妻出墙记 > 他确信了自己是没错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他确信了自己是没错的

  恋上你看书网

  周三下午,苏叶没课,于是便到杨琪琪她们宿舍玩。如今苏叶发现这几个女同学挺有趣的,比杜衡朋友的女儿妹妹们天真烂漫,而几个女同学也发现其实苏叶不但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冷淡高傲清高,而且性格非常温和柔顺。破除了这个障碍,她们到底是同龄的女孩子,几天的功夫已经混熟了,最初的那些礼貌消失了,她们也开始和苏叶打闹起来。

  苏叶现在了解到,这个宿舍有一个女生常年在外面打工很少回来,课也是经常逃掉的。宿舍其他两位一个是董倩一个是徐盼盼。董倩就是那个圆脸笑眯眯暗恋石磊的,而徐盼盼则是一个长头发很梦幻的女孩子,据说她妈四十岁才生了她,可谓是盼了大半辈子啊。这个徐盼盼非常喜欢看追星,她追的不是一般的星,而是那些有名的企业家,说白了就是商场上翻云覆雨的精英们。这一天苏叶正听大家讨论回头去哪里逛街买衣服的事,就听到上铺的徐盼盼拿着她那本杂志说:“我特喜欢这件衣服,如果我有钱,一定买这个!”

  徐盼盼这一说话,大家都抬头去看她手中的杂志,于是徐盼盼干脆把杂志展示给大家看。

  其他人看了,都问这个女人是谁啊,苏叶看到却没吭声。这个女人她是认识的,不但认识还见过。

  是郑晕,她家丈夫亲密的红颜知己,亲密到在周六早上和老婆相聚的时候对方都会打电话过来的人。

  几个女生在热议着这个女人的身份,说这个女人有政方背景,应该是官二代,是本校校友,大概□年前从本校法学院毕业出去的,现在已经是国内知名的大律师。大家一番羡慕后,徐盼盼开始给大家扫盲她身上穿的衣服,是Chanel今年的秋季新款礼服,价值不菲,接着又开始扫盲她手上的包包和项链,每一个都是名牌,金光闪闪。

  苏叶低头不说话,郑晕好像是从小和杜衡一个大院里长大的,算是青梅竹马吧?郑晕这个人很优秀,一路上凭着自己实力披荆斩棘,如今也算是女强人一个。这样的女人,世界顶级名牌服装还不是任凭她挑啊,这在郑晕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她自然不知道自己被几个不知世事的小师妹羡慕得直流口水呢。

  一群人正说着话,苏叶的手机响起了清脆的铃声,苏叶取过来一看,不出所料的是杜衡的短信。

  “我今天早上回国的,晚上我们一起吃饭。”这是杜衡的短信,毋庸置疑的口吻。

  一旁的几个女生看到苏叶在读短信,纷纷笑着说:“苏叶,谁啊?”

  杨琪琪一旁开玩笑:“昨天还有人打听苏叶的手机号码呢,我估计是那个石磊托人过来打听的,我没告诉他。”

  苏叶抿唇笑着说:“我家里的人发短信,让我晚上回去吃饭。”

  这是B城一家非常幽静隐秘的餐厅。不同于一般餐厅的唯恐世人不知,这个餐厅低调地藏在一个青砖老巷中,如果不是熟带领着,一般的人是很难找到这里来的。

  拢翠纱糊的窗纸,纯手工雕刻出的窗棂,紫檀木的桌椅,以及环绕在耳边的平沙落雁的古琴曲,在在使这家餐厅透出浓浓的古朴气息。苏叶是被司机接过来的,当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杜衡正坐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手里拿着厚厚的一份文件读着。

  见到苏叶过来,他收起了文件,示意苏叶坐下,并叫来服务员开始上菜。

  苏叶低头看着窗台上放着的紫檀笔架,轻声问:“不是说要在美国两周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杜衡挑了挑眉:“怎么,不想我回来?”

  苏叶笑了:“没有啦,就是奇怪嘛!”

  她的笑声中带着几分撒娇的甜味,这是少有的,这让杜衡眸子里绽放出淡淡的喜悦和宠溺。

  杜衡抬起手,隔着桌子轻抚了抚她的脸颊,低声说:“今晚陪你一晚,明天我就走,去S市。”

  苏叶点了点头:“好的。那等下我们要回家吗?”

  杜衡摇头:“不回去了,我在附近订了一家酒店,离你们学校很近。”他低沉的声音中渐渐带上了几分沙哑。

  如果今晚还要回杜家的话,那显然时间太少,而且苏叶第二天上课也会很紧张的。

  苏叶明白杜衡的意思,柔顺地点头嗯了下,她明白了,说难听点,其实就是这个做丈夫的寂寞孤独了,要她过来陪一晚上嘛。

  饭菜很快上来,这里的饭菜都是前清宫廷菜,杜衡记挂着苏叶的胃,点的还算清淡,两个人默默地吃完了。席间杜衡偶尔问起苏叶在学校的事,得到的自然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平时杜衡问过也就算了,不过这一次,杜衡竟然凝视着埋头吃饭的苏叶,柔声问:“我听说有个男生要追你?”

