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九星之主 > 466 杀!(求订阅!)

466 杀!(求订阅!)

  “咔嚓!”

  那是地板碎裂的声音,甚至还伴随着房屋的一阵“吱嘎”摇晃。仅仅是轰碎地面,这年久失修的房屋就像是要倒塌了似的。

  萧自如在身体的条件反射之下,的确是收手了,但是他那沉重的身体,依旧砸进了木质地板中,也将地板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呃?”两个躺在摇椅上熟睡的大汉,那如雷的鼾声戛然而止。

  两人均是被吓得一哆嗦,他们睁着迷茫的大眼睛,一副睡懵了的模样,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

  啥?

  发生啥事?

  “呀!”

  “啊!”连带着,大汉手中的铁链纷纷握紧,壁炉前,那两个蜷缩烤火的女子惊声尖叫着,身体被拽的一歪。

  女人的尖叫声与哗啦作响的铁链声中,两位大汉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哪儿了,而就在此时,地面那碎裂的地板大坑中,一只手死死的扒着边缘,萧自如爬了上来!

  顿时,两位俄联邦大汉一脸懵逼!

  卧槽!?

  这是个啥?这是...这是人吗?

  不对啊,我的房子里怎么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两个俄联邦大汉像是见了鬼似的,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纷纷晃了晃脑袋,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得是喝多少,才能喝成这个逼样......

  敌人都杀上门来要你性命了,你还在那摇头晃脑的醒酒呢?

  问题是...酒这个东西,那是说醒就能醒的么?

  萧自如哪管你那些?他手中的两柄狂歌戟已经甩了出来!

  “叮!”“呲!”

  两杆狂歌短戟速度奇快、精准的刺向两个大汉的头颅,却是发出了不同的声响!

  一支狂歌戟刺在大汉的额头上,那锋利的戟尖刺穿皮肤过后,竟然与皮下的头骨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宛若刺在了钢板上一般。

  这一杆狂歌戟力道出奇的大,俄联邦大汉那沉重的身体,硬生生砸开了后方那被木板钉死的窗户,整个人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而另外一杆狂歌戟,却是直接刺进了另一个大汉的头颅之中,竟直接将大汉的头颅贯穿......

  这支狂歌戟同样有着巨大的力道,惯性之下,被贯穿头颅的大汉身体同样向后方砸去,但与之前大汉不同的是......

  这一名大汉的紧握手掌,手里抓着铁链一直没有松开。

  “诶?”衣着不整、伤痕累累的女子惊慌失措的喊叫着,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又被拽得一个趔趄......

  大姐憋屈的要命!

  她想喊疼、也想哭,但是却总被“打断施法”,一次次被铁链拽着项圈,一拖就是好几米,这谁受得了啊......

  相比较之下,另外一个女子的处境就好跟多了,控制她的那名大汉,被轰飞出去的时候没有握紧铁链,就孤零零的一人飞出去了。

  此刻,这名暂时自由了的女子披头散发,慌忙在地板上趴着,躲向了远处的角落。

  她那本该面如死灰的脸,此刻也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尽管她很害怕,但是......

  此刻的她,似乎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视线中,那从碎裂地板上爬出来的身影,在背后壁炉火焰的映衬之下,宛若从地狱火海中爬出来的复仇恶灵!

  动了!复仇恶灵又动了!

  他用短戟贯穿了大汉的头颅不说,甚至手中再次抽出了两杆短戟,脚下猛地一崩!

  “呲!”“呲!”

  萧自如速度奇快,双手中的短戟硬生生刺进大汉的胸前,一左一右,染血的戟尖顿时从大汉背脊处露了出来。

  对于敌人,萧自如显然没有收手这一说,他不仅不会手下留情,反而手段会非常残忍,务必确保敌人死的透透的!

  “噗~”

  一道诡异的声响传来,就在萧自如的眼前,那头颅被狂歌戟贯穿、胸膛被双戟捅碎的俄联邦大汉,竟然破碎成一堆唯莹绿色的莲花瓣,散落而下......

  “嗯?”萧自如眉头紧皱,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就这么化作一堆花瓣,这画面太过诡异了一些。

  不仅如此,这一堆花瓣甚至开始渐渐消散,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上一般。

  “啊啊啊啊!!!”被铁链束缚的女子终于回过神来,刺耳的尖叫声划破夜空,分贝高的可怕,仿佛要惊醒全村的老少爷们。

  嗯...当然了,整个城镇都是废弃的,她的尖叫声也只能唤醒雪地里、那些被梦梦枭哄睡的雪花狼......

