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丑鼻怪_我是半妖
黄瓜小说网 > 我是半妖 > 第十九章:丑鼻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丑鼻怪

  空间不大,两人进来以后,几乎是脸贴着脸,这般近距离观看下,陵天苏觉得漠漠长得十分好看,在刚才仓皇逃跑之下,他头上的草标也不知掉到了哪里,一头乌发倾泻而下,增添了一丝阴柔美感,脸上虽然布满泥污,但却像是刻意为之,在奔逃之下,领口微微松开,露出了几寸与脸不符的雪白肌肤,澄澈的双目流动间,带着一丝空灵。

  鼻尖还隐隐嗅到微微淡香,陵天苏暗奇,都说狐臭狐臭,可眼前这只狐狸仁兄非但没有狐臭,身上的味道还这么好闻,比香儿平时抹的香粉还要好闻。

  “你……你看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睛!”

  见陵天苏一直死盯着他不放,漠漠脸上有些不自然,身体不由向后靠去,口中出言喝道,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嗔怒之意。

  陵天苏一呆,心头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林中。

  “任哥哥,林子这么大,恐怕我们是跟丢了。”燕小姐惋惜道。

  汪子任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哼哼,他们跑不掉的。”

  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属制作的圆柱状容器,拧开盖子,一只全身长满尖刺的四脚爬行动物便从中窜了出来,脑袋尖尖的,一双浊黄的眼珠不停在眼眶里转动着,身形不过一只手掌那么长,样子十分丑陋。

  燕小姐面容立即露出嫌弃之色,“这是?”

  汪子任狞笑道:“这小家伙叫丑鼻怪,别看它生得又丑又小,可它天生鼻子敏感异常,对那些细微的味道都能捕捉的到,用于追踪很是好用。”

  燕小姐道:“可是它又如何能够区分那两只妖兽身上的味道呢?”

  汪子任道:“你忘了我们跟那两人一碰面就送了他们几箭么?”

  “那又怎样?此事与追踪之事毫无关联啊?”燕小姐依然不解。

  汪子任哈哈一笑,笑道:“本少做事,只求万无一失,在射出那几箭时,我早已在箭上抹了一层雾磷粉,这雾磷粉是一种银色的粉状雾,与箭身的颜色相近,在这漫天雪地里又是最好的掩饰,已那两人根本就发觉不了自己在什么时候染上了这东西。你们说如今那两人如何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燕小姐立即恍然,随即娇笑道:“任哥哥真是聪明得紧,如此一来那两人是插翅难逃了。”

  “少爷深谋远虑!我等望尘莫及!”手底下几人也立即起喝奉承道。

  汪子任又从怀中逃出一个玻璃瓶,瓶口被木塞封死,里头装着的正是雾磷粉。汪子任将瓶口打开送到丑鼻怪鼻前,嘿嘿笑道道:“丑鼻怪啊丑鼻怪,你帮本少找出这个气味来,本少回去后赏你几斤新鲜的兽血。”

  丑鼻怪打了一个响鼻,好似听懂了他的话,兴奋的窜出他的手掌,向某处游走而去········

  ··················

  树洞中,陵天苏待得久了,有些无聊,便主动找开话题聊。

  “诶,我说老兄,你似乎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啊,这么一大片雪域里感觉你都车经熟路的,甚至这里的树木你都能调动,我感觉得到这些大树年代久远,怕是早已生出了自己的灵智,如此还能乖乖的听你的话,你到底什么来头?”

  漠漠黑白分明的眸子瞟了他一下道:“你以为我跟你们这种弱不禁风的贵族少爷一样没用?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少爷习惯了温室里成长,从小到大都是在宠爱里度过,估计平日里那些长辈都是放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禁不得一点风吹雨打,我可是一成型就巴不得脱了那被保护的牢笼,来到了这片雪域里打滚,日子虽然艰辛危险,但是我找到了自由的快感,呆在那种被圈养的笼子里,一无所知,这就是你想要的?“

  漠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他讲这么多,说到后来心里有些烦躁。

  陵天苏却笑了:“听你这语气,看来是从家里偷偷逃出来的了?”

  不经意暴露了些信息,漠漠脸色有些难看,又不好把话收回来,只好仰着脖子硬气道:“是又怎样!”

  陵天苏苦笑道:”真是够任性的。“

  漠漠眼眸一睁,“任性?!你居然说我任性?!”

  陵天苏耸了耸肩,笑道:“难道不是吗?你所说的那种生活,虽然过程苦了些,但总归是不受拘束的,自由翱翔,我虽足不出户,被保护周到,可谁知在族中却要受尽嘲讽与讥笑,有时候我也有想过一走了之,可那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这条命总归是属于狐族的,所以我无法不切一顾的抛下一切离开。”

  漠漠讥笑道:“这就是你贪生怕死的理由?真够牵强的。你怎么说也是身份尊贵的狐族少主,怎会受人白眼?”