  苏叶没反应过来,事实上在她心里还真没把那个石磊当做什么追求者,是以当下怔了。

  杜衡见此,随手用筷子夹起一块清蒸武昌鱼,仿佛不经意地提起:“我也就是听人随口说起,好像是当场要请你吃饭。”

  苏叶明白过来他口中说的是石磊,看着杜衡那看似毫不在意的口吻,忽然觉得好笑,竟然噗地一声笑了。

  杜衡筷子里依然夹着那块武昌鱼,审视地抬头看苏叶:“你笑什么?”

  苏叶打量着他:“你让人跟踪我监视我,然后眼巴巴地从美国跑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杜衡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隐约的狼狈,不过这丝狼狈转瞬即逝,他温和地笑看着自己的小妻子,用云淡风轻的目光看着苏叶:“今早国内公司有急事我过来处理下,这件事也是刚才打电话给学校的路阿姨听说的。”路阿姨是帮苏叶打扫宿舍卫生的保姆,杜衡偶尔会给她打电话询问苏叶在学校的情况。

  苏叶“哦”了声,暂且信了,不在意地说:“那个人不过是闹着玩罢了,都是一个学校的,起哄说要请我吃饭,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不是天天和人一起吃饭,我也没说什么啊。”

  杜衡看着苏叶不在意的样子,知道她没往心里去,当下也笑了:“你倒是说到我身上来了,我和你不一样……”

  接下来的话,苏叶有点不爱听,撅撅嘴说:“嗯嗯,我懂得,你是要做事的,要应酬,我理解的。”

  杜衡见她这么说,便没再提起,他见苏叶也吃饱了,便招手让服务员拿来账单。签过字后,他起身带着苏叶离开。

  杜衡开得依然是那辆宾利,他车开得很稳,而他订的那家酒店果然很久,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已经到了酒店门前。

  两个人前后下了车,杜衡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然后牵了苏叶的手进入大厅等着上楼。这家酒店在B市也是数一数二的了,有些老外来到B市就喜欢住在这家酒店。杜衡领着苏叶等电梯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老外搂着一个年轻但妖艳的穿旗袍女孩在等电梯。

  “叮咚”一声响,电梯开了,杜衡苏叶进去,老外和年轻女孩也进去。杜衡刷卡,然后按了十九楼,老外也刷卡,年轻女孩赶紧按了十三楼。

  电梯缓缓上升,苏叶眼观鼻鼻观心,不去看老外那环绕在年轻女孩腰际的胳膊,那胳膊上好像很多毛。杜衡笑了下,牵着苏叶的手用了分力道。

  这时候老外也注意到了苏叶,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惊艳,口里发出含糊的赞叹声,只盯着苏叶的脸看。苏叶厌恶地皱了下眉头,靠紧了杜衡几分。杜衡感觉到老外的无礼,安慰式地拍了拍苏叶的后背,同时如冰似的目光射向那个老外。

  年轻女孩应该也就是二十岁上下,但眉眼间媚意十足,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苏叶。苏叶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看了一眼,四目相对间,年轻女孩眼中有明显的轻视和嘲笑,抑或者是自嘲。

  苏叶觉得莫名其妙,心里暗恼怎么碰上这么一对。

  不过幸好十三楼很快到了,老外忌惮杜衡的目光,贪恋地看了苏叶最后一眼,搂着怀中的女孩出了电梯。

  苏叶抿着唇很不高兴,杜衡对着电梯外冷哼了声,黑着脸吐出两个字:“人渣。”

  苏叶想起那个女孩的目光,不禁好奇:“她为什么那样子看我?”

  杜衡怔住,杜衡自然是明白的。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应该做得不是正经事,陪着老外睡觉的那种。她自己是这样的人,看到苏叶这样一个学生气浓厚的年轻女孩子被自己这样西装革履的人牵着手进入酒店,自然是以己度人想歪了。

  不过这些话杜衡自然没告诉苏叶,如果告诉她这个,她不恼了自己才怪呢。

  这时候电梯到了十九楼,杜衡笑着牵了苏叶的手往外走,边走边说:“她可能心情不好。”

  苏叶更加莫名,不解地耸了耸鼻子,跟着杜衡进了房间。

  杜衡心里却在想着那个老外看着苏叶的目光。

  他暗暗地想,本来吃晚饭的时候,还反思自己是不是对苏叶管得太严了,是不是应该适当放手?可是今天电梯的遭遇,他确信了自己是没错的。他的小苏叶,这么单纯这么精致,她哪里懂得外面的人心险恶啊。自己还是应该将她揽在怀里握在手心的好,只有这样子,才能避免她受到外界的伤害。/P/DIV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uanggua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