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_遥远的救世主
黄瓜小说网 > 遥远的救世主 > 第三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

  1

  叶晓明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1998年6月16日上午,一辆法院的面包车在格律诗音响店的门前停下,从车里下来两个穿法官制服的男人,抬头看了看音响店的牌子,走进店里。刘冰和小杨出车送货,店里只剩下叶晓明一个人,店里这时没有顾客,他正拿着(又鸟)毛掸拂拭音响机柜上的灰尘,看见两个法官进来,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但仍以接待顾客的方式迎了上去。

  一个法官问道:“请问,这里是格律诗公司吗?”

  叶晓明答道:“是。”

  法官又问:“公司负责人在吗?”

  叶晓明说:“在,我就是,我是公司经理叶晓明,请问您有什么事?”

  法官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几份文件递给叶晓明,说:“我们是法院的,本院已经受理深圳乐圣音响有限公司起诉你公司不正当竞争一案,今天向你公司送达原告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责任通知书,请你签收一下。”

  叶晓明在送达回执上签过名字和日期,法官收起回执走了。

  法院的人走后,叶晓明把乐圣公司的起诉书副本仔细看了一遍,他怎么都没想到,乐圣公司居然提出了600万元的损害赔偿请求。600万元的争议标的,这对于小小的格律诗公司无疑是一个迈不过去的诉讼门槛,怎么可能打得起这么天价的官司?他脑子一下就蒙了,这哪里是起诉,这分明是要置格律诗公司于死地。他意识到:完了!

  不多时,刘冰和小杨送货回来了。刘冰一进门就见叶晓明的神色不对,看他手里拿着不知什么内容的文件,问道:“咋啦,有事?”

  叶晓明说:“你来一下。”

  两人进了里间的办公室,叶晓明关上门把那3份法院文书递给刘冰。

  刘冰看过起诉书副本,焦虑而沉重地说:“我操,600万,这不是往死里整吗?乐圣不是好惹的,早晚都有这一天,躲不过去。”

  叶晓明摘下眼镜慢慢地、仔细地用衣角擦拭着,这个动作几乎是无意识的,只是为了缓解一下心里的紧张,说道:“林雨峰是中国Hi-Fi音响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谁想碰一下就能碰的,格律诗公司不死,林雨峰的面子拾不起来,丁哥这次是惹错人了。”

  刘冰说:“这么大个事,赶紧给丁哥打电话吧,拿个主意。”

  叶晓明说:“丁哥的意思还用问吗?砸锅卖铁也得打,可你打得起吗?600万元的标的按15%的诉讼成本算就是90万元,你跟不跟?别说咱本来就理亏,打赢了又怎么样?丁元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句过分的话,崽卖爷田心不疼啊!”

  刘冰说:“你是总经理,你说该咋办?”

  叶晓明沉思了许久,说:“先别给他们打电话,回古城。这事得先跟世杰商量,得咱的意见一致了再说,不能再让丁元英牵着走了。你去备车,我跟小杨交代一下。”

  刘冰答应一声,马上出去备车了。

  刘冰凭借宝马轿车优越的性能和自己娴熟的驾驶技术朝着古城一路急驰。

  300多公里的路程,叶晓明一路几乎没有说话,一直在凝神思考。他很失望,对公司的前途失望,对丁元英失望。这位所谓的高人都干了些什么?都是一些花拳绣腿的东西,纯粹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不一样而标新立异,虚荣,说到底就是个虚荣。他心里一直认为丁元英是带领着一支没有受过训练的游击队在生搬硬套正规军作战,扎的架势虽然好看,但显然是行不通的。这一年多是白干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能够回到起点就是最好的结果,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跌到负数,一个毁灭性的负数。想到北京的公司、国外的鉴定,想到王庙村那飞扬的粉尘和刺耳的噪音,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个笑话……

  叶晓明和刘冰下午两点多赶到王庙村,当汽车开到木工房临时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冯世杰闻声迎了出来,心里正在纳闷:怎么两个人都回来了?回来也不事先通知一声?他从两人异样的眼神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冯世杰笑呵呵地问:“你们怎么回来了?”

