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_遥远的救世主
黄瓜小说网 > 遥远的救世主 > 第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

  1

  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办公室里只剩下芮小丹一个人,她还在赶写一份结案材料,这是一个由侦查“马王黑恶集团案”派生出来的贩卖巨额jiabi的案子,经查实与“马王黑恶集团案”并无直接关系。写完之后,她把结案材料连同审讯笔录等相关文件放入卷宗锁进抽屉,又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里面装有东西的档案袋,挎上包锁上门走了。

  下楼梯时四周没人,她拿出手机给丁元英打电话,说:“乖,都闷在家里几天了,我带你出来散散心……现在就去找你。”但是她没想到楼梯口拐弯的走廊处有人,“胖子”赵国强正让队长雷剑峰看一份有关案子的材料,她的话正好让他们听到。

  赵国强怪声怪气地笑道:“啧啧啧……还还……乖——好麻哟。”他故意把那个“乖”字的音拉得老长老长。

  芮小丹不好意思地笑笑,继续下楼。

  赵国强说:“哪能笑笑就算了?得请客呀,弟兄们早就瞄住你这顿饭啦。”

  芮小丹停住脚步说:“啊?又要请客?我不是刚请过吗?”

  赵国强哈哈笑着说:“那顿是你大难不死的请客,这顿是,乖——的请客。”

  芮小丹笑道:“好,好,我请。”

  出了公安局,她穿过马路来到一家珠宝商店,在加工首饰的柜台将一张订做首饰的凭证和650元现金交给营业员,营业员看了看订单,从柜台里取出一只红色丝绒的首饰盒递给她,她打开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又看了看发票,满意地走了。

  取完首饰,她乘公共汽车去了嘉禾园小区。

  神话的礼物打破了丁元英沉寂的生活,这些天是他自从来到古城以来最紧张、最繁忙的日子,他从相关的杂志、广告、网站等等所有可能的渠道了解音响行业的状况,分析、研究各种信息,思考针对王庙村经济的商业运作计划。

  芮小丹摁动门铃,门开后见丁元英左手夹着一支抽了一半的香烟,脸色憔悴,头发乱蓬蓬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比起昨天的精神状态更疲惫,体力和脑力都已经严重透支,而且也是连续第六天不叠床、不洗茶具了,在这6天里每天都是芮小丹傍晚下了班再来给他收拾房间。房间全然不见了丁元英一向简洁、干净的风格,音响、电视和茶几上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原本一直清理得干净整洁的茶具上面残留着斑斑茶渍,卧室里面床上的被子堆成一团,书房的茶几和沙发上面堆满了各种音响行业的资料,两台笔记本电脑都开着,那台激光打印机正在打印从网上下载的资料。

  芮小丹心疼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说:“看看,都熬成这样了。”然后从档案袋抽出一个精致的玻璃镜框,镜框里是那张经过放大了的她和狼狗在山上的照片。

  丁元英接过一看,满意地说:“好,这个好。”

  芮小丹又从包里拿出红色丝绒的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个只有硬币大小的带着项链的椭圆形玉佩,说:“这是我在珠宝店订做的,不值几个钱,送给你。”

  玉佩呈淡绿色,正面刻着一个正楷的“法”字,背面刻的是“1996年10月9日”的订做日期。玉佩有辟邪之意不言而喻,但是上面一个“法”字的含义也同样不言而喻。丁元英淡淡一笑说:“司法原则是无罪推定,我这还没做事就已经被假定有罪了。”

  芮小丹把玉佩给他挂在脖子上,说:“自家的孩子就得多管着点,象征性戴3天,这3天不许摘了啊。咱把它掖在衬衣里外边就看不见,不怕人家笑咱娘娘叽叽。”

  这时,打印机已经打印完毕,丁元英到书房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熄灭,将芮小丹的相片放到电脑的旁边,整理打印好的文件。芮小丹则动手收拾房间,把床整理好,清洗茶具,将家具擦拭一新,房间里除了书房的文件资料多了一些,又恢复了平时的整洁。

  干完活儿,芮小丹到书房在丁元英右侧的沙发上坐下,见丁元英皱着眉头,左手拇指按在太阳穴上,就问道:“是不是头疼?”

