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番外_王府宠妾
黄瓜小说网 > 王府宠妾 > 221.番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221.番外

  番外之我穿到我的身上1t;四gt;

  晋安帝心里苦笑,眼前一闪,外面的世界清晰起来,就见她霞飞双颊,水眸迷离,一副待人撷取的娇态瘫在自己怀里。

  胀痛感逐渐明显,竟让他有一种欲裂之感。

  他闭了下眼睛,才又睁眼看她,低沉的嗓音带着遮掩不住的沙哑:“时候也不早了,朕还有几本折子要批,你先回去,待晚膳朕就回。”他边说边伸手揉了揉她微微有些泛红的眼角。

  瑶娘迷蒙的双眸渐渐澄亮,这才现自己的姿势实在太羞人,而那下面有什么东西支楞楞地顶着她。她忙急促地站起身,头也没敢抬地点了点,却在抬步欲走之际,犹豫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晋安帝当然知道她在疑惑什么。垂看了眼多年未情动过的那处,脸上的苦涩更浓,之后闭上了眼。

  他分神去感受脑海里的那处空间,此时那个人正陷入昏迷之中。他心里有些后悔,甚至忍不住去想自己要不要将她拉回来,继续未完之事。

  却仅仅只是想想。

  他怎样都无所谓,可他说不定哪日就离了,等原主回来若是知道这事,心里是否会有隔阂,他会不会又害了她……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打起精神去看奏折。

  随着晋安帝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来越多,他越是深刻地明白其中究竟有什么不同。

  若说他走得是一条艰难险途,那么原主走得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天之宠儿!

  似乎什么都十分顺遂,运气好得让人眼红!

  可说到底晋安帝从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是只靠运气就能一路坦荡的。明明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可他却自虐似的收集着这一世从命运开始分岔后生的一切。

  为了获得助力,他甚至用言语蛊惑原主给他提供各种信息,而后从外界获得种种信息进行补全。

  越是了解下去,他越是感觉所有一切似乎就是命,因为这一世的源头改变了,她并不是徐月茹的人,也不是主动爬了床,所以‘他’从方一开始的态度就是截然不同的。

  真是时也,命也!

  他自然想到了寒川子,也许这一世的改变俱因为那寒川子。他也清楚自己回去的契机就在寒川子身上,可他竟不想去找那个人。

  ‘他’明明就是他,身世背景什么都是一模一样,只除了她。其实她也是他的,若是没有他,自然没有这一世的‘他’和她,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霸占这一切。

  这些念头像野草一样在他心里疯长着。而与之同时原主也并没有坐以待毙,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他竟开始和他争抢这具身体的主导权。虽其本人还是出不来,却也给晋安帝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不过两人并没有撕破脸皮,都清楚有一道线,但凡僭越就是不死不休。而为了安抚对方,晋安帝已经开始命人在找寒川子了。

  寒川子本就一直在京师附近,在通州也是薄有名声,所以很快就被带入了宫。

  “万万没想到,竟是旧识。”寒川子见到晋安帝后,便抚须如此说道。

  晋安帝心中一惊,以为对方看出了什么,很快他就知道对方为何会这么说了,因为脑子里的那个声音告诉他,‘他’曾经与这道人见过。

  “当日一别,未曾想到大师风姿不改。”

  “陛下谬赞了,贫道乃是方外之人,心无杂念,一心求道,心澄则宁静。”寒川子合掌作揖为礼,态度不卑不亢,面上带着微笑,澄净的眼眸似乎有一种洞悉一切的清澈。

  晋安帝放在龙案上的手指不禁地搓了下,心中在想此人是不是意有所指。实在不是他小题大做,而是生了这段经历后,他对寒川子此人心中有着很重的忌惮之心。

  这是一位帝王对未知之数的一种本能抵触,在他所在的那个世界里,虽他敬寒川子为国师,甚至听信了他之言,费了很多力气摆了那么一个大阵。可说白了那不过是他心中的一种执念,反正无伤大雅,也是求个心安,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成真了。

  就在晋安帝心绪纷乱之际,寒川子说话了:“还不知陛下为何召贫道入宫?难道是为了当日贫道许陛下三卦?”

  说着,他苦笑了一下:“当日陛下还是潜龙在渊,让贫道算一算,也能看出个一二。可如今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却不是贫道可置喙的。”

  “朕找你并非为了算卦之事。”

  “那是?”

  “不知大师可相信人有魂魄之说?”

  寒川子哂然一笑:“看来陛下对道家之法并无了解,人有三魂,分天、地、命三魂。又有七魄,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

  一直到暮色降临,晋安帝才回到坤宁宫。

  瑶娘今日心情似乎很不错,做了满满一桌菜,几个孩子也都在,一家人围坐一桌。

  一顿饭吃得欢笑声连连,膳罢晋安帝考问了小宝的功课,瑶娘则陪着几个孩子玩了会儿,才将三个孩子送走。

  殿中安静了下来,时间还早,还未到安歇的时候。晋安帝半靠在大炕上,手里拿着一本《上清经述》看着。

  瑶娘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问道:“陛下怎生看起道藏的书了?”

