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九星之主 > 415 抢与被抢...

415 抢与被抢...

  《惨胜!华夏雪境小队逆天改命,高凌薇力挽狂澜!夺冠热门?不过如此!》

  《震惊!惊魂47秒!世界杯最速记录再次提前!》

  《雷霆万钧?你可曾见我后退半步?》

  《刀斩伊冯娜,戟碎奥诺雷!雷电与霜雪的正面交锋,这一刻,她就是场上唯一的神!》

  夜晚时分,克里特岛魂武综合医院-一间高级病房中。

  高凌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那铺天盖地的新闻,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都是她,大部分报道都是她。

  真的要努力找好久,才能看到一篇对荣陶陶的正面报道。

  人类大都是视觉动物,而高凌薇最后在场上的表现,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鲜花与赞美。

  只是,对于高凌薇而言,荣陶陶才是那个指挥者,他才是策划这一切、将她送到伊冯娜眼前的人。

  解决了伊冯娜,高卢团队便分崩离析,奥诺雷当然也掀不起什么波澜。

  然而这世界对这一切都闭口不提,就好像是高凌薇大腿上带了个挂件,带着荣陶陶获胜一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在场上最后时刻,她的光芒太盛,那刺眼的光芒不仅能掩盖同场的荣陶陶,甚至能掩盖这一整轮强的选手。

  47秒,又一项最速记录诞生了!

  更可怕的是,不是荣陶陶与高凌薇虐菜得到了如此好的成绩,反而是两支冠军热门队伍对打,47秒便决出了胜负。

  对于任何人而言,这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呵......”高凌薇轻轻的叹了口气,抬眼看向了病床上的人。

  此时的荣陶陶,身上缠满了绷带,身体被严重烧伤,经过了海祈之芒的治愈身体过后,他的身上再次被裹满了绷带,同样的治愈手段,要在明天继续,据说起码要三个疗程。

  而高凌薇却是知道,荣陶陶并未昏迷,甚至还在极力压抑着体内的辉莲......

  为了演戏,他也是真的拼!

  淘淘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不过就是想要多一瓣莲花罢了......

  视线中,荣陶陶的手指突然动了动。

  高凌薇站起身来,心疼又好笑的看着床上的“木乃伊”,迈步上前,耳朵凑到了他的嘴边。

  “来了,很近很近,可能已经进医院了。”荣陶陶的声音很轻,然而这样的话语在高凌薇耳中听来,却犹如一道炸雷!

  来了!?

  看来对方也是觊觎许久啊?

  只要荣陶陶敢给机会,对方就真的敢来?

  高凌薇当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沙发,病房中,不仅有高凌薇陪护,还有杨春熙和夏方然陪护。

  这样的陪护非常的正常,合乎情理。

  而荣陶陶等人要的就是合乎情理,他不可能让其他人回酒店,自己单独在这待着养病。那样一来,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问题!

  所有人都知晓杨春熙和夏方然的任务,两人就是来守护荣陶陶的,这俩人离开才是大问题。

  意识到了高凌薇的眼神,杨春熙心中一紧,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跟解槐安发送了一条信息。

  医院中,看似只有教师团队陪护,实际上,以袁沉、解槐安为首的国家教练领队也在医院建筑周围隐藏着。

  他们的身份虽然是国家队领队、教员,但与此同时,他们都是华夏魂武协会的人,也都是带着上级的命令来的。

  也就是说,焦腾达的计策,不仅受到了松江魂武团队的认可,也得到了华夏官方的支持。

  话说回来,保护我们华夏在海外征战的参赛学员,不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么?

  莲花瓣。

  对北方雪境的意义,甚至是对整个华夏的意义,毋庸置疑!

  几分钟后,荣陶陶再次动了动手指。

  高凌薇附耳过去,却是听到了荣陶陶的命令:“让夏教找个理由出去,透透气、买吃的都行,那人离我很近,但是不动了,给他个机会。”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这样的“钓鱼执法”,她的确是第一次经历。

  而荣陶陶作为被抢劫的目标,甚至贴心的帮助劫匪,一次次的给对方创造机会,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这太可怕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自己遇到陶陶的那一刻开始,是否也是一步步的被他引诱,最终跟他走到一起了呢?