  丁元英点点头。

  芮小丹说:“你躺下,我给你按摩一下。”

  丁元英平躺在沙发上,芮小丹搬了把小椅子坐下给他做头部按摩,她的手指在丁元英头部穴位上揉、按、敲、捏,问道:“有可能干点事吗?”

  丁元英说:“有可能,王庙村做出来过音箱、机柜,但这事需要你和欧阳雪帮忙,需要你帮忙还有段距离,现在是需要用欧阳雪的一个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

  芮小丹不解地问:“为什么?”

  丁元英解释道:“一旦展开……”他一说话就习惯性地想坐起来。

  芮小丹按住他说:“还没完呢,你就躺着说吧。”

  丁元英只好躺着解释道:“一旦展开,如果没有一个合法程序的控制权,到了关键时候局面就会失控。这个名义股东的人选需要具备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平等身份三个条件,这三个条件欧阳雪都具备,用她的名字合适。如果名义股权下的红利归她、亏损归我,签一份承诺协议保证她不会由于公司行为而招致经济损失,这个条件她应该可以接受。”

  芮小丹肯定地说:“欧阳不会去拿这种遮遮掩掩的好处。”

  丁元英说:“样品音箱务必在明年6月以前进入欧洲,距现在不到8个月。北京国际音响展示会每3年一届,下届展示会是1998年5月15日,距现在还有18个月。这些都是这个计划里非常重要的环节,时间非常紧张。欧阳雪那里行不行都得尽快有个结论,如果不行就得马上做出调整。这事定不下来,后续工作都不能展开。”

  芮小丹说:“能帮上的忙欧阳一定会帮,你先和她谈谈,听听她的意见。”

  丁元英说:“你安排个时间。”

  芮小丹为他理了理因为按摩而凌乱的头发,站起来说:“还安排什么,现在就去,我就是想带你出去溜达溜达。”

  于是,丁元英关掉两台电脑和打印机,穿上一件外衣,拿上烟和打火机,两人锁上门下楼了,在小区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维纳斯酒店。

  夜幕已经降临,维纳斯酒店也渐渐进入营业的高峰时段,从大街透过酒店的玻璃窗就能看到里面生意兴隆的景象。芮小丹到服务台问了一下,带着丁元英上到二楼。

  此时的欧阳雪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听到敲门声随口说了声“进来”,却没想到推门进来的是芮小丹,更没想到跟在后面的竟是丁元英,因为正在通话,所以只能用手势和表情表示热情,同时也匆匆结束了通话。

  放下电话,欧阳雪走过来热情地与丁元英握手,说:“是丁先生呀,你好,你好!早就说要摆酒谢罪,小丹一直不给机会,我也不敢冒昧。”

  丁元英礼貌地笑笑没有说话,他不善于这种应酬。

  欧阳雪大方地说:“我和小丹情同姐妹,咱就是一家人了,以后该怎么称呼呢?就别先生小姐地叫了,以后我就叫你大哥吧。”

  丁元英说:“随意,随意。”

  欧阳雪略想一下说:“今天大哥给个面子,城南路刚开了一家苗族餐馆听说不错,我请大哥去尝尝,权当谢罪了。”

  芮小丹插了一句说:“欧阳,元英找你有事。”

  “哦——”一听有事,欧阳雪的神色有了一丝异样的变化。自从芮小丹跟她提出借钱和以后汽车归个人的事之后,她就开始特别敏感。此刻她本能地感觉到丁元英亲自来找她一定不是小事,而且很可能是芮小丹所说“就着王庙村那茬让他出来干点事”的事。她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但还是表现出自然的神态,说:“那……咱们到小餐厅坐下聊吧。”

  丁元英注意到了欧阳雪神态的微妙变化。

  紧挨办公室的小餐厅空着,欧阳雪交代站在门口的服务小姐上好茶,并且通知值班经理这个餐厅不要再安排客人,他们三人在小餐厅坐下。

  丁元英说:“小丹想让我做点事,这你已经知道了,今天来就是想请你给我帮点忙。”丁元英的语气里特别强调了“请你给我帮点忙”的“我”字。

  欧阳雪谨慎地笑笑问:“我能给大哥帮什么忙呢?”