  晋安帝一怔,他没想到瑶娘竟认得这种书。他哪知瑶娘虽是被原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教着,可教了这么多年,瑶娘的见识早已今非昔比。她虽是看不懂这些,但却知道是讲道家之法的杂书。

  “朕无事,随便看看。”

  瑶娘点点头,便打算先去沐浴了。在迈入浴间之际,她眼神有些奇异地回头看了晋安帝一眼,只是晋安帝似乎在想着什么,并未看到这一幕。

  瑶娘进去了很久,再出来时却是换了一身装束。

  她黑如瀑,长及腰间,只着了一身丁香色软绸的寝衣。

  寝衣的布料有些薄,在灯光的照耀下微微有些透明,让人一眼过去就看见隐藏其下的纤细腰肢。那腰臀之间的惊人弧度,简直惊心动魄,却又被黑半遮半掩着,恨不得让人的眼睛变成针,能钻了进去。

  晋安帝呼吸一窒,莫名的有些坐立难安。

  心绪纷乱之间,瑶娘已经来到他身旁:“陛下可要沐浴?”

  他嗓子紧:“自是要沐浴的。”

  “我已经让人备好了水,妾身服侍你沐浴可好?”

  “朕自己去。”

  瑶娘有些委屈:“难道陛下不喜我侍候你沐浴?”

  “这倒不是,朕只是不想累着你。”

  瑶娘拉着他的手,爱娇地摇了摇:“我不觉得累,陛下快随我来吧。”

  像是被下了迷魂药,晋安帝就这么跟着瑶娘去了浴间。

  这浴间与晋王府里的般无二致,甚至比之前更为奢华。乃是晋安帝专门让人砌的,其下埋着暗道,热水从不间断。

  浴间里水汽缭绕,隐隐有一种奇异的花香在空气中飘荡,透过水汽可隐约看见正中有一个汉白玉砌的池子,大约两丈见方,四角皆筑有金色的凤。此时从那凤口中,正汩汩地往外吐着热水。

  瑶娘帮晋安帝解着腰间玉带,他按住了她的手,道:“朕自己来。”说着,他便很快褪去了衣衫,只留了条中裤,迈入池中。

  实在不是晋安帝急着想做什么,而是衣衫单薄,但凡有些异样便遮掩不住。直到坐入水中,他才徐徐出了口气,有些苦笑地看着藏在水下的一柱擎天。

  这一口气还未吐完,他一下子紧绷起来,却是身后靠来一个十分柔软的女体。他能感觉到她穿了衣裳,可泡在水里,穿与不穿似乎没什么区别。

  晋安帝没有回头。

  一张芙蓉面从他颈后钻了出来,吐气如兰:“陛下我帮你吧。”

  不等他拒绝,对方便离了他,拿起一块儿帕子在他肩背上搓揉着。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有一种怅然感。

  之后,瑶娘没有再做出什么让晋安帝难安之举,却是说了很多话。大多都是说一些她当年和晋安帝的旧事,口气带着回忆,时而甜蜜时而娇嗔。

  晋安帝心中苦味儿甚浓,苦得连舌尖都是苦的。他想起白日里他趁‘他’昏睡之际,出言试探寒川子,对方和他说的话:“贫道虽不知陛下口中所言那人是谁,夺舍之说也不是不可,可要知道命有定数,强行逆转则是逆天,不如顺应天命,方是正途。”

  后,他随意敷衍了对方几句,便让人将寒川子送走了。

  而他则独自一人在御书房里待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天黑了才来到坤宁宫。

  明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此时面对她却生了犹豫。

  她心悦的人并不是他,而给她一切也不是他,即使他已想好若是真能成,必定穷尽所有对她好。可她若是知道这一切,会如何?即使他有把握不让她知道这一切,可他的心真的能过去这道坎?

  都是假的,他不是‘他’,即使明明是同样一个人。他没有两人之间一切的记忆,没有经历过他们经历过的事,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一种苍凉感在心底蔓延,晋安帝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视了有个人在他脑海里的咆哮,也忽视了瑶娘眼中的涟漪。

  “陛下,你还记得当初你对我做的最过分的事吗?”