  “啪~!”

  萧自如一巴掌轻轻扇在女子的后脑勺上,失声尖叫的女子顿时昏迷了过去,这个世界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

  “唔。”与此同时,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子双手死死捂着嘴,眼中写满了惊恐。

  壁炉的火光轻轻跳动着,阴暗的房间中,那半截身体映衬在火光下的恶灵,直接冲出了木屋。

  同一时间,窗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

  萧自如刚刚冲出来,便看见了一个浑身燃烧着熊熊火焰的人。

  在杨春熙手中猎猎作响的雪魂幡功效之下,周围的风与雪早已定格。

  而在这一片漆黑的夜色里,那身上燃烧着白色火焰的人,竟是那样的显眼。

  简直跟被标记出来了似的......

  “霜雪骨骼!”萧自如急忙一声暴喝。

  “我看出来了!”回应萧自如的,是陈红裳的厉喝声。

  她手中长鞭猛地一甩,燃烧着白色灯火的长鞭,在夜色下拉出了长长的线条,美不胜收!

  也就在那火焰长鞭甩在俄联邦大汉脸上的一刻,爆炸声轰隆作响!

  雪境魂技·灯芯燃!

  雪境魂技·灯芯爆!

  “啊!!!”大汉一声惨叫,那撕心裂肺的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正常人被鞭子抽脸,最多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但是陈红裳那是在跟你玩游戏么?她明显是冲着要人性命去的!

  在鞭打与爆炸之下,大汉的面庞被炸的血肉模糊,露出了一片染血的霜雪颅骨,整个人也犹如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去。

  陈红裳的输出,可不比李烈弱啊......

  斯华年眼眸一凝,手心里的莲花瓣突然放大!

  那莲花瓣的本体依旧是小小一瓣,但那莲花瓣的虚影,却是扩大犹如巨型盾牌一般,拦在了她的身前,也对准了急速飞来的大汉。

  咚!

  一声闷响,大汉瞬间被莲花瓣拦截下来,而撑着莲花瓣的斯华年在巨力之下,甚至向后滑了足足1米!

  “取消!”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斯华年急忙挥散了眼前虚幻的莲花瓣盾牌。

  身侧,李烈的身影一闪即逝!

  他手执燃烧的巨斧,沉重的身影前刺之间,同样拉出了一道白色的火焰线条,看着那被拦截的大汉,李烈抡圆的斧头,恶狠狠的一记横砍!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

  “啊啊啊啊......”大汉痛苦的哀嚎出声,酒精的确有麻醉神经、减缓疼痛这一说,但问题是......

  这?也有点太疼了......

  李烈的巨斧不仅锋利,那爆炸也险些要了大汉的性命。

  “咣~”

  一声脆响!

  灯芯爆开启之前,巨斧劈砍在了大汉头颅之上,与其坚硬的头骨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好听么?

  好听就是好头!

  事实上,自从大汉被萧自如轰飞出来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醉酒未醒的问题了。

  之前那杆狂歌戟,虽然没有捅碎他的头颅,却也震得他大脑嗡嗡作响。

  而大汉被轰出来之后,陈红裳的鞭打与李烈的巨斧接连对他的头颅进行打击,一次次对准了他的脑袋抽打、劈砍、狂轰滥炸......

  这谁扛得住啊?

  说实话,大汉还不如在睡梦中死去呢,看看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子。

  处于极度眩晕状态下的他,甚至都没有能力反抗,他的头颅一片血肉模糊,唯有霜雪骨骼还在硬撑着,试图挽救主人的性命......

  大汉被急速轰飞,一阵天旋地转之中,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外国话?

  那是...中文么?

  “烟,这边!”荣陶陶一声厉喝,手中抹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陈红裳与李烈接力过后,萧自如看着旋转飞来的大汉,他那一双眼眸微微眯起,手中的狂歌戟直接扔掉,右手紧握成拳。

  萧自如摆出了一个自由搏击的姿势,位于后方、护着下颚的右手上一片霜雪弥漫,对着旋转而来的大汉,直接一记重直拳轰了出去!

  雪境魂技·雪荡四方!

  “轰隆隆!!!”

  拳头轰击大汉头颅的一瞬间,仿佛有一个霜环,在拳头与头颅触碰的地方扩散开来,画面极为慑人!

  这样的一幕,也看得一众教师心惊肉跳......

