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苑心宫】(第二十一章冷雨无心)_警花相伴
黄瓜小说网 > 警花相伴 > 【绿苑心宫】(第二十一章冷雨无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绿苑心宫】(第二十一章冷雨无心)

  【绿苑心宫】(第二十一章冷雨无心)

  作者:不死鸟2012年4月15日首发于:第一版主小说站

  ***********************************接下来的五章都是吴雨这边的剧情,肉戏自然也会有,但是不多,要加快进度,所以要多些剧情,谢谢!***********************************

  巢湖,苍穹门。迴傢啲簬:щщщ.Ъàňzんǔ①①.cом

  话说唐申把吴雨一行人擒回苍穹门中,唐熙因重伤而昏迷,便被唐申关到一间小房养伤,毕竟同出一源,唐申不想同门相残。

  唐淡月则和另一名女子关在一起,并不是吴雨所推测的柳儿,而是玉琴。吴雨则是和雷猛关在一处,并被严加看管。

  “雷兄,你不是坐镇金陵吗,怎么也被抓来了?”吴雨不知被抓的女子是柳儿还是玉琴,所以有些着急。

  “吴老弟,为兄有负所托,我本在镖局之中,无奈啸儿带着柳儿姑娘逃回金陵,我为助他们离开,暴露了行迹,被唐申所擒。”雷猛满脸歉意地道。

  “哦?原来柳儿姐并没有被抓,这么说来,被抓的是玉琴姐了……”吴雨心中稍定,继续问道:“那,善款如何?”

  “老弟放心,善款依然在镖局之中,没有暴露。”雷猛生怕隔墙有耳,低声道。

  “那便好。”吴雨和唐申的买卖筹码便是善款,如果被苍穹门发现了,那他便毫无价值了。

  此时,吴雨和雷猛并没有被绳索制住,可以在房中随意走动,却无法离开房门。此地是苍穹门所在,即使离开了,也无法突破重围。吴雨计量了一下目前的处势,心中开始为后事斟酌。

  此次善款不保,吴家必会出大事。然而,吴老爷和应天巡抚江闵交好,自然可以避过此祸。母亲何若雪性子淡薄,却又工于心计,自然不需担心。唯一让吴雨忧心的,便是沈嫣琳这个大娘,必会借助这次机会,连消带打,迫害自己。

  如今柳儿被擒,吴雨心想,不如就这样豁出去,落草为寇。当然,这只是负气的想法,家中父母尚在,家恩未报,怎可自损发肤。只是要脱离苍穹门,却是难上加难。

  正想时,门外却传来响声,门被打开,一名喽啰进来说道:“大当家让你们到议事厅,走吧!”

  雷猛横眉一竖,身上的衣服涨起,正是名满江湖的“铁布衫”,只听他怒道:“即便唐申亲来,也不敢如此放肆,你一个小喽啰竟敢吆喝俺家!”

  吴雨连忙抓住雷猛的右臂道:“雷兄何必发怒,这等小厮怎配得上你出手,便先到议事厅看看那唐申有何阴谋又如何。”

  雷猛哼了一声道:“算你走运,带路!”

  那喽啰被雷猛的威势所吓,一脸惊慌,离开雷猛六尺之外,点头哈腰道:“二位请,二位请!”

  吴雨二人随他走去,雷猛见他离得远,便附耳吴雨道:“老弟,苍穹门中,除了周潜龙,无人能破我的铁布衫,若不是为了护住啸儿,我也不会被擒。我知道周潜龙如今并不在苍穹门,稍后你护着我的后背,我与你救了唐长老和玉琴姑娘,杀下着苍穹门。”

  吴雨问道:“为何要护着你的后背?”