  “你是说当初那事?那事我并不知晓,若是知晓定不会让你受那些苦处……”晋安帝以为瑶娘说的是当初害她未婚生子之事。他知道她当初吃了很多的苦,差点活不下去。

  瑶娘嗔道:“人家哪里说的是这件事。”

  “那是——”

  她从后面环上他的颈子,有些爱娇地将脸放在他的颈窝里:“好哥哥,你怎么能忘记这件事呢。”

  他以为她是在跟自己撒娇,摸了摸她脸颊,眼中带笑:“别闹。”

  “人家哪里跟你闹了,好哥哥你怎么就忘了呢?”有什么东西从瑶娘眼底翻涌了出来,只是隐在水汽之下,让人看不分明。

  她忽而一笑,晋安帝正想说什么,突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晋安帝再次醒来,却是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他心里一惊想着莫是原主做出什么事,自己才会晕倒,可很快就现情况不太对,他竟被人绑了起来。手脚都用绳索捆着,绑在床柱子上,他下意识地挣了下,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正是瑶娘。

  瑶娘又换了身衣裳,不同于之前,这次可是包得严严实实的。她脸色有些白,眼神惊疑未定,却又蕴含着一种凄厉,嘴角紧紧抿着。

  “你到底是谁?”

  晋安帝心里一突,蹙起眉,佯装无事:“你这是闹什么?”

  瑶娘走过来,坐在床沿上,伸出一只手去摸他的脸。她动作轻柔,可她声音里却带着一种遮掩不住的仓皇:“我试过了很多次,你这张脸是真的,你这个身子也是真的,陛下身上的每一道疤我都知道,这是做不了伪的,可这里面的人不是陛下,不是我的陛下……”

  历来乡野志异少不了有孤魂野鬼占了人身子的故事,所以瑶娘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忍不住就胡思乱想了。

  她其实是给对方机会了,就在之前的那句好哥哥。这话是晋王身中阴毒之时,在床笫之间孟浪之举,有一段时间他总是逼着瑶娘这么唤自己。后来解毒之后,他一改之前的荤话连篇,还曾拿来被瑶娘取笑过。

  这是两人最私密的事情,真正的晋安帝不可能不知,可对方却不懂其意,只以为自己是在和他撒娇。

  听完瑶娘的话,晋安帝没有说话,瑶娘忍不住哭了起来:“你到底是何人?你求什么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你既是孤魂野鬼,定是死了的,你有家人对不对?你告诉我你家是何处,是要银子还是要官,我都能给你,只要你能把陛下还给我,我什么都能给你的。”

  “我……”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的,我试过你多次,你宁愿自己忍着,也没有碰我。阁下既然是个君子,定有君子的胸襟。我和陛下夫妻十年,我们诞有四个儿女,我们早已是非对方不可。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没有他我活不了的……”

  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她白净的脸颊,一串串的滑脱下来,滴在他的颈上脸上,明明没有温度,却是烫得他忍不住想瑟缩。

  “你要什么,你跟我说,我一定能做到的……”

  “我……”我只是想要你啊。

  一股莫大的苍凉感席卷了他整个人,而与此同时灵魂的最深处也卷起了惊涛骇浪。原主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明明处于昏睡之中,却是莫名惊醒,开始撞击着那道屏障。

  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声斥道:“这就是你闹腾的原因?竟因如此可笑的原因质疑朕是孤魂野鬼,甚至绑着朕?”

  “我……”

  他叹了一口气:“朕这阵子头疼之症时不时作,十分难熬,且记忆力也莫名减退,许多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我本不想告诉你,怕你担忧,却没想到你竟会胡思乱想至此。”

  “陛下……”

  “你会阴之处有颗红痣。”说完这句,晋安帝便不再说话了,只是冷着脸看她。

  这种地方可以说是女子最私密的地处,甚至连她以及她的贴身宫女都不知,唯一知道的只有晋安帝这个与她最亲密的人。

  因为这件事还是他告诉她的。

  瑶娘的脸乍红乍白,突然仿若受到什么刺激也似,忙去给晋安帝解开手脚上的绳子。

  她手足无措,话都说不顺畅了,磕磕巴巴:“陛下,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你罚我吧……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她急得又想哭了。

  他坐起来,动了动手脚,才叹了一口气,将她拥入怀中:“好了,不说这个了,朕很累,让朕休息一会儿。”

  瑶娘静静地躺在他怀里,他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脊背,四周很安静。

  “陛下你以后别这样了,你什么事都不和我说,我心里会很担忧……”

  “嗯。”

  而经过这么一场事,瑶娘也似乎精力耗费过大,很快就睡着了。

  他看了她安静的睡颜一眼,那眼角处还隐约可见水光,他伸出手摸了一下,缓缓合上眼。

  那处黑暗的空间中,晋安帝已经骂了许久,此时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地。

  “卑鄙、无耻、下流……”

  倏然,一阵吸力传来,他竟控制不住地开始升空。有什么东西扭曲了起来,让他眼前一片流光溢彩,恍惚间一个高大的身影与他错身而过。

  “朕把她还给你,请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他一怔,再一动,竟是醒来了。

  1t;未完待续g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