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九星之主 > 168 该死的木马

168 该死的木马

  “这里,南诚女士。”荣远山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的店门口招了招手。

  “叫我南诚就行。”南诚面带友好的笑容,带着自家女儿走了过来。

  荣陶陶一边扒饭,百忙之中伸出左手:“南阿姨好!”

  “呵呵,好。”南诚坐在了爷俩对面,笑看着狼吞虎咽的荣陶陶,也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每天都很饿吧。”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打量着对面的叶南溪。

  小姐姐显然是沐浴更衣过后的,那白里透红的脸蛋,再配上橘红色的郁金香球衣,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嗯...主要还是前后差距有点大,初次相遇的时候,她微微仰着脸的模样,可是高傲的很,但是现在嘛......

  小姐姐是低着头的,也不说话,就是看着眼前的餐碟,一副脑袋放空的模样。

  完了完了!

  小姐姐是不是被我玩坏了?

  怕不是被那一闷锤给敲傻了吧?

  普通世界里,大多格斗赛事不让击打后脑,可是有其原因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南诚拿起了筷子,对父子俩点了点头,然后加入了风卷残云的行列。

  荣陶陶顿时傻眼了。

  好家伙!

  斯华年!我认识你!

  你这是换了身皮囊,溜到帝都陪我干饭来了?

  “南溪,你没事吧?”荣远山目光关切的看着暗暗发呆的叶南溪。

  “没事,荣叔叔,我已经好了。”叶南溪依旧看着餐碟,轻声开口道。

  荣陶陶突然伸出手,在她那空洞的眼神面前晃了晃。

  终于,叶南溪的眼神有了一丝焦距,抬头看了荣陶陶一眼,却又立刻错开了目光。

  “吃点吧,多吃点,再从星野旋涡里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荣陶陶开口说道,这也是自他从她身上跪起来之后,第一次和她交流。

  “嗯。”叶南溪轻轻的“嗯”了一声,拿起了筷子,与她母亲那大快朵颐的豪爽模样截然不符。

  几分钟之后,荣远山若有所思的看了两个孩子一眼,对叶南溪说道:“没什么胃口的话,就出去转一转吧,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头脑也能清醒一些,正好淘淘也吃饱了。”

  说着,荣远山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去陪她逛逛吧。”

  荣陶陶:???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饱了?我跟斯华年...呃,不是,我跟南诚抢的正欢呢。

  估计荣远山也是担心荣陶陶把胃撑坏,他一手架着荣陶陶的肩膀,直接将儿子推着站了起来。

  “好嘛......”荣陶陶一脸难受,拿着纸巾擦了擦嘴。

  “去吧,好好聊聊,态度好一些。”南诚吃菜的动作停了停,转头看向了叶南溪,“对于你来说,淘淘可能是为数不多的正常人了。”

  叶南溪没敢回应,只是默默的站起身来,向餐馆外走去。

  在荣远山那逼迫的眼神注视下,荣陶陶无奈的跟了上去。

  两人并肩前行,在这布满星光的游乐小镇中游逛着,走了足足两条街,硬是谁都没说话......

  荣陶陶想了又想,开口道:“其实,你是能赢我的,只要战术得当,你甚至可以很轻松的战胜我。”

  “我知道,我想了很久了。”叶南溪抱着胳膊,默默的行走着,“首先是轻敌,其次是愤怒、失去理智。相比较之下,你的策略很正确。”

  荣陶陶微微挑眉,却是没想到,叶南溪的嘴里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现实,实力就是一切的基础。

  叶南溪前后态度有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自然是被荣陶陶单挑击败的结果。

  骄傲、高傲、鄙夷、不屑,一切的一切,在一场战斗之后,统统被击得粉碎。

  “你很优秀,我必须得承认,你今年才16岁,也真的可以打败一名魂尉,而且还是客场作战。”叶南溪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旋转木马,“现在,我相信你之前对我说的话了。”

  荣陶陶:“什么?”

  叶南溪:“你杀过魂校。”

  “啊,哈哈。”荣陶陶打了个哈哈,道,“那是我吹牛,哈哈。”

  叶南溪撇着小嘴,道:“你这种人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来,你很阴险,很狡诈,很善于利用人心,引诱敌人进入你的圈套。”

  荣陶陶:“......”