  雷猛解释道:“唐申功力深厚,我若把铁布衫的劲气走遍全身,必定要苦苦抵挡他的攻势。若我把所有功力聚在胸口处,便可轻松抵挡唐申。我知周潜龙和三当家宋刀形影不离,此时他二人不在苍穹门,便是逃离此地的大好机会。”

  吴雨微微颔首,同意雷猛的意见。

  二人到了议事厅,便见唐申在中堂坐着,旁边是一名中年文士,看来四十岁左右,一边抚须,一边打量着吴雨。

  这名文士正是五当家“雁王”朱楷,他善于易容,之前作师爷打扮,如今摇身一变,却成了秀才文士。

  只听那文士颇感兴趣地对吴雨道:“这位就是苏州吴家的大少爷?嗯,唐家内劲遍布全身,脚步轻盈,看来吴少爷轻功不错啊。只是姑苏唐家不以轻功见长,吴少爷的这路轻身术,我倒是看不出……”

  唐申闻言也是一奇,问道:“连老五你也看不出吗?看来这吴雨不简单啊……”

  吴雨也不管他二人对自己品头论足,和雷猛对视一眼,说道:“唐大当家,你本是唐家出身,何苦要来劫长路镖局的红货?”

  唐申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小子,那日你说的交易,如何?”

  吴雨正要说话,雷猛忽然喝道:“老弟,动手!”

  说罢,雷猛的胸口处猛然鼓起,身上虬筋遍布,宛如天神。

  唐申皱眉叹道:“这棘手的铁布衫!”

  正要出手把雷猛拿下,却听雷猛一声惨呼,胸口处,隐隐透出了一端剑锋,竟是被人从后背一剑穿心。

  雷猛眼中夹杂着愤怒,不解,无奈,身上的劲气卸下,无力地问道:“为……为什么?”

  身后一人低声道:“抱歉,一切为了我的后路……”

  雷猛高喝一声,如回光返照,把剩余的内力充盈右拳,向后攻去。身后那日却轻松躲过,那剑锋一闪而过,便把雷猛的右臂齐肩斩了下来。雷猛怒目横睁,身上血流不止,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死不瞑目。

  那偷袭雷猛的人轻声叹道:“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交易了,唐大当家。”声音沉着冰冷,似乎刚才的一幕并没发生。

  唐申和朱楷眼中透着精光,想要把那人看透,却始终不知他为何要这么做。

  那人面无表情,站立在雷猛的尸首前,身上滴血未沾,竟是吴雨。

  唐申眼带深意地看着吴雨道:“无毒不丈夫!好一个投桃报李,看来吴少爷是真的想与我做那个交易了。”

  吴雨答道:“我本来就很有诚意。”

  朱楷微笑道:“若有诚意,请吴少爷先把那袖里剑解了下来,否则,我可没有信心在吴少爷的偷袭下全身而退。”

  原来刚才那剑锋,竟是吴雨藏在袖口的一柄软剑。

  “抱歉,我从来便是剑不离身。”吴雨也是微笑着道。

  唐申突然插嘴道:“也罢,吴少爷能把雷猛的尸体送上,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对吗,吴少爷?却不知道吴少爷想要的交易……”

  吴雨答道:“唐大当家必定很奇怪,为何我要杀雷猛。”

  唐申和朱楷点点头,这件事让他们有些看不清吴雨此人。

  吴雨一笑,便开始向他们二人解释。

  苏州,这座看似平静的城池其实暗藏着一个大秘密。何若雪早在吴雨和柳儿成亲时,便已经告诉了吴雨,沈嫣琳是沈家嫡系子孙,她愿意下嫁吴令闻,随他到苏州,必定是有所图谋。

  而吴雨和吴风一样,也并非吴令闻的亲生子。实则何若雪和吴令闻从未曾行房,每次只是让吴令闻稍微近身,何若雪便是施展手段,让吴令闻误以为自己和何若雪已经颠鸾倒凤。而何若雪之所以愿意嫁入吴家为妾,也是为了躲开那个秘密。

  当年,何若雪的父亲,何家现任家主的弟弟,曾经邂逅一个江湖女子。随即,那个江湖女子诞下一女,便消失无踪,所以,何若雪在何家才会地位低下,更被下嫁给当时并不富贵的吴令闻。

  何若雪嫁入吴家之前,她的母亲,那个江湖女子,曾协同一个男人回到何家。也是在那时,何若雪第一次与母亲相认,并获知了一些秘密。何若雪的母亲和她协同的男子在何家住了些时日,这段时间里,何若雪和那男子日久生情,无媒苟合,不久成孕。而那男子正准备娶何若雪过门时,家中却发生了一些事,让他不得不离开。