  丁元英说:“王庙村我去过了,也和冯世杰他们有些接触。我以为,如果以王庙村为生产基地,在北京注册公司运作市场,从理论上说拉动一下王庙村是有可能的。”

  这时候餐厅服务员把刚刚沏好的一壶茶送来了,还有杯子和暖瓶。服务员正要按程序给大家倒水,欧阳雪做了个手势让她走开了。芮小丹端起茶壶倒上两杯茶,给欧阳雪和丁元英各送上一杯,没有给自己倒水。

  欧阳雪的顾虑打消了,心情也开朗起来,对芮小丹说:“你不喝水?”

  芮小丹站起来说:“你们谈,我去给元英找点吃的。”说完她就出去了。丁元英和欧阳雪都明白,芮小丹是主动回避,避免由于她的在场而影响双方的意思表达。

  欧阳雪问:“大哥是说小丹借钱那事吗?”

  丁元英摇摇头,放下手里的茶杯说:“用你一个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通过你取得合法程序的控制权,条件是盈利归你、亏损归我。我承诺不因公司的行为而给你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你承诺不假戏真做和协议保密。”

  欧阳雪没想到,所谓的帮忙原来仅仅是用她一个空头名字。不出资、不担风险,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收红利。如果是换一个场合或者换一个对象,她一定不会相信。但她现在面对的是丁元英,是一个有着特殊背景的事件和一个有着特殊需要的人。

  欧阳雪问:“这样的好事,这人为什么是我?直接用你的名字不行吗?”

  丁元英解释说:“不行,那就变味儿了,不但吃大户的心态会使这事很快垮掉,而且我这碗水也不好端了,端得再平也是不平。所以,我和小丹不能有任何经济利益在里面。找你帮忙,是因为你同时具备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和平等身份三个条件。”

  欧阳雪自嘲地一笑说:“看,平等不平等的一动真格就都出来了,掖都掖不住。可这里边如果没有小丹什么事,你图什么?”

  丁元英说:“这个问题很现实,相信以后还会有人问,但是我确实很难回答。如果我现实了,就不会有这件现实的事。有了这件现实的事,我就很难回答这个现实的问题。”

  欧阳雪说:“这么绕着多累,你说扶贫不就得了。”但是话音刚落,她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有问题,继而说:“那也不行,人家县长、书记这些父母官都不着急,你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扶的哪家子贫,谁信?”

  丁元英说:“事物的缘起有很多因素,这个不去论它了。”

  欧阳雪思忖着这件事,仅就帮忙而言,这么简单的事无须考虑,也无可拒绝,而且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沉思了片刻说:“这不是坏事,往大里说还是个积德的事。这事与其说大哥让我帮忙,不如说大哥给我个机会。我相信大哥,但是这种偷偷摸摸的钱我挣不来,要让我干就来真的。我不知道需要出多少钱,要是输不起我就不往前凑了。”

  丁元英说:“你的股票本利相加不会低于100万,所以无论真假,你名下的出资都是100万,这个必须要有根据。你的资金要到明年5月才能从股市退场,但是公司运作的资金不能等,所以无论真假,你都得先用股票和饭店抵押从北京融资,资金很快就到账,我给你做担保方。重要的是法律手续的真实,证明你是真实的投资人。”

  欧阳雪说:“股票能挣多少钱我没想,有多少算多少吧,本来就是外财。但50万本金是实实在在的,其中有几万还是借的,这50万是我赔得起的底线。我没别的能耐,就会开饭馆,这事成不成我都开我的饭馆。我能不能问问,冯世杰他们出多少钱?”

