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八章 坚不可摧

第一千零八章 坚不可摧

  五万大军发起冲锋,马蹄踩踏大地使得整个山谷都在颤抖,马蹄声、呐喊声被山谷独特的地势聚拢起来,愈发如闷雷一般震人心魄。

  倏忽之间,十余里的距离眨眼即过。

  堡垒上的右屯卫兵卒早已得了将校的军令,知道眼下才是真正的战斗,盾牌手纷纷上前,举起木盾护住袍泽的身躯,而弓弩手则或是举起装填完毕的火枪,或是张弓搭箭,或是将震天雷持在手中,吹燃火折子……

  闷雷一般的喊杀声从山谷之中传来,紧接着,冲在最前的吐谷浑骑兵便陡然跃出,出现在唐军眼帘之中。

  “稳住,听从号令!”

  将校们不断的大声呵斥,稳定军心。

  面对数万骑兵的集体冲锋,又是大斗拔谷这等独特的地势,使得冲锋的视觉、听觉两方面都得到极大的体现,这难免使得唐军步卒在心理之上出现胆怯、畏缩等等波动,这就需要将校充当主心骨,不断的提振士气,稳定军心。

  吐谷浑人虽然近些年休养生息,鲜有征战,但二十年前亦曾是豪横一方的霸主,纵横青海、肆虐河西,兵革之利甲于一方,固然未有汉人那样成体系的战争理论,但是战阵经验却是丰富无比。

  调教士气自然很有一套。

  最简单、最直接的鼓舞士气的方式,便是一句“三日不封刀”……

  对于野性难驯的胡族人来说,再没有什么奖励比那般冲入敌城恣无忌惮的杀戮劫掠**暴戾来得爽快。

  五万人的冲锋,与两人的冲锋不可同日而语,更非是简单的数量叠加所呈现的变化,而完全是不同量级的气势。

  刚刚面对两万人的冲锋,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然而眼下五万人呼啸而至,却足以使得山崩地裂、日月无光。这就是骑兵凭借机动性与战斗力呈现出来的威势,即便是数倍于此的步卒亦难以望其项背。

  即便准备充分,但是面对这等毁天灭地之威,堡垒上躲在箭垛后的唐军依旧心跳加速、面色发白。

  这是人性面对强大的力量最原始的反应。

  诺曷钵位于数百亲兵簇拥之中,高高举起弯刀,大吼道:“冲上去!与先锋一起前后夹击,击溃唐军阵地,河西之地便尽归吐谷浑之奴役!”

  “吼吼吼!”

  无数吐谷浑战士兴奋得双眼发红,狠狠冲向唐军堡垒。

  堡垒之上,负责瞭望的唐军偏将等到敌军进了射程之内,立即大吼一声:“放!”

  身后的卫兵当即将原本高高举起的红色旗帜狠狠的劈斩而下。

  “砰!”

  数百上千杆火枪同时扣动扳机,弹丸被火药的巨大力量推射自枪口推射而出,携带着巨大的动能射向迎面而来的吐谷浑骑兵。弹丸发射之后,火药激发所形成的烟雾随之喷出,无数火枪的枪口形成一片厚厚的白烟,缓缓上升,蔚为壮观。

  柔软的铅弹携带着巨大的动能,一瞬间便穿越数十丈的距离,狠狠的射中冲锋中的吐谷浑骑兵身体,然而轻而易举的突破他们身上的衣甲。柔软铅弹进入躯干之后,受到阻力立即发生扭曲变形,不规则的形状在敌军身体被翻滚向前,破坏一切骨胳、血管、脏器、筋络,然后在后辈透体而出,形成一个碗大的创口,血肉飞溅。

  中枪的吐谷浑骑兵惨呼一声,浑身力气瞬间被带走,整个人登时坠下马背,身后的袍泽却不管不顾,纵马踩踏上来,事实上万军冲锋之下兵卒之间左右前后的距离极为有限,也不可能采取什么躲避动作,顿时将坠马的兵卒踩成为一堆肉泥……

  然而,唐军的射击未有片刻停歇。

  一轮射击完毕,军中偏将立即下令:“换!”

  前排的兵卒立刻反身撤下,早在身后等待的袍泽马上顶上前去,端起火枪瞄准。

  “放!”

  “砰!”