  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好家伙,这才是阴阳大师吧?荣陶陶算是身经百战了,硬是没琢磨明白,叶南溪到底是不是在夸人。

  叶南溪迈步走向了旋转木马,突然开口道:“我妈一直说我任性,刁蛮。”

  “哦?”荣陶陶挑了挑眉,“你觉得这样的评价有误?”

  叶南溪来到围栏前,微微探前身子,双臂重叠,架在围栏上,一双眼眸望着不远处转着圈的木马,道:“这评价倒是很正确,我在学校里的确挺放肆的,周围的人也都小心翼翼的对我,因为我妈是一名魂将。”

  荣陶陶:“这不巧了嘛。”

  我妈也是啊!

  叶南溪又露出了熟悉的鄙夷模样,道:“我这次出来,不就是因为把队友给打的头破血流么,那人太恶心了,舔狗一个,真是受不了。”

  荣陶陶:“emmm...据说,最后都能应有尽有。”

  叶南溪一脸的不屑:“你呢?身边的人是不是也都在溜须你、讨好你。”

  “没。”荣陶陶摇了摇头,背倚着围栏,歪头看着叶南溪,“初中之前,我没有朋友,只有师父,只有方天画戟。”

  叶南溪转头看向了荣陶陶:“那之后呢?”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之后我上了少年班,倒是有了一些战友,他们也没时间讨好我,都是奋进的人,一天天训练都快累成狗了,没精力围着我转。”

  “嗯,也许...氛围真的很不同吧。”叶南溪轻轻颔首。

  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你不是帝都魂武的么?那一个个的不都是天之骄子么?应该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梦想啊?”

  叶南溪摇头道:“我没考上帝都魂武,文化课成绩太差了,花钱进的帝都城第四魂武学院。”

  荣陶陶:“......”

  这么真实的吗?

  “我妈和我说,我比你幸福多了。”叶南溪拄着围栏,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我起码还能时不时见我妈一面,而你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她。”

  “哼。”荣陶陶也是哼了一声,“教科书里见过。”

  叶南溪好奇道:“你为什么要去雪境那种地方?因为她?”

  荣陶陶却是开口反问道:“你有什么梦想么?”

  “没有。”叶南溪摇了摇头,“我妈都给我安排好了,毕业后进入星烛军,还一直跟我唠叨,要给我找最严厉的教官,让我进管理最严格的队伍。”

  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就她这种浑身都沾染着二代臭毛病的女孩,流入到社会中,那也是一方祸害......

  来雪境的人,都是有信仰的人。

  这话也只适合雪境,不适合星野魂武者,尤其是不适合眼前这个花钱进学院的女孩。

  荣陶陶开口道:“没有目标,那活着多没意思?你一天天就是吃饭、训练、睡觉呗?

  看似活了七八十年,到头来,不就是活在同一天,重复了七八十年么?”

  “嗯?”叶南溪眼眸一凝,转头看向了荣陶陶,对于他给出的这个理论,叶南溪觉得有些新奇,也...嗯,有些难过。

  “给自己找个目标,活的也有盼头。”荣陶陶背倚着围栏,仰头看着天空中那徐徐旋转的旋涡,“刁蛮、任性、打人什么的,都可以是你人生的点缀。

  历史上的恶棍将军比比皆是,但到最后,人们只会记住他们辉煌的人生功绩,而对他们的缺陷付之一笑。”

  叶南溪静静的看着荣陶陶,而荣陶陶默默的看着星野旋涡。

  不远处的人群中,荣远山与南诚并肩而立。

  南诚的面色有些复杂,转眼看向了荣远山:“这不是一个16岁孩子应该说出来的话。”

  荣远山轻轻地叹了口气,心中也有一丝愧疚。

  事实上,此时的南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荣陶陶了。

  这样的话语,她也能说,教师也能说,但是叶南溪恐怕根本听不进去。

  而与她有着相同身世的荣陶陶,尤其是彻底打败了她的荣陶陶,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语......

  从她那定格的动作来看,恐怕她是真的听进去了。

  叶南溪轻声喃喃道:“找个目标?”

  “对啊,你甚至都可以不当魂武者。”荣陶陶仰望着星野旋涡,“比如你喜欢画画,喜欢弹琴,想要在自己爱好的领域里,快乐的过一辈子。

  你和其他人不同,毕竟你家有这条件,不是么?”