  丁元英回答:“他们可能会出一些,但可以忽略,本质上还是需要资本方给他们的股份垫资,如果他们不缺资金就不需要请你们吃枣了。公司运作到高峰期可能需要300万的资金,那时候是以公司的名义融资,风险底线是公司破产,绝对风险是你名下的100万和他们可能拿出来的投资,其中你给他们垫资的部分表示他们个人对你的负债。”

  欧阳雪说:“赔到底就是股票连本带利的100万,还能承受。我说句实在话,这事没真的假的,就是我实实在在投资,我请大哥给我帮忙还不行吗?如果真赔了,白纸黑字我决不会有半句怨言。能请到大哥这样的人帮我理财,我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这时,小餐厅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服务员进来对欧阳雪说:“经理,小丹姐已经把饭准备好了,让我来问问现在可不可以上饭?”

  欧阳雪用目光征询了一下丁元英,然后说:“可以,上饭吧。”

  服务员闻声下去了。

  丁元英说:“这不是件小事,你慎重考虑。考虑成熟了给我答复。”

  欧阳雪说:“不是我不考虑,是这事就没什么可考虑。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大哥既要帮他们还要防他们,稍微一想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丁元英说:“这事起因复杂,简单地说就是开发王庙村的廉价生产力资源,拉动王庙村经济,给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他们一个成就事业的机会。”

  欧阳雪一愣,惊叹道:“刘冰也凑进来了?天哪,这公司成发烧友俱乐部了。”

  一会儿的工夫芮小丹来了,一个服务员跟在后面端着一只大托盘,托盘里是一碗热气腾腾烩菜和一碗白生生的米饭,显然是一个人的份饭。服务员放下饭菜离开了,芮小丹把筷子、勺和辣椒、醋放到丁元英面前。

  欧阳雪看了看烩菜和米饭,说:“这么简单,你就让我大哥吃这个?”

  芮小丹说:“这就挺好。”

  欧阳雪问:“你吃什么?”

  芮小丹说:“我在厨房吃了几个包子。”

  欧阳雪说:“刚才我一看大哥来了就知道准有事,心里就开始紧张。”

  丁元英拿起筷子问:“紧张什么?”

  欧阳雪笑了笑,说:“大哥不是一般人,想必对小丹的将来会有打算,我最担心的就是小丹从店里撤股,虽说以后还是朋友,可谁都知道那样就越走越远了。本来我们这儿过得好好的,你一来就不安全了,就给打乱了。”

  丁元英这才明白,原来欧阳雪的神态变化是在担心这个。或许是因为他不了解欧阳雪与芮小丹的背景,所以他不太理解欧阳雪的敏感。暂且不管欧阳雪为什么担心芮小丹有没有从店里撤股的可能,至少从单纯的经济利益考虑,芮小丹从店里撤股只能对欧阳雪的收入更有利,而欧阳雪也并不缺乏收购芮小丹股份的资金。那么,欧阳雪与芮小丹之间更多的就应该是友情、理解和默契的相互需要。

  这不是一个三言两语就能沟通的问题,丁元英笑着说:“小丹在你这儿有钱挣,为什么要撤股?我来不来古城小丹都要留学,也是越走越远。”

  欧阳雪说:“不一样,一个是天涯咫尺,一个是咫尺天涯,能一样吗?”

  芮小丹感愧地笑着说:“姐姐,我这脸上已经挂不住了,好像我真有多重要似的,不是那回事。这些年姐姐一直照顾我,没把我扫地出门就不错了。”

  ……

  吃完饭丁元英就告辞了,欧阳雪执意让芮小丹开车送丁元英,她把汽车钥匙塞给了芮小丹,送他们到酒店门口,看着他们上车离去,这才转身回店里。

  芮小丹驾驶汽车离开维纳斯酒店,不知是深秋的缘故还是心情的原因,她觉得今天的月光格外清冷,而秋风拂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更衬托出夜的沉静。由于条件、背景等各方面的原因,她对欧阳雪支持针对王庙村的扶贫组建公司的态度有所预料,事实是欧阳雪的态度已经超出了丁元英的期望值。她的心情沉静之中夹杂着几分苍凉,一点没觉得是在做一件事情,而感觉是在体验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

  丁元英感觉汽车行驶的马路很陌生,问道:“这是去哪儿?”

