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九星之主 > 390 @华夏

390 @华夏

  一家川菜馆包房中。

  荣远山正在跟夏方然、杨春熙闲聊着,叶南溪凑到高凌薇身侧窃窃私语着,桌上唯有一只小饿鬼,正在对着饭菜使劲儿。

  “啧啧......”荣陶陶一边吃着,一边摇头赞叹着。

  你看着辣子鸡,你看这水煮鱼,你再看看这鱼!香!肉!丝!

  什么亲爹后爹的,那还能有这玩意亲?

  荣陶陶拿着勺子,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在饭碗里拌了拌,“嗷呜”就是一口。

  舒服了......

  干饭人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是很低的,荣陶陶并不知道,此时,两个聊天的小团队都时不时的在看向他。

  在荣远山的面前,夏方然非常难得的夸奖了荣陶陶几句:“的确很英勇,说是视死如归也不为过。

  他面对的可是不计其数的魂兽大军,而且还都是精兵良将,在最关键的时刻,他选择了冲上去。”

  说着,夏方然一脸的感慨,自顾自的喝了一小盅。

  “嗯......”荣远山沉吟片刻,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战场情况我都听荣阳说了,当时的情况的确很特殊,柏灵树女一族行动也比较迟缓。

  这次事件给他造成的影响应该很大,麻烦各位教师的陪伴和安慰了。”

  一番话语,说得夏方然面色赤红。

  陪伴?安慰?

  我安慰他啥了......

  夏方然尴尬的抽了抽嘴角,面带羞愧,道:“他一直在雪燃军,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而且这小子从没提过那件事。

  心理影响大概率是有的,但是他并没有跟任何人交流过。”

  闻言,荣远山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他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儿子,心中一声叹息,探手跟夏方然撞了撞小酒杯,而后一仰而尽。

  一旁,杨春熙贴心的插话道:“放心吧,荣叔叔,后来淘淘就把魂珠镶嵌回来了,三个多月的守墙期间,阳阳一直陪伴着他,真有什么心里话,兄弟俩之间一定会说的。”

  “呵呵。”荣远山的面容渐渐放缓,看着温柔优雅的儿媳,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叫我爸啊?”

  闻言,杨春熙面色一红,稍稍低下了头。

  荣远山看到这一幕,自顾自的说道:“老了,上岁数了,容易絮叨,春熙别在意。”

  说着,荣远山口中吐出了一丝浊气,他转头看向了高凌薇,道:“你看到她了?”

  这个世界上,成年男子往往才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人,却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人。

  无论荣陶陶缺少什么,他都得到了众人的反应。人们或是怜悯、或是遗憾、甚至可能是幸灾乐祸,但无论如何,人们是有反应的。

  但是,受到伤害的并非只有荣陶陶一人,荣远山同样也失去了妻子。

  然而在世界的“潜规则”默认之下,鲜少有人会去关注荣远山。

  人们会认为成年男子就本该坚强,也本该有能力自己承担所有。

  这的确是一件很操蛋的事情。

  听到荣远山的问话,高凌薇正襟危坐,态度恭敬,轻轻点头:“是的,在陶陶盛开莲花、力竭昏死过去之后,我见到了徐女士。”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轻声道:“一只独特的雪行僧召唤了一枚规模庞大的天葬雪陨,对陶陶展开了打击报复。

  当时我们距离陶陶很远,那是真正的生死关头,也就在那个时刻,徐女士出现了。她捏碎了那一颗巨大的陨石,也将陶陶捧在了掌心里。”

  一旁,叶南溪听得目瞪口呆,凑到高凌薇的耳边,悄声道:“捧在掌心里?”

  “嗯。”高凌薇悄声道,“我也被她收入了手心中,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向周围看了半天,才发现我躺在她的掌纹里面。”

  叶南溪心中无比惊愕,以她匮乏的想象力,很难想象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掌心纹路里面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妈是不是也那么恐怖啊?

  想到这里,叶南溪就一阵后怕......

  平日里,她可没少惹自己的魂将母亲生气。

  嗯...好吧,自打她降生以来,似乎就一直在惹自己的母亲生气?