  又是一轮齐射,堡垒之前的火药硝烟愈发浓郁一些,缓缓上浮,经久不散。

  “换!”

  “放!”

  “砰砰砰!”

  一轮又一轮的齐射,之间唯有稍许间断,无数的铅弹向着冲锋而来的敌军倾盆大雨一般倾泻而去。

  堡垒面对谷口的正面,是一道横着的宽阔墙壁,且中间位置略有内收,形成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形,如此便可以最大限度的造成双方接阵的兵线,使得火枪的威力愈发明显。

  自进入火枪的射程,至堡垒之下这一段距离,成为吐谷浑骑兵的梦靥。

  动能强大的铅弹恣意的洞穿着吐谷浑骑兵的身体,人马尽皆成为唐军射杀的目标,数千人不间断的“三段击”发挥出火枪的巨大威力,就仿佛在吐谷浑人面前构筑了一道由铅弹铸成的“铜墙铁壁”,但凡进入射程之内,便被残暴的射杀。

  即便侥幸躲过漫天飞射的铅弹冲入至堡垒之下,早已顿在箭垛之前的唐军便点燃震天雷的引线,将之投掷于城墙之下。

  “轰!”

  一枚震天雷炸响,便是数人被气浪掀翻,然后震天雷铸铁壳子被炸开,十余片弹片激射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将附近所有的物体无情的洞穿。

  诺曷钵立于后军之中,远看着麾下部族好似被一把无形的镰刀疯狂的收割生命,登时感到一阵心胆俱寒的恐惧。

  刚才伏忠率领两万先锋军冲阵之时,可没有面对这等近乎于狂暴的攻击。

  很显然,唐军预谋了一个陷井,故意将伏忠放过去,然后将中军与先锋之间截断,使得两部分各自为战,无法形成统一的威慑,释放出吐谷浑骑兵的最大战力。

  最要命的是,唐军显然非常有信心可以吃得下这七八万吐谷浑骑兵,否则岂敢这般引狼入室,将先锋军放过去?

  而堡垒上惊天动地的火器发射以及震天雷炸响的声音,更是将诺曷钵所有的雄心壮志都轰击得犹如渣滓一般。

  世人都知道唐军火器之利,甲于天下。

  然而诺曷钵现在才知道,这何止是甲于天下?凭借火器匪夷所思的威力,使得唐军获得了一种完全不成比例的战力优势,由此所引发的,便是战略战术之上的碾压。

  就好像一个青年壮汉面对一个流着鼻涕的总角孩童,双方战力根本不是层次……

  “轰轰轰!”

  “砰砰砰”

  堡垒之前,弥漫着的硝烟随着微风恣意翻卷,使得整片战场犹若仙境一般,令人看不真切。

  弥漫着的硝烟之中,吐谷浑军队战士和战马的尸体铺了厚厚一层,残肢断臂四散抛飞,流淌的鲜血已经将谷口的土地浸透,恣意流淌,触目惊心。

  诺曷钵陷入犹豫之中。

  按理说,唐军的火器展现出如此惊世骇俗、匪夷所思的威力,又有堡垒护身,吐谷浑人已经没有什么获胜之可能,若是继续冲锋下去,怕是所有人都要射杀在堡垒之前。

  然而此刻若是撤军,那么率领先锋军冲入堡垒之后的伏忠怎么办?

  毫无疑问,一旦诺曷钵此刻撤军,那么唐军就可以从容分兵,将伏忠的先锋军围起来剿杀一空。

  那可是自己寄予厚望,当作继承人来培养的亲生儿子啊……

  尚有另外一个可能。

  唐军兵力不足,显然很难在堡垒的四周都保持如此猛烈的火力,所以他们在两侧构筑了墙壁,试图以此来阻挡吐谷浑骑兵突击他们的两翼,甚至绕到他们的后阵。

  眼下伏忠已经冲过去,想必正在猛攻唐军堡垒的后阵,若是自己同时不计伤亡的发动猛攻,前后夹击,也是有可能击败唐军的。

  当然,如果攻不下这个突兀出现在谷口的堡垒,强攻之下,吐谷浑大军就要面对全军覆没之险地。

  诺曷钵立于马上,望着堡垒之下惨烈至极的战场目眦欲裂,心中权衡得失,犹豫难决。

  而就在此时,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诺曷钵回头望去,面色瞬间发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