  叶南溪:“我喜欢打人。”

  荣陶陶:“诶?”

  “呵呵。”叶南溪莞尔一笑,轻声道,“我喜欢赢,尤其是打败对手之后,那种征服敌人的满足感。这算爱好么?可以成为目标么?”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是魂武者的通病,在魂武学员的成长体系中,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给他们灌输的都是“胜利”。

  那种对于胜利的渴望程度,恐怕也只有职业运动员能够理解。

  而与职业运动员不同的是,魂武者的胜负,往往与生死只有一线之隔。

  “挺好的。”荣陶陶开口道,“你不是要参加全国大赛么?你可以把人生现阶段的目标,定位在冠军奖杯上。

  争冠的过程,就是你自我满足的过程,比赛要一场一场的打,对手也要一个一个的征服。”

  说着,荣陶陶终于收回了目光,歪过头,看向了身侧的叶南溪:“这样一来,再想想未来两个月的训练与备战,是不是觉得有些意义了?”

  “的确有些动力了。”叶南溪错开了眼神,再次看向了前方的旋转木马,突然开口道,“我们去玩。”

  荣陶陶摇头道:“我不去,那是女孩玩的东西。”

  “嗯。”叶南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也的确应该习惯周围有拒绝的声音。”

  荣陶陶惊了!

  好家伙,真就在蜜罐里长大的呗?说一不二,你说话别人都不敢拒绝的?

  荣陶陶的内心中,对于“魂将”这一词汇的定义,到底还是不够精确。

  “那你在这等我吧。”叶南溪一手撑着围栏,直接跳了进去。

  性格这种东西,的确很难改变,叶南溪想玩就去玩了,也并不介意其他人等她。

  “谁等你哦,我去那边逛逛。”荣陶陶撇了撇嘴,迈步就走。

  叶南溪转过身,也皱起了眉头:“你......”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你的确应该习惯很多东西,我和你遇到的所有朋友都不同,我不会围着你转的,明天见吧。”

  “嗯......”叶南溪沉吟片刻,却是再次翻身跳了出来,跟了上去。

  荣陶陶疑惑道:“不玩了?”

  叶南溪扭头看着旋转木马的方向,眼中透露着一丝渴望,却是轻声道:“脑袋本来就晕,再坐旋转木马绕圈圈,就更晕了。”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我有女朋友了。”

  叶南溪愣了一下,道:“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就是明确一下。”

  叶南溪目光错愕的看着荣陶陶,半晌过后,也琢磨明白了荣陶陶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由得一脸嫌弃,道:“你有病吧?”

  荣陶陶:“呦呵?又想挨揍了?”

  叶南溪双手掐腰,一脸不满的看着荣陶陶:“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

  “现在头又不晕了?”

  “你......”

  “试试?”

  叶南溪:“......”

  “嘿嘿。”荣陶陶突然笑出声来,只见一旁的叶南溪,正低垂着脑袋,双手死死握拳,极力忍耐着什么。

  “闭嘴。”

  荣陶陶:“我给你讲个故事啊?”

  “不听。”

  “就三句话,很短的。”荣陶陶自顾自的说道,“从前有个魂尉,特猖狂,后来被人敲了一闷锤......”

  叶南溪紧紧攥着拳头,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荣!陶!陶!”

  荣陶陶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对,就是他敲的,啧...劲儿可老大了......”

  “我......”叶南溪猛地抬起长腿,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咳嗽声音,“咳咳。”

  叶南溪下意识的回头,却是看到远处,魂将母亲那极其严厉的目光。

  叶南溪默默的低下了头,也默默的放下了腿。

  “咔嚓!”

  荣陶陶拿着手机,一张照片就此定格。

  画面里,那刁蛮任性的叶南溪,竟是如此的低眉顺眼,一副乖巧小姐姐的模样......

  叶南溪心态再次爆炸了,堂堂魂将之女,什么时候被欺负到这种程度?而且还是魂将老妈亲自帮忙欺负她......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彻底毁了,真的,彻底毁在了这个男孩的手里,人生的前两个耳光,也是因为他。

  如果时间回到三分钟前,她一定会去坐那该死的旋转木马!

  ...

  双更哦,找找节奏,明天再三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