  事实上,叶南溪不仅在想着母亲南诚,她还在想着另外一件事。

  母女之间私下里交谈过,那一枚星辰碎片,南诚魂将希望通过合理的方式,寻找一个契机,让自己的女儿叶南溪继承。

  所以此时的叶南溪思维非常发散,已经开始幻想着以后,会不会也变得那般强大......

  叶南溪面色古怪,看着自己白嫩嫩的手掌,心中暗暗思索着:未来,我是不是也能将大薇握在手心里,镶嵌在自己的掌心纹路之中呢?

  呃,应该不会吧?

  淘淘有那么多莲花瓣,也没见他能变成巨人啊?

  每一个至宝,应该都有其独特的功效?

  “她的状态怎么样?”荣远山轻声询问道。

  有些信息是荣阳提供不了的,而高凌薇作为唯一一个亲身经历者,才是正确的询问目标。

  一时间,高凌薇犯了难,轻声道:“荣叔叔,说实话,我看不出来,我......”

  高凌薇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道:“我甚至都无法看全她的面部。她的一只眼睛就能遮盖我的整个世界。

  我想,那应该不是徐女士的本体,而是一种霜雪化身,她的面部应该是没有五官的,只有轮廓,她也未曾说过任何话语。”

  荣远山默默的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道:“你可以叫她徐阿姨。”

  高凌薇张了张嘴,迟疑片刻,这才点了点头。

  她轻声道:“徐阿姨离开前,摸了摸陶陶的脑袋,只不过,嗯......我能感觉出来,她已经尽量小心了,但是我和陶陶依旧都被推翻在地。”

  “呵呵。”荣远山突然笑了,而且那笑容非常的温暖,似乎是想起来荣陶陶刚刚诞生时,妻子伸出手指,轻轻点儿子鼻尖的模样。

  “不说了,喝酒。”荣远山转头看向了夏方然,再次拿起了酒杯,“此次出国比赛,希雅之行,还要麻烦夏兄。”

  “好说,好说......”夏方然连连回应着。

  “当~”一声轻响,那是饭碗敲在桌子上的声音,吓了夏方然一跳。

  夏方然手中的小酒盅本来就小,里面的酒都撒了一半。

  什么都不知道的荣陶陶,将饭碗拍在了桌子上,一副豪情万丈的潇洒模样:“我还能吃十碗!”

  夏方然忍不住咧了咧嘴,道:“那你可真棒呢~”

  身侧,杨春熙拿起白酒瓶,默默的给夏方然斟满酒。

  “好家伙,一滴都不能少呗?”夏方然看向了杨春熙,打趣道,“这回看出来谁跟谁是一家人了。”

  杨春熙面色晕红,笑着瞪了夏方然一眼。

  相比于荣远山来说,显然,她是敢瞪夏方然的......

  一旁,叶南溪拾着高凌薇脖颈上的细银项链,揪了出来,看到了那藏在衣物里的小小吊坠。

  叶南溪一手捏着魂珠,好奇的问道:“他送你当吊坠的是什么魂珠啊?”

  “大师级,雪月蛇妖。”

  “呀~”叶南溪笑呵呵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带他去贵一点的品牌店了,这项链配不上这魂珠哦?”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坐着,众人三三两两的闲聊,根本没人搭理他......

  我可是即将为国出征的华夏健儿!我已经沦落到连饭都不给吃的地步了吗!?

  荣陶陶:“服务员~”

  杨春熙突然开口道:“差不多了,别吃了。”

  荣陶陶面色一苦:“啊......”

  服务员打开房门走了进来:“你好?”

  杨春熙笑着道:“麻烦您再帮我们拿一盒餐巾纸。”

  “好嘞~”

  荣陶陶:“......”

  ......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怀揣着父亲荣远山的勉励,以及叶南溪满满的祝福,师生几人被护送到了官方指定的酒店之后,终于和两人分离了。

  只是临别时,叶南溪开着她那四四方方的黑色豆腐车,从玻璃窗里探出了脑袋,开口喊道:“记得多发围脖,而且我回你了之后,你要跟我互动!”

  荣陶陶站在酒店院门口,一边摆手,也是一脸的无语。

  好家伙,还有自己主动要排面的......

  我那围脖得有半年没上了,还有人关注么?

  荣陶陶是真的傻了,有人关注么?当然有!