  芮小丹答道:“带你遛遛。”

  汽车行驶了十几分钟来到古城最大的公园广场,广场上有喷泉、音乐、彩灯,老人和孩子成了这里夜生活的主角,只有为数不多的年轻人融于其中。休闲的人们在同一块场地和同一首音乐节奏里跳着不同风格的舞蹈,大秧歌与迪斯科舞在一起,减肥舞与课间操各得其乐,四周的长椅上坐着好友或情侣,喷泉的周围是追逐打闹的孩子们。

  芮小丹停好车,挽着丁元英的胳膊走近公园广场,在喷泉水池旁边站下,说:“我们家的老房子就在这儿,跟欧阳家住邻居,后来旧城改造都拆了。我5岁那年父母离婚,7岁跟母亲去了法兰克福,16岁回来读高中。记得拆房那年是1987年,我正在古城寄宿中学读高中,还专门跑来看了看,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丁元英问:“你在法兰克福读书可以直接上大学,为什么又回来了?”

  芮小丹说:“我父亲是导演,我母亲以前是话剧演员,他们都希望我考电影学院,将来当演员,我母亲就这样让我回来了,在古城读高中。我在法兰克福上了9年学,汉语已经快不会说了,要考电影学院不回来不行。但是,后来我报考了警官大学。”

  丁元英问:“为什么?”

  芮小丹说:“因为警察威风,当时就向往那种感觉。”

  说话间,她发现旁边长椅上的两个人要离开,于是赶忙过去及时占住了位子,然后招手让丁元英过来,两人就有个坐的地方了,非常惬意。芮小丹愉快地说:“咱们等个节奏合适的曲子,看我给你露一手街舞。”

  丁元英笑着点点头,然后说:“这边的事,就差你这儿咬个牙印了。样品音箱必须在明年6月以前进入欧洲,如果你能趁探亲捎带着办这事,这是最简便、最省钱的方法,这就要求你必须要在这个时间段请下来探亲假。”

  芮小丹说:“我上次探亲是去年5月,到明年6月就2年了,符合规定,请探亲假不该是个问题。你考虑清楚了,我不懂专业,只能干点跑腿儿的事。”

  丁元英说:“那点事,傻瓜去了都能办。”

  芮小丹问:“你能确定我不比你说的那个傻瓜更傻吗?”

  丁元英笑了,说:“确定。”

  这时,广场上一段音乐曲终,接着响起了一支快节奏的曲子。芮小丹冲着丁元英灿烂地一笑,起身加入了跳舞的人群,她随着动感的音乐节奏进入舞蹈状态,只见她错步、提肩、转体……步伐轻盈而富有弹性,动作随心所欲而又节奏鲜明,充满了青春的热烈和野性的美,蕴涵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忽然,一个年龄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跑到芮小丹面前对着她跳起街舞,小男孩穿着一身跳街舞特有的服装,样子调皮而可爱,一招一式都全神投入。

  丁元英惊讶地看着,渐渐地看呆了,突然间感觉生活是这么真实、这么美好,一种遥远而陌生的快乐在他心里悄然荡漾。然而,就在他忘我地沉浸在这种快乐的时候,长椅空着的一半坐上了一个姑娘,这姑娘一下子就和他挤到了一起,硬是在另一头挤出了一块地方让她男朋友坐下,姑娘就背对着他与男朋友聊了起来。丁元英赶快站起躲到一边,姑娘冲着他胜利而得意地一笑,他就这么轻而易举被打败了。

  街舞跳完了,小男孩像个江湖侠客似的对芮小丹说:“还行,挺像回事儿的。”

  芮小丹笑着说:“小兄弟,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呀。”

  小男孩眼睛一瞪说:“说我?我还没给你露绝的呢!”