  刘冰表情严峻地说:“出事了,进屋说吧。”

  木工房临时办公室依然是那样简陋,房间里闷热,还散发着一股在闷热和潮湿的作用下农村土房特有的气味,一只吊扇少气无力地转动着,发出“吱吱”的响声。这里没有凉爽的空调,也没有幽雅的环境,与北京的格律诗公司相比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世界。

  叶晓明进屋后把3份法院文书递给冯世杰,说:“你先看看吧。”

  冯世杰坐到办公桌前,先看了内容较短的应诉通知书和举证责任通知书,然后再看原告诉状副本,看过之后用手拍了拍诉状,说:“600万,真够狠哪!先别说输赢,光诉讼费就能把人活活拖死。这官司……打不起。”

  刘冰说:“这是往死里整呢。”

  叶晓明说:“打输了是穷光蛋,打赢了还是穷光蛋。林雨峰是啥人物?那是大风大浪里淌出来的,人家既敢捅这马蜂窝就肯定得有几分把握。”

  冯世杰问:“咱就真的没一点胜诉的可能?”

  叶晓明说:“人家乐圣公司没招咱没惹咱,音响展示会这一把是冲谁捅刀子连傻瓜都看得出来。你拍拍良心问自己,咱到底是不是不正当竞争?”

  冯世杰说:“凭良心说,是。”

  叶晓明说:“有些事是不打官司没人较真,一打官司就都成事了,比如环保、童工和劳动权益保障,这都是明面上的东西,想捂都捂不住,捂住了违法这头就捂不住音箱生产成本的那头,否则你凭什么比人家的成本低?你可以跟法官说那都是王庙村农民的事,跟公司没关系,但是王庙村跟公司到底有没有关系,咱心里比谁都清楚。俗话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人家法官吃的就是这碗饭,由得了你去耍这点小聪明?”

  冯世杰摸出一支烟点上,沉默着抽了几口,然后忧心忡忡地说:“要是败诉……那可就惨了,公司破产不说,咱还得欠欧阳雪一身债。”

  叶晓明说:“这就是当初为什么刘冰要提出让丁元英投资的原因,欧阳雪的钱和丁元英的钱肯定不一样,有啥区别咱就别说了,总之是欠丁元英的钱可以欠着,欠欧阳雪的钱不能欠着。如果败诉,我损失了7万投资不说,还得欠欧阳雪垫资的18万,18万呐,我哪年哪月能挣回来?哪年哪月能还清?”

  刘冰说:“如果败诉,我得欠欧阳雪13万,操,跳楼吧!世杰比咱们还好一点,只欠欧阳雪3万,咬咬牙好歹还能还上。”

  冯世杰说:“也不知道丁哥是咋想的,净玩玄的。”

  刘冰极不满而又带着几分轻蔑地说:“本来这么做着就挺好,非得玩什么花样,好像不玩点花样显不出他是高人似的。”

  叶晓明说:“败诉对丁元英没有任何损失,不连筋不带肉啊。”

  冯世杰说:“情况就这样了,说咋办吧。”

  叶晓明沉静地说:“我的意见,求和。”

  冯世杰当即说:“求和?丁哥不会同意。他既做了,就没打算求和。”

  叶晓明说:“求和还需要他同意吗?他不是说过嘛,咱请他说他就多句嘴,咱不请他说他就闭上嘴。咱这小本生意,经不起丁哥这种高人耍大牌,玩不起啊!”

  冯世杰说:“求和,你不能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去,总得有点表示。”

  叶晓明说:“我想,10万是一大关吧,表示一下道歉的意思,给乐圣一个台阶。我毕竟做过乐圣公司的代理,多少跟乐圣有点人缘,行不行起码得试试。”

  冯世杰停了片刻,说:“试试可以,我看希望不大,看这阵势,乐圣公司是要把格律诗往死里整呢。求和就等于跟丁哥决裂了,欧阳雪是控股方,以后这关系还怎么处?如果求和不成呢,咱咋收场?”

  叶晓明说:“能处就处,不能处也不强求。如果求和不成,退股。”

  冯世杰说:“退股可不简单,公司法规定股东不能抽逃资金,只能转让股份。如果欧阳雪不同意呢?没人收购你退给谁去?”

  叶晓明说:“那也得讲理吧,是谁的决定导致了这种局面?当时咱们就反对,她欧阳雪就是不听嘛,现在让咱们跟着承担后果,这合理吗?”