  不仅有!随着世界杯的临近,热度蹭蹭的往上窜,他那围脖热度同样疯涨,那真叫千万粉丝无家可归,为了避免房塌,在老旧楼房中四处修补。

  而荣陶陶的那一篇文章《我来自雪境》,简直是Carry全场,起到了“承重墙”的作用!

  让荣陶陶那久不打理的楼房,依旧稳稳的伫立在原处,也有越来越多的“荣耀军”入驻这幢居民楼。

  夏方然一听叶南溪这话,嘿嘿一笑:“放心吧,我盯着他呢,一定发。”

  荣陶陶:“......”

  叶南溪这才对高凌薇摆了摆手,一脚踩下了油门,扬长而去。

  荣陶陶满脸幽怨的看着夏方然:“你答应的倒是快。”

  一旁,杨春熙却是开口道:“别忘了你来参加世界杯的目的和意义。”

  “嗯...倒也是。”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边跟着教师们进入酒店,一边拿出了手机,点开了软件。

  啧...还得更新版本呐~

  杨春熙正在办理入住手续,荣陶陶却是一声轻叹:“嚯~!”

  他盯着手机屏幕,眼中可谓是一片火红!

  这要是让老股民看到,恐怕当场就能心花怒放,喜极而泣......

  除了红色的点点点,就是红色的99+。

  “这都是啥啊?”荣陶陶点开私信,由于他之前设置过,所以私信的数量是相对最少的,他差不多能看得过来。

  不过即便如此,那数量也是很可观,在这里,荣陶陶找到了一个藏在脑海记忆深处的人——戴流年。

  那个华夏总台主持人,一直播报荣陶陶比赛,跟着他打完全国大赛的男主持人。

  要不说人家能当华夏总台主持人呢,这股执着的劲儿......

  我不回你了,你就歇一歇,或者换个方式联系我啊?

  就硬联系!?

  一时间,荣陶陶的心中竟然充满了负罪感,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名高冷女神,面对某人的热烈追求,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回应。

  “荣陶陶,极夜到来了,也不知道你在北方雪境是否安好。我通过多方了解,知晓你不在学校,很可能是去三墙范围了,祝你一切安好。”

  “荣陶陶,通过联系一名松江魂武教师,我确切知晓了你已经身处三墙。

  请务必照顾好自己,你是华夏双人组别的雪境独苗,也是当之无愧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愿你能战胜这漫长的苦寒与黑暗,再次进入大众的视野时,依旧心中藏着热血、眼中写满执着。”

  “淘淘,世界杯就要来了,但北方雪境的情况远比人们想象的恶劣,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你会来参赛么?

  或者...你会坚守在那遥远的苦寒之地,于黑暗中死守着那一方城墙?

  热爱一方土地的方式有很多种。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想,我们都会尊重你的。

  你说你来自雪境,来自一个梦想破碎,和梦想升起的地方。

  如死守城关,愿你的梦想不破碎。如走出城关,愿世人同我一起,见证它徐徐升起的模样。”

  “淘淘!我听说你出现在了松江魂武大学!你要来了,对吗?你要走出雪境,前往希雅了,对吗?”

  私信在六月份戛然而止,荣陶陶的手指也是僵在了屏幕上。

  他从未想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默默的关注着他,关怀着他。

  又或者,戴流年只是一个代表,同样还有很多人,在关注着、期待着他的消息。

  “你怎么了?”身侧,高凌薇看着面色复杂的荣陶陶,不由得凑了过来。

  “喏。”荣陶陶将手机递给了高凌薇,高凌薇的面色也是愈发的复杂了起来。

  她观看了许久,轻声道:“回他一句吧。”

  荣陶陶想了想,道:“或者,我可以回所有人。”

  “嗯。”高凌薇轻轻地点了点头。

  荣陶陶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着,编辑消息,发送~

  “嗡嗡......”高凌薇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显然,她特别关注的人,时隔半年终于发消息了。

  与此同时,开车回家的叶南溪,那扔在副驾驶的手机一声轻响:“咚~”

  松江魂武校食堂中,焦腾达正闷头吃面,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有趣的是,食堂中跟焦腾达一样动作的学生,竟然还有很多......

  “养人

  刚刚来自稻谷C8500

  听说,希雅和桂冠更配哦?

  @华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