  这是什么...什么级别的魂技理解能力?

  雪荡四方从来都是敲击地面才能引爆的,因为这魂技要求拳头在敲击地面的瞬间,与周围雪地产生联系,进而引爆周围的霜雪。

  今天,众人算是开了眼了,你家雪荡四方能往人身上轰!?

  萧自如这看似简单的一击,绝不是只有雪荡四方,他使用的必然是组合技!

  起码得有玉龙馈赠的帮忙,甚至可能还有其他的魂技辅助,才能在瞬间将俄联邦大汉的脸变成“雪地”,人为的为雪荡四方提供施展条件......

  “咔嚓!”

  轰隆作响之中,萧自如似乎听到了大汉头骨碎裂的声音。

  这要是让世人看到,恐怕都得惊掉下巴!萧自如竟然用拳头,硬生生轰碎了魂技·霜雪骨骼!?

  事实证明,萧自如果然听从了命令,将大汉轰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手执大夏龙雀,转了个刀花,看着那飞来的大汉,他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嘿嘿,脑瓜子嗡嗡的吧?

  呼......

  就在荣陶陶前方十米处,雪地突然沸腾了起来,无数带刺的粗大藤蔓拔地而起,瞬间编织出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直接兜住了那被轰来的大汉。

  “吱~吱嘎......”

  萧自如的力道实在是太大,那由藤蔓编制的大网,竟拦不住被轰来的大汉,被拉扯发出了诡异的声响,也只能努力减缓着大汉的冲势。

  荣陶陶的侧后方,郑谦秋十指摊开,密密麻麻的藤蔓大网急速涌动着,那透过大网、露出来的人形轮廓中,竟然在大汉的心脏处给荣陶陶开了一个小缺口。

  “这里。”郑谦秋几乎是用勺子舀饭,喂到了荣陶陶的嘴边......

  霜雪骨骼,防御力强在那里?

  当然是骨骼!

  而众所周知,人类的胸骨可是一条一条的,那条条胸骨之间是有缝隙的,你用拳头当然轰不碎那霜雪骨骼,毕竟拳头轰击面很广,但是你用刀刺穿的话......

  你完全可以透过骨骼的缝隙,刺穿对方的心脏!

  而郑谦秋给予荣陶陶的,就是这样特殊的进攻区域。

  荣陶陶二话不说,对着那被藤蔓大网拦截、减缓势头的人形轮廓,他对准了那密集藤蔓唯一露出来的小小缺口,手中的大夏龙雀直接刺了出去!

  “呲!!!”

  “嗖~”旋转飞出的罪莲,引领着冰凉的刀刃,瞬间贯穿大汉心脏!

  也就在这一刻,藤蔓大网终于拦住了大汉的冲势,郑谦秋双手重重下压。

  噗通!

  藤蔓大网罩着大汉的身体,重重轰在地面上,而荣陶陶手中那染血的大夏龙雀,也被抽了出来。

  那!哪!能!行!?

  荣陶陶二话不说,一个前跃,顾不得藤蔓刺扎人,他直接骑在了人形轮廓的身上,反手握着大夏龙雀,一刀一刀疯狂的往下刺着......

  “呲!呲!呲!”

  补刀,我是认真的!

  你带你兄弟来刺杀我的那一天,就该想到今天的结果!

  大部分鲜血都被藤蔓大网拦住,但透过那小小的“窗口”,在荣陶陶疯狂的补刀之下,依旧有点点鲜血崩飞出来,染红了他的脸颊。

  “淘淘。”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淘淘?”

  说话间,斯华年弯下腰来,手臂环住了荣陶陶的腰,带着他向后退开了数步。

  看来她依旧记得自己的职责,伏击后的第一时间赶到了荣陶陶的身旁。

  “嗯?”荣陶陶猛地转过头,染血的脸上,弥漫着浓郁的杀意。

  斯华年环着荣陶陶的身体,退出了藤蔓大网铺盖的区域,也将将荣陶陶放在地上:“火气不小。”

  “不。”荣陶陶摇了摇头,道,“我只是确保万无一失。”

  斯华年微微挑眉,伸手指了指四周:“烟酒糖、红春秋。这些人的名字,就叫‘万无一失’。”

  荣陶陶怔怔的看着斯华年,半晌,他咧嘴露出了笑容。

  可惜的是,满脸血迹的他,这笑容并不阳光,反而显得有点慑人......

  ...

  求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