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小说网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许大茂头都大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前院这小子是在拿他的事借题发挥啊,可要说让人别管了,他真不敢,没见傻柱还在地上躺着爬不起来吗。

  一大爷顿住脚步,回头看着林跃:“怎么着,你这是要跟全院的人对着干?”

  林跃说道:“易中海,你还别搁那儿扣帽子,我这人就认死理,如果有人做的不对,就算全院的人都支持他,我也不带怂的。”

  这话一出,整个四合院的人算是见识了他有多难缠。

  易中海说道:“棒梗就一孩子,你还想怎么着啊?”

  “你说得这叫什么话,他是一孩子就能偷别人家鸡吃吗?小时候偷鸡,长大了就能偷别人家钱,日本人要是再打过来,他能当汉奸送情报你信不信?”

  易中海呆了一下,刚才他给林跃扣帽子,扭脸林跃就给棒梗来一“未成年汉奸”的称呼,那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呀。

  “一派胡言!”

  “胡言?”林跃冷笑道:“咱先别说胡言不胡言,就这事儿,你没资格管。”

  易中海怒道:“我是这院儿里的一大爷,为什么没资格管?”

  二大爷也在一边帮腔:“你……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老易、我、老阎可都是院里人选出来的。”

  林跃说道:“他们认是他们的事,反正我不认。”

  三大爷说道:“少数服从多数,你不懂啊?”

  林跃说道:“你们人多怎么了?伟人说了,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你们没理我为什么要服?我不仅不服,还要造你们的反。”

  “你看这……老易……你说……”三大爷阎埠贵被他一句话闷得又气又急还怕。

  易中海说道:“你说你占理,我倒想听听,你占什么理?”

  “棒梗是偷鸡贼,傻柱、秦淮茹、贾张氏包庇偷鸡贼,这没错吧?好,那么接下来就是怎么惩罚和警戒了,这两项内容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教育棒梗对不对?而你,易中海,你连孩子都没有,换句话说,你一绝户,缺乏教育孩子的经验,有什么资格管这件事?”

  “你……你……你……”易中海被一句“绝户”弄得七窍冒烟。

  “道理摆不过要打人了是吗?你来……你来……”林跃指着他说道:“别以为你岁数大我就会让着你,敢对我动半个指头,信不信我卸你一条腿下来。”

  “老易,别跟他一般见识。”

  二大爷刘海中和三大爷阎埠贵赶紧拉住易中海,这么做有劝架的成分在里面,二人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因为一老一少真打起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损害三位大爷在院子里的权威。

  “没话说了是吗?”林跃看了一眼刘光天刘光福二人:“二大爷,你有孩子,有资格管,如果你的儿子偷东西,你会怎么教育他们?”

  刘海中被问住了,平时他怎么教育儿子的?但凡出点错,少不了一通胖揍啊,而且逢人便讲棍棒之下出孝子,可是这里你要说拿棍子抽,那不等于给棒梗定罪吗?秦淮茹和她婆婆不恨死他才怪。

  “没话说了吧?”林跃又看向二大爷:“阎埠贵,要你说,许大茂家这只鸡秦家赔多少钱才合适?”

  阎埠贵瞄了易中海一眼:“朝阳菜市场明码标价,一只鸡一块钱。”

  “这么说来,偷东西只需要按市场价赔就好是吗?那行,明天我就赶在你上班前把你那辆永久牌自行车拿去卖了,等我下班再把卖车赚的钱给你送家里去。”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哪儿样啊?”林跃指着棒梗说道:“现成的榜样在这儿呢。”

  三大爷一摊手:“得,这事儿我不管了还不成吗?”

  二大爷也跟着说道:“那我也不管了。”

  一大爷总算顺过一口气:“我也不管了。”

  一瞧三位大爷都不管了,贾张氏两手在地上一拍,扯着嗓子嚎叫:“我的儿啊,你在天有灵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世上有缺德的人呀,欺负我们一家孤儿寡母。”

  “都不管了?”林跃懒得搭理她,望许大茂说道:“那报案吧,咱们该抓的抓,该审的审,该赔钱的赔钱。”

  “林兄弟,林兄弟。”许大茂拉着他的手说道:“这棒梗,你说该怎么罚就怎么罚,你看大过年的,咱院子里的事院子里解决,别去烦劳派出所的民警了,好不好?”