  冯世杰为难地说:“那……咱就把欧阳雪给坑了。”

  叶晓明更正道:“是丁元英把她坑了,她得去找丁元英讨说法,跟咱说不着。”

  冯世杰再三思忖着,一个劲地抽烟,直抽得那支烟只剩下过滤嘴了,扔掉,眼睛盯着桌上的起诉书又迟疑了半天,终于说:“好吧,我同意。”

  刘冰接着表态:“我也同意。”

  叶晓明心里有底了,果断地说:“咱们现在去找欧阳雪开股东会,据理力争。如果欧阳雪不采纳求和,咱就当场退股;如果她同意求和,世杰马上去订明天的机票,我和她一块儿去深圳,一个董事长,一个总经理,登门道歉,够规格了。刘冰去北京守摊子,一旦接到求和失败的电话马上带着公司手续回古城,那就要摊牌了,咱们不能坐着等死。”

  冯世杰说:“只能这样了,就照你说的办。”

  于是,叶晓明、刘冰和冯世杰3人分别开着两辆车赶往古城市区。

  叶晓明他们到达维纳斯酒店的时间是下午4点多,酒店还没有开始晚餐营业,门口空空荡荡的停车泊位只停着一辆欧阳雪的那辆本田轿车。3人下了车推门进入酒店,只见大餐厅的吧台旁边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酒店员工,欧阳雪正在给员工训话。

  欧阳雪见到个个表情严肃的叶晓明、冯世杰和刘冰同时出现在眼前,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她对餐厅领班交代了几句,让领班继续强调餐厅服务出现的问题和特别应该注意的事项,自己走到叶晓明他们近前。

  叶晓明低声说:“董事长,乐圣公司有动作了。”说着,他把原告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责任通知书一并交给欧阳雪。

  欧阳雪看了一眼标题,说:“到办公室谈吧。”

  来到二楼办公室,欧阳雪打开空调,从冰箱里拿出3个听装可口可乐分给大家,然后坐到办公桌前看乐圣公司的起诉书,尽管她对音响展示会降价抛售音箱的后果早有预料,然而当她看到乐圣公司提出600万元的诉讼赔偿请求时,心里还是猛地一沉。毫无疑问,无论是胜诉还是败诉,乐圣公司都是要把格律诗公司置于死地。

  当初叶晓明他们曾明确表示反对低价抛售音箱,最终是她以董事长和大股东的权力否决了3人的反对意见,这使她此刻在心理上处于一种被动的地位。她把起诉书悄然放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缓解一下胸口沉闷的感觉,问道:“你们什么意见?”

  叶晓明以老成的语气说:“这事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打赢打输都是死。既然打不起也输不起,我们三个商量个意见,求和。格律诗公司拿出最高规格,董事长和总经理亲自去深圳登门道歉,附带10万元道歉礼金。当然,求和未必真能走得通,走不通了再做打算也不迟。只是……丁哥一直没少给公司帮忙,这次就别打扰丁哥了。”

  欧阳雪想了想,说:“求和可以,但道歉我不同意。做生意就是竞争,咱们的成本是真实的,事实上音箱赚钱了,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道歉没有道理。”

  刘冰一听就急了,但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董事长,这都刀架脖子了,咱就别硬撑着了,你撑得起,我们撑不起呀,你就为我们受点委屈行吗?”

  叶晓明说:“董事长,公司从组建到现在,有很多事我们与丁哥的意见不一致,但是所有的事没有一件采纳过我们的意见。现在是非常时期,公司毕竟是咱们自己的事,这次求和不管是对了还是错了,我希望董事长能给我们小股东一次机会,哪怕一次,也算董事长承认我们小股东的存在。”

  这时,冯世杰也插言道:“董事长,丁哥的决定肯定有丁哥的道理,无非是借乐圣旗舰影响打格律诗的品牌,也是为公司好。如果求和能避免打官司,咱不是既达到了目的又省了一大笔诉讼费吗?其实道个歉也没啥,人一辈子谁还没个低头的时候。”

  此刻欧阳雪考虑的不是求和结果,而是求和本身的性质。道歉和道歉礼金实际上就等于格律诗公司承认了不正当竞争,并以10万元作为损害赔偿。如果乐圣公司的目的是要置格律诗公司于死地,道歉和道歉礼金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助长乐圣公司的气势,使本来就一团迷雾的局面更加复杂了。

  欧阳雪经过慎重考虑,说:“如果一定要道歉,只能按商业摩擦的不愉快道歉,性质是私下调解、协商,不能按违法道歉,是不是违法得由法院说了算。如果乐圣不是以置格律诗于死地为目的,这个结果他们应该可以接受。如果是置于死地的目的,道歉和礼金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等于格律诗承认了不正当竞争,那会死得更快。”

  叶晓明听了之后点点头说道:“也有道理。”

  冯世杰说:“我同意。”

  刘冰说:“我也同意。”

  叶晓明起身说:“那就决定了,我和董事长去深圳。刘冰回北京守摊子,世杰去订明天的机票,请董事长把10万元的支票准备好。”

  于是,一个简短的股东会议结束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uanggua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