  陵天苏心中微微苦涩,面上却未表露。“身份尊贵?少主?恐怕在我们狐族能真心承认我这个少主身份的人恐怕也不会超过一手掌之数。”

  漠漠皱了皱眉,听他语气好像并未作假,甚是不解。

  “什么意思?”

  陵天苏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在南狐一族,众所周知,我是一个半人半狐的产物,在这个重视血统的时代里,我怎么可能得到正视。好在狐奴爷爷他们不在乎这个,才得以让我一心呆在狐族。”

  漠漠心头震撼,双目瞪圆。

  “什么?!你竟是混血而生?!怎么会?”

  陵天苏丝毫不在意他的吃惊,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论是南狐还是北狐都知晓此事,你竟不知倒也奇了。”

  漠漠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双目出神,口中喃喃细语,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陵天苏伸手轻轻推了他一把,道:“不至于吧,你干嘛这么吃惊。”

  漠漠晃了晃神,反应过来,勉强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奇怪历来半人半狐都难以化形成长,更别说修炼了,看你一副人形,有些吃惊罢了。”

  陵天苏扬了扬眉,样子颇为得意,道:“那是,本少爷虽说血统不纯正,可生来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成功化形也是情理之中,你们北狐的小公主据说是在十年间化形的,虽说比起她晚上了四年,不过我有信心在日后的道路上,绝对不会比她弱就是。”

  见他一脸得意的可恶表情,漠漠差点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瞧你那得意样子,你面容苍白,体内元力虚浮不定,出手力道虽然有余,但却有失准头,明显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元力,一看就知道你是服了什么天地至宝,才助你顺利化形,导致你根基极度不稳。我族小公主虽然十年化形,根基却是实打实的稳,就连那几百年化形的妖兽比起来也是过之而无不及。”

  陵天苏被他说的有些脸红,确实,如果没有红婴果,恐怕他实在难以化形。可漠漠将他和北狐小公主比较,言语间还让他还落了下成,心中升起几分不服气。

  “那小公主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若非她身具九尾血脉,也未必能在我前头化形。”

  陵天苏鼓起两颊腮帮,眉宇间还带着孩子般不服输的表情,漠漠心中不由觉的好笑,呸了一口,失笑道:“要知道,血脉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见他不屑,陵天苏心中微微恼羞,“腾”的一下想要站起来,刚想辩解两句,奈何树中空间实在太小,哪里容得了他站起身来,腰板还没挺直,脑袋就撞在了头顶树身上,陵天苏吃痛。

  痛呼声刚要出口,却被一张微凉的手掌捂住口鼻。

  “泥敢神麻……”陵天苏含糊不清说到。

  “嘘……别出声!”漠漠一手捂住他的口鼻,另一只手竖起食指,放在唇前低声说道,神色警备。

  陵天苏也压低声音:“怎……怎么了?”

  漠漠眉宇凝重,“那群人好像追来了。”

  “怎么可能!林子这么大,怎么这么快就追来了。”

  “先别急,可能是碰巧,我们先呆在这不动,情况不对再撤。”

  “好……”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陵天苏突然发现这样近距离细看漠漠这家伙,长得还真是挺不赖,修长的食指比于唇前,薄薄的唇角被勾勒的十分完美,还带着一丝天生的上扬,即使是在警惕当中,看起来仍有些机灵。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这长大不知得迷死多少姑娘。

  漠漠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低声斥道:“你看够了没?”

  “呃……”陵天苏讪讪收回目光,这样盯着一个大男人看的确不太好。

  时间慢慢流逝,陵天苏又坐不住了,因为他呼吸愈发不顺畅,这才发觉漠漠还捂着自己的口鼻在呢。

  陵天苏用手指捅了捅漠漠的手臂,示意她松开。

  漠漠一愣,触电般收回手,他也给忘了。掌心还残留着一些温度,漠漠厌恶般的皱起了眉。

  “真恶心,你居然流口水!”说完,伸手便在陵天苏衣服上可劲蹭。

  陵天苏晕倒无语。

  “是你自己捂这么长时间的!”

  漠漠一边蹭一边低语,尴尬试图化解不惜往陵天苏身上泼脏水,“指不定还是鼻涕呢。”

  “喂喂,你够了啊,我又不是智障,哪来的那么多口水鼻涕。”

  漠漠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谁知道呢?”

  丑鼻怪小小的身躯在林中飞速爬行,速度极快,经过地上枯叶时带着沙沙的声响。身后几人紧跟其后。

  丑鼻怪速度渐渐变慢,不时轻轻打上两个响鼻,不再继续笔直前进,而是四面八方小区域里东闻西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