  “怎么?怕事情闹大了?”林跃说道:“去阎埠贵家里拿戒尺来。”

  许大茂很想脚底抹油开溜,他坏归坏,可一向喜欢背地里来阴的,不像这家伙,玩的是心惊肉跳,不过他是真怕林跃揍他,赶紧拉着阎埠贵的二儿子去他家找戒尺。

  没过多久,俩人去而复返,林跃接过戒尺走到棒梗面前:“伸出手来。”

  那小子一脸仇恨看着他。

  “行,那咱们就院外解决。”

  “棒梗!”秦淮茹在后面喊了一句,她不想这事儿闹到派出所,更不愿意传到学校老师和棒梗同学的耳朵里,所以再心疼也得忍着。

  棒梗怒瞪着林跃,伸出手去。

  “真好,偷别人东西没有一点悔恨之意。”

  啪~

  戒尺重重地落在棒梗的掌心。

  “哼。”

  啪~

  “哼。”

  “……”

  寡妇儿子眼睛里的仇恨更盛了。

  林跃压根儿没当回事儿,好人家的孩子,因为偷东西被打,长大后多半心存愧疚。这秦寡妇家的孩子嘛,呵呵,小时候偷东西惩罚他的是戒尺,长大了再干坏事,等着他的就不会是这个了。

  前后打了二十多下,林跃将戒尺丢还阎解放,望一脸狠毒看着他的贾张氏和秦淮茹说道:“一只老母鸡市价一块,那你赔许大茂三块好了。”

  “这么多?凭什么!”

  “凭你儿子偷鸡,凭你包庇你儿子,既然是惩处,只有罚到你肉疼才能把今天的事铭记在心,以后好好教育孩子,做个敢作敢当的人,虽然……我很怀疑就是了。”

  说完这句话,他看也不看秦家人一眼,转过身往院外走去。

  一大爷易中海冷哼一声,甩袖走了。

  二大爷刘海中和三大爷阎埠贵也各怀心思离开,本来是他们行使权力的全院大会,结果给一刺头搅合了。

  “老阎,以前咱们的敌人是傻柱,现在我觉得应该把目标改改了。”

  “他二大爷,你没看到啊,这小子比傻柱还浑,我可惹不起。”

  “你别打退堂鼓啊,明着不行,咱们不能来暗的吗?”

  “怎么来暗的?”

  二大爷刘海中看看前院未散的人,走到阎埠贵身边,小声说道:“傻柱吃了那么大一亏,你想啊,他妹妹能不闻不问吗?”

  阎埠贵点点头:“这倒也是。”

  刘海中又往前凑了凑,附耳说道:“后院还有个老太太呢,易中海和傻柱平时可没少关照她,你说……今天的事,是不是该告诉她老人家?”

  另一边,娄晓娥回到家里,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面带惊异道:“哎,你说……回过头来认真地想一想,他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傻柱挨揍是先犯浑要打人,秦淮茹呢,明知道棒梗偷了咱们家的鸡,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坐视傻柱给她家棒梗顶罪,当妈的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活该她挨抽,还有那贾张氏,你说这一家子怎么就没个明事理的啊?”

  “嘿,嘿,嘿,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理?”许大茂说道:“这院里是能讲理的地儿吗?快收起你那大小姐性子吧。”

  “不讲理那你还找二大爷三大爷开全院大会?”

  “那是因为……”许大茂说到一半不说了。

  “因为什么?你怎么不说了?”

  “说什么说?反正都这样了,我告诉你啊,刚才那些话你可别跟外面的人说,现如今那小子成了全院公敌,你看着吧,有他好果子吃。”

  “他帮你讨公道你还这么说他?”

  “他那是在利用我!”

  。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uanggua2020.com。黄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uanggua2020.com