  芮小丹亲昵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后脑勺,跟他招了招手再见,退出了跳舞区走到丁元英跟前,刚才椅子被姑娘挤占的一幕她已经看见了,就开心地笑了笑,挽着他朝停车的地方走去。走到汽车跟前两人坐进车里,停车场的管理员马上过来收费,芮小丹付过钱接过收据就准备点火发动车,却被丁元英伸手阻止了。

  丁元英脸上呈现出一种少有的严肃神态,语调低沉而凝重地说:“我有几句不能跟你讲理也无法给你解释所以然的话,希望你能听进去。关键一句:你应该辞职。请注意,是你应该,而不是我希望。只要你一分钟是警察,你这一分钟就必须要履行警察的天职,你就没有避险的权力。但是,国家机器不缺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刑警,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为的人才,这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

  芮小丹做了一个昏厥状靠在座椅背上,说:“赶快把后半部分拿掉,这已经不是通俗的嘲讽了,是极品嘲讽。你这么严谨的人,怎么今天说了这么过头的话?”

  丁元英沉静地说:“我再重申一遍,我不能跟你讲理,也无法给你解释所以然。佛家常说‘证到’这个词,却从来不告诉你‘证到’后面是什么,因为欲说欲解都不能,因为条件的条件的条件,因为因果的因果的因果,所以就有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说过,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

  芮小丹说:“这就对了,我就应该是我,为什么你非得让我不是我呢?既然是我知道了我就不是我,那就是不可知,不能知,那就别知了。”

  丁元英感叹地说:“言语道断,一说就错。”

  芮小丹启动汽车开上马路,车子开了很远她都没说一句话,而是在脑子里思考。等到汽车上了一条宽阔的车道,这才说道:“我是刑警,因为怕死而辞职,我做不到。你不该说出来,你应该知道,拒绝你该是一件多难的事。我相信你的思辨,你是站在你所能把握的条件上判断我的前途,但那是你的,不是我的。如果我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你的,那就不是我爱你了,那是你自己爱你自己,也就没有爱了。”

  丁元英沉默不语,无奈地望着车窗外。这不是一个谁是谁非的问题,不存在价值取向的正确与错误,仅仅是一个价值考量的问题。但是,如果不是站在“作为价值”立场而是站在“人生价值”的立场,又很难说芮小丹的价值观考量不足。如果要用这种价值考量他自己……丁元英没有底气再想下去了,那就不是不足的问题了,而是没有。

  汽车到了一个路口,丁元英对这个地方有印象,却发现汽车朝着嘉禾园小区相反的方向拐弯了,于是问道:“不是送我回去吗?”

  芮小丹神秘地一笑说:“尽管你的话我不能接受,也不能全理解,但我还是爱听,归根到底都是你惦记着我。就凭这个,怎么也不能放你回去。”

  丁元英自然明白“怎么也不能放你回去”的意思,憨憨地一笑,说:“我给公司取了个名字,叫格律诗,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

  芮小丹一听“格律诗”就脱口而出说:“好名字,规矩,雅致。你这种人居然能想出这么有情调的创意,不容易。”

  汽车驶进玫瑰园小区,芮小丹把车停在房前,两人下了车。

  丁元英经过车库的时候,看了一眼车库大门说:“这车你要不开就不能这么闲着,得拿出来让他们用,这事一展开少不了用车的地方。”

  芮小丹拿出钥匙开门,一边说:“我只是保管,这种事你不用跟我商量。”

  进屋打开灯,丁元英一眼就发现客厅里的陈设有了很大的变化,过去墙上的那些本来就不多的小镜框风景画和装饰物不见了,挂上了两张老式留声机的唱盘,一张是黑色的胶木唱盘,一张是红色塑料唱盘,音响旁边多了一个漂亮的CD存放盒。最大的变化是四方形的大茶几上新购置了一套与他那里一模一样的功夫茶具,只是茶杯略有不同。

  丁元英说:“一个多星期没来,这么有品位了。”

  芮小丹给他脱下外套挂到衣架上,让他换上棉拖鞋,笑着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己?我这都是照着你的生活习惯给你准备的,我离过这样的日子还远着呢。”

  丁元英被她拉着到卫生间先洗手,回到客厅摁下电热壶的电源烧水准备泡茶。芮小丹把窗帘都拉上,然后打开音响,播放那张《天国的女儿》的唱片。

  丁元英说:“你老听这张,不烦吗?”