  高凌薇的面sè稍显古怪,心中想着,手指在手机上打了几串文字,走到了夏方然的身侧,直接将手机对着夏方然亮了起来。

  夏方然微微挑眉,迟疑片刻,便站起身来,随口说着:“我出去溜一圈,你俩该亲就亲~”

  说着,他低头玩着手机,走出了病房大门。

  十几秒后,病房门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屋内,三人心中一紧。

  杨春熙与高凌薇显然是在心中暗暗猜测,来者是谁,而荣陶陶却是已经确定了来者的身份!

  此刻,荣陶陶体内的狱莲,已经快要“爆炸”了!

  那种对“囚禁”的渴望,让荣陶陶想起了跟斯华年同居的日子......

  是的,当荣陶陶在斯华年寝室中居住的时候,无论她是吃饭还是睡觉、洗漱还是修炼,总而言之,无论何时何处,荣陶陶都有囚禁斯华年的欲望。

  毕竟两人相距太近了一些......

  不过倒是有一点好处,正因为荣陶陶一直在压抑着心中的渴望,所以习惯成自然,也算是另一个层面的熟能生巧。

  此刻,荣陶陶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异样。

  杨春熙前去开门,门口处,却是看到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你好,我们来看看病人,复查一下。”对方说的是国际通用语言-英语,杨春熙听了个大概,不动声sè,侧身让开。

  两名男子一高一矮,纷纷迈步进入病房中,却是看到荣陶陶闭着双眼,似乎是在熟睡。

  高大医生迈步走到了荣陶陶病床左侧,看着医疗仪器屏幕,似乎是在观察着数据,而另外一个矮个医生,则是对着高凌薇友好的点头,示意她让开床边。

  高凌薇理所当然的向后退去,而这名稍显瘦小的男子,伸手探到荣陶陶的胸前,似乎是要查探一下绷带缠绕的......

  荣陶陶似乎稍稍清醒了过来,努力抬起手,探向了看仪器的高大医生,口中虚弱的说道:“疼。”

  “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哪成想,床铺另一侧的瘦小男医生,却是眼疾手快,一手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掌,将他的手控制住,拉到自己身前。

  荣陶陶:???

  我的目标不是你啊,你这人怎么...找死?就硬插队?

  “呲!”

  一道诡异的声响传来,瘦小男子看似在检查荣陶陶胸前的绷带,而他那尖锐的指甲犹如刀片一般,直接抹了荣陶陶的脖子!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到了白sè的绷带上。

  一时间,房内的所有人都懵了!

  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出手就要人命,甚至不给半点反应的机会!?

  而病床左侧,观察仪器的高大医生也是面sè一僵!

  不是因为瘦小医生抹了荣陶陶的脖子,而是因为在同伴动手的一瞬间,荣陶陶那被同伴控制住、握在身前的手掌中,同样窜出来一瓣莲花!

  “嗖~”莲花瓣贯穿心脏的诡异声音,几乎与抹脖子的声音同时响起!

  所以才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懵了!

  不仅仅是杨春熙与高凌薇,更有这两名所谓的医生!

  荣陶陶几乎是将“诱饵”这个词汇演绎到了极致!

  极限一换一?

  不...荣陶陶那鲜血如注流的喉咙处,当即覆盖上了一般莲花,闪烁出了幽幽的光芒!

  辉莲不仅仅是覆盖在了他的喉咙上,在那全身缠满的绷带之下,荣陶陶那受伤的身躯,统统被辉莲包裹其中。

  这一刻,病床上的不再是一具身受重伤的躯体,而是一个通体被莲花瓣包裹的“木乃伊”!

  只不过,绝大部分莲花瓣都隐匿在绷带之下,覆盖在荣陶陶的皮肤上,所以画面倒也不算特别诡异。

  “呲!”

  一柄大夏龙雀从瘦小男子的脖颈刺入,竟然直接从他的喉咙出刺了出来!

  以牙还牙!

  你抹荣陶陶的脖子,我就捅穿你的喉咙!

  刚才,瘦小医生让高凌薇让开,所以此时的她就站在男子身后。

  这一刀,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高凌薇手执刀刃、眼眸凌厉,一身肃杀之气当即铺满了整个病房。

  “什么?”站在床铺左侧的高大医生面sè一惊,这小子...这又是什么莲花瓣?

  被抹了脖子、击碎了喉咙,也能治愈?

  下一刻,那接连被莲花瓣贯穿心脏,又被高凌薇刺穿喉咙的瘦小男子,突然间身体一阵电流弥漫!