  此时,为了遮掩家丑,何家急忙把何若雪嫁入吴家,顺势诞下一子,便是今日的吴雨。

  吴雨日渐长大,何若雪的性子也日渐淡薄,从一个花样少女,变成花信少妇,心中所藏的那些事,也渐渐被压在深处。直到一日,她得知沈嫣琳是沈家子孙,推测吴家迟早会出事,便开始让吴雨修行武功。

  这次何若雪之所以愿意让吴雨押送善款,就是想让吴雨和柳儿二人脱离苏州这个是非之地。而如今镖队被劫,即便吴雨返回苏州,也必会被应天府问罪,若是沈嫣琳推波助澜,更会连累吴家,到时,沈嫣琳的阴谋便会得逞。

  而吴雨若是要离开吴家,又要有所依仗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苍穹门。如今唐熙重伤,不知后事,唐淡月和玉琴被擒,唯有雷猛,是吴雨掩盖事实的最大阻碍。所以,雷猛不得不死,对于吴雨而言,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唐申听完吴雨的一席话,沉吟道:“吴少爷想加入我苍穹门,也是无妨,但是与你同行的几人……”

  吴雨道:“此事大当家可以放心,唐熙是唐门子弟,大当家自然可以不愿同门相残为由,释放唐熙。玉琴本是我家婢女,随我加入苍穹门也是无妨。淡月姐是大当家的女儿,也是我的师父,若是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未尝不可让她留下。”

  旁边的文士朱楷抚须赞道:“吴少爷好算计,看来,我苍穹门又多一名军师了。”

  唐申扬眉道:“好!我苍穹门本就收囊天下英雄,自然吴少爷不嫌弃,那日后便兄弟相称……嗯,也许还可以翁婿相称,哈哈哈……”

  吴雨也是一喜道:“那小弟先谢过大当家了。”翁婿相称,自然是有意把唐淡月嫁给吴雨了。

  唐申扫了一眼雷猛的尸体,唤来几个门人道:“来人,把雷猛的尸体抬去好生安葬。另外,把唐熙送回金陵城。”说罢,看了一眼吴雨,道:“至于那小娘皮和我的乖女儿那边,就要开吴兄弟的三寸不烂之舌了。”

  吴雨自信一笑,随一个喽啰到唐淡月和玉琴被关押的房间去了。

  ************

  苍穹门的另一边,玉琴和唐淡月被关押在一处。

  玉琴脸色苍白,身上有些血污,极其狼狈。只听她面容惨淡地问道:“贵嫂,我们的下场会如何啊……若是要被这些畜生凌辱,我、我……”说到一半,玉琴掩面哭了起来。

  唐淡月拍了拍玉琴的后背道:“放心吧,万事有我,莫要太担心。”

  “贵嫂……”玉琴如同抓住浮木一般,牵着唐淡月的手。

  唐淡月微微一笑,眨眼道:“玉琴,你和我家那个死老头,有一腿吧……”

  玉琴本是梨花带雨,听唐淡月突然提起这事,脸上一红,颇有一番娇媚之态。语气有些扭捏地道:“贵嫂,我……”

  唐淡月轻轻摇头道:“你本是吴家的婢女,主子要你办事,如何由得你拒绝,却是苦了你了……我清楚吴贵那老色狗,对我他都是……何况是遇上你这样艳媚的小娘子。”

  玉琴感激地道:“贵嫂,谢谢你……我此次随着大少爷出来,本是被大夫人之计,可是我、我喜欢大少爷,所以我早就想离开吴家了……”

  唐淡月点头道:“我知道,你身上带着迷药和春药嘛,那等下作的东西,也亏得沈嫣琳用得出来,还以为我不知道。”

  玉琴叹气道:“大夫人心思手段都高深莫测,怎是我一个小婢女能抵抗的,不过,那迷药和春药,我都已经扔掉了……”

  “嗯,若是你没有毒害大少爷的心思,相信大少爷也不会怪你的……”唐淡月说道。

  玉琴微微点头,正要说话,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一人探首进来道:“玉琴姐,淡月姐,你们没事吧?”

  (待续)

  ***********************************字数统计:3931***********************************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uanggua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