  芮小丹过来骑在他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幸福地微笑着说:“不烦,百听不厌。你看看你,音乐、清茶、香烟、美女,浪迹天涯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了。”

  丁元英一侧身躺倒在沙发上,伸展开四肢做不设防状说:“无论文章怎么做,落笔都在床上,就别让我再眉来眼去了,一个字——”

  芮小丹捂住他的嘴没让那个最直白的字吐出来,说:“多浪漫的事一经你的嘴过滤就只剩下本质了,一点情调都没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就得眉来眼去。”

  丁元英一伸手说:“给多少钱。”

  芮小丹说:“五毛,先赊着。”

  丁元英说:“五毛?你买把菠菜都不够。”

  芮小丹说:“那就一分都没了。”

  丁元英说:“那还是要吧。”说着,他抱住她,两个人做了一个长长的吻。

  芮小丹陶醉地闭上眼睛,喃喃道:“真想就这么死了,死在你怀里,然后你把我撒到大海里,我就是最幸福的女人。”

  丁元英说:“你要死怎么也得在夜空里划道弧线,这算什么?”

  芮小丹忽然站起来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又走到门旁边把电灯关掉了,屋里顿时漆黑一片。她借着微弱的月光走到窗前,对丁元英说:“到这儿来,从后面抱着我。”

  丁元英从后边抱住了芮小丹。隔窗远望,秋夜的天空高远深邃,一颗颗星星像被水洗过似的,亮晶晶地点缀夜幕。月光像水银一般洒下来,将斑斑驳驳的树影印在地上。

  芮小丹双手攥住丁元英的手,身子靠在他怀里,轻轻地说:“你看,夜色多美。到时候我就躺在你的怀里听音乐,听你给我讲天国、讲地狱,我就在你怀里悄悄死去了,我的坟墓上开满了细碎的勿忘我,在微雨的清晨,你穿过蜿蜒的小路而来,手里拿着一枝花在我的坟前默默伫立,啊……我就永远活在了你的心里。”

  丁元英说:“你刚才是说去大海,怎么转眼又钻地下了?”

  芮小丹笑了,想了想说:“不行,你还得给我撒海里,那你就伫立在海边吧,你望着无际的大海,落下了两滴狼狗的眼泪,然后浪迹天涯,又被一个美女收留了。”

  丁元英笑了笑,松开手站在她旁边说:“我这两天就和韩楚风联系,从他那儿拆借资金先用着,等这事有点头绪了,我想去趟五台山,找个寺庙燃炷香、拜拜佛。”

  芮小丹刚要说“你还讲迷信”,马上联想到那次关于“主”的讨论,要说的话就给咽回去了,想了想问道:“烧香拜佛,讨个什么呢?”

  丁元英回答:“讨个心安。合了国法,还得看看合不合佛法。”

  芮小丹问:“你做私募基金问过佛法没有?”

  丁元英说:“私募基金跟你没关系,就不用问了。”

  芮小丹深谙这其中的寓意,有一种备受呵护的幸福,灿烂一笑,歉意地说:“现在刑警队里太忙,谁都不好意思请假,我不能陪你去了。”

  丁元英说:“请了假你也不便去,这事多少都有点寻经求道的意思,少不了楚风也去凑个热闹,带个女的就不合适了。”

  芮小丹自嘲地一笑说:“是我自做多情了,可是我已经说过不能去了,你深深表示一下遗憾不就得了。”

  丁元英望着窗外说:“这就是圆融世故,不显山不露水,各得其所。可品性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道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

  芮小丹心底顿生一种融通契合的心灵感应,默默点了点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uanggua2020.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