  不...这已经不是身体表面电流弥漫了,而是他整个人,仿佛都化身为了一团巨大的电光!

  再无人类肉身实体?只剩下了电流?这是什么...什么魂技?

  不可能,雷腾魂技中,根本没有这样的魂技!

  刺眼的电芒呈人形轮廓的,形象极为耀眼、更为慑人!

  见多识广的杨春熙,这一次也是心中惊愕,但是此时的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对着病床左侧的高大医生一声怒吼:“直视我!”

  “轰隆隆......”一声巨响!

  那个通体由电流拼凑的“电光人”,非常突兀的爆炸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

  一瞬间,电流弥漫,气浪翻涌!

  桌椅、床铺、仪器,以及房中的所有人......

  “哗啦啦......”那是玻璃窗破碎开来的声音!

  以“电光人”为中心,前方的高大医生和荣陶陶直接被掀翻了出去,通过一片稀碎的玻璃窗,被炸出了医院。

  而电光人后方的高凌薇与杨春熙,身体被向后炸飞而去,背脊重重撞在了墙壁上!

  “呯!”

  “呯!”高凌薇一身霜雪铠甲,杨春熙身披丝雾迷裳。倒飞出去的二人,背脊甚至将墙壁砸出了道道碎纹。

  “呵...呵......”电光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非常有失高手风范。

  看来,刚才他“死而复生”,也是相当惊险的,再慢一点,恐怕就真的被宰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你此时的身体是由电芒组成的,已经没有了血肉之躯,为什么还要大喘气呢?还需要呼吸?

  与此同时,窗外。

  夜晚时分,医院外的街道格外宁静,荣陶陶与高大医生一前一后,稳稳落地。

  “小崽子,你有点意思!”身材高大的医生,一开口就是流利的俄语,眼中的光芒一闪即逝。

  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

  他脑海中构建的精神屏障,突然碎裂开来!

  对方这是...精神类魂技?幻术类魂技?

  我这大师级的柏灵障,就这么碎了?

  荣陶陶心中一惊,急忙紧闭双眼,他后退的同时,一道柏灵藤抽打了下来,尽力斩断两人之间的精神丝线。

  荣陶陶的柏灵障不是没碎过,上一次,还是在他追逐霜美人的时候。

  那倾国倾城的北方佳人,一眼便把荣陶陶的精神屏障给看碎了!

  要知道,霜美人可是传说级的生物,她的魂珠魂技也是同级别的。

  如此说来......眼前这位高大医生的眼部幻术魂技,起码也得是传说级的?

  “你不是连抹脖子都不怕么?怎么不敢看我了?”高大医生一声冷笑,面sè突然一变,“那就去死!”

  “咔嚓!”

  一道炸雷突然劈落,轰击在了石砖块地面上!

  解槐安一身电流弥漫,大步前冲,双手恶狠狠的向前一推!

  呼......

  两道电流冲击波,无比暴躁,呼啸而出!

  这显然是诡电流魂技,而诡电流每提升一个等级品质,就会多出来一道单一的电力流,当诡电流来到精英级品质时,三道电流足以组成柱状、相互影响、完成质变,达成“电流冲击波”的效果。

  此时,解槐安手中释放的诡电流...一条、两条...足足有六条电流!

  那柱状的电流冲击波范围极广,输出强到爆炸!

  问题来了!诡电流的潜力值上限只有3颗星,解槐安却能使用6星级别-传说级的诡电流,这也就意味着......

  解槐安必然是在使用体内本命魂兽的魂技,那么她的本命魂兽起码是传说级,这也就意味着,解槐安最低也是个大魂校!

  就在解槐安出手后,医院外寂静的街道上、一座座建筑楼顶、房屋窗前,露出了一个又一个黄种人面庞!

  天罗地网,水泄不通!

  他们是华夏国家队的教练团,其中,不乏解槐安带来的自己人!

  解槐安带来的人,能力毋庸置疑,单单说这群带华夏选手出征海外的教练团!都是些什么实力的人?

  这是一支怎样级别的后援团队!?

  一时间,高大医生的眼眸猛地瞪大,面sè僵硬至极!

  吗的!

  搞错了吧?

  到底是我要抢你的莲花瓣,还是他吗的你要抢我的莲花瓣!?